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首页 > 资讯

第60章 大殿碎裂

发布时间:2022-11-25 18:12:26

来人一袭白衣翩翩,动作干净利落索性,动手稳准狠,气势锐不可当。甩袖陌生的面孔与身影因动作太快化成了几道残像,从周身灵息与模糊不清看见的神态可可以看出,此刻占有肉身的是器灵。“一群废物!”器灵已发出几道尖锐怒骂,声音因过分愤怒看起来有些惨嚎,他的灵太过强悍,“一群废物!”器灵发出一道尖锐怒斥,声音因过分愤怒显得有些凄厉,他的灵太过强大,哪怕以炼气肉身面对金丹初期的长离亦丝毫不落下风。。

>>>《剑灵仙穹》章节目录<<<

《第60章 大殿碎裂》精选

推荐书目: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

来人一袭白衣翩翩,动作利落干脆,下手稳准狠,气势锐不可当。拂袖熟悉的面孔与身影因动作太快化作了一道残影,从周身灵息与模糊看到的神态可看出,此刻占据肉身的是器灵。

“一群废物!”器灵发出一道尖锐怒斥,声音因过分愤怒显得有些凄厉,他的灵太过强大,哪怕以炼气肉身面对金丹初期的长离亦丝毫不落下风。

长离的身影如一片被狂风吹乱的火焰,明媚而炽热,在灵气波动异常时就已闪身来到大殿另一侧,他的神识牵扯住玄鸟翼羽,与器灵的神识在暗中交战拉扯,终是冒着受伤的危险将宝物放进了储物空间中。

“拂袖魂魄搅的局,做什么要骂我们废物?若不是她贸然动手攻击影响我们引动石台,那枚碎片根本不会散!”

拂衣相信自己的猜测,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分走器灵的注意力,她见长离表面游刃有余,实际上连说废话唠叨的心神都分不出来,就知他承受的压力比看起来大得多。

她与钟韵帮不上忙,只能老老实实躲在阵法屏障中用歪点子削弱器灵实力,虽不知有没有用,但总比傻呆着什么都不做强。

“你自己的碎片自己找不回来,还被拂袖害得差点损毁肉身,这会儿在我们身上撒什么气。有本事你冲她去啊,莫不是实力不够,连她的魂魄都吞噬不了?”

“你说你活了多少年,往少了说五十万年该有了吧?一个老怪物,居然连拂袖都压制不住,现在还找几个小辈发泄怒气,真是丢了你们器灵的脸啊!”

器灵本就怒火中烧,听到这话简直快要吐血,他难道不想压制住拂袖,平平顺顺将晶石台引动拿到宝物么?拂袖突然强势占据肉身,弄得他差点憋死在识海里,看到她那一系列骚操作气得快要骂娘,可他还是无法扭转局面。

这具肉身原本就与异界拂袖的魂魄完美契合,他一个毫不契合的外来者能偶尔占据都已经很不错了。

器灵不是不知道拂衣说这些话的目的,可是眼见就要到手的原身残片消散,再无复原的可能,他实在是无法对这些煽动情绪的话充耳不闻。

彻底消散就代表着他以后永不会完整,实力受损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他永远都无法再进阶,也无法达成心底的愿望。

“住口!你给我住口!”

器灵终于无法再维持淡然姿态,神情扭曲得像是发病的疯子,他右手向前一挥幻化出数十道符文,繁复古老的纹路似有生命般游向长离。与此同时,器灵的左手化作一道道残影,明明连灵光都不曾祭出,却让整个东青殿的空间都开始震荡。

拂衣与钟韵所在的阵法屏障有了崩塌之兆,阵法本就是以阵纹结合灵气勾连空间,一旦空间不稳定,阵法自然无法维持原状。

“拂衣,这算不算是嘴欠过头了啊?”钟韵紧张兮兮地捏住腰间祥云玉佩,这是族中长辈为她炼制的三阶超品防御法宝,全力激发时甚至能抗得住元婴初期随手一击。

“不,还不够欠,我还可以更欠一点。”拂衣举止端庄丝毫不慌,她要的就是器灵怒火攻心,此时承受的压力确实有些可怕,但器灵明显已被分了心神,长离的应对也从容了许多。

“你不是空间器灵么?有本事你就把这东青殿震碎啊,哦,我忘了,你现在真的很弱啊,往日仇家的大殿还完好无损,你都已经碎成渣啦!”

这话戳到了器灵痛处,激得他厉声尖叫,身周灵光忽明忽暗,符文如狂风急雨,凌乱且毫无章法。“住口!住口!”他眼睛血红,身形愈加不稳。

长离见时机已到,飞身跃上半空,在停驻的那一瞬间化为原形,虽然秃毛鸟的样子十分好笑,但由于下方器灵的模样太过癫狂,倒显得它粉嘟嘟的肉身不怎么起眼。

他展开双翅时,双眼从漆黑变成了血红,其中如有漩涡流转,身上爆发出一圈圈刺目红光,在空气中凝结成一只巨大的眼。

这只眼睛仿佛能透过外物看到世间的本质,高高悬挂在大殿上空,使得此处的空间震荡都消停了一瞬,就在这一瞬间,器灵的动作也凝滞了片刻,趁此机会,长离再次化作人形攻向器灵。

一声难听的吱呀响声后,空间再一次变得扭曲震荡,器灵幻化的符文、长离的双手与身子,都似被扭曲了一般产生无数裂纹,吓得拂衣与钟韵差点惊呼出声。

但两人发现近在眼前的对方亦扭曲变了形,五官扯成了古怪抽象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拂衣喊出一句,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包括外面的斗法声都消失得无踪无影,东青殿陷入了死寂。

好在这情景只维持了短短三息,器灵似力竭般向后倒去,堪堪避开了长离幻化出来的鸟爪攻击,紧接着便再一次消失不见。

空间裂纹消失了,古老陌生的符文亦化作灵光散去,这座大殿终于坚持不住,从地面开始生出丝丝裂纹。还未等拂衣等人做好准备,淡青色的晶石就已分化成为万千碎片,如放慢动作般缓缓飞上高空。

大殿崩塌,碎片化作灵光消散,拂衣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推力,刚刚拽住钟韵的衣袖,眼前便是一黑,坠入一道无形漩涡之中。

砰、砰——

拂衣与钟韵狠狠砸倒在地,带起两道闷响及阵阵尘土飞扬。

“摔死我了......”钟韵挣扎着爬起来,感觉自己最近老是被动地摔来摔去,以后得稳重一点去摔别人才行。

“任三呢?长离前辈呢?”拂衣淡定起身,四下看了看不见长离身影,正要探出神识去找,就听得识海传来一道弱弱的传音。

“我......被你踩在脚底下......任三在我储物空间里......”

拂衣惊得一跳半丈高,果然发现刚刚双脚所站的位置有一个鸟型小坑,由于长离太过虚弱没有灵息外散,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两人一鸟相视尴尬了片刻,光秃秃的长离颤抖着小爪子站了起来,结果还没站稳,地面又是一阵剧烈摇晃,让它砰一声再次砸进了坑里。

“怎么回事?”钟韵放眼远眺,看向震动源头的方向,那里尘烟漫天,还有法术灵光和妖兽怒吼渐渐朝这边靠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