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首页 > 资讯

第62章 秘境崩塌

发布时间:2022-11-25 18:12:27

长离来的时候是人身,还没冲到阵法屏障前就又化成了秃毛鸟,嘴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地,另又用识海朝阵法中的两人传音。“有个炼气期女修得了一瓶延寿玉髓精华,结果还没捂热就被无妖盟金丹期夺去,那男修抢宝时正好被一个叫贾千诚的金丹初期瞅见,两人视线一对就“有个炼气期女修得了一瓶延寿玉髓精华,结果还没捂热就被无妖盟金丹期夺走,那男修抢宝时正好被一个叫贾千诚的金丹初期瞧见,两人视线一对就打了起来。”。

>>>《剑灵仙穹》章节目录<<<

《第62章 秘境崩塌》精选

推荐书目: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

长离来的时候是人身,还没冲到阵法屏障前就又化作了秃毛鸟,嘴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另又用识海朝阵法中的两人传音。

“有个炼气期女修得了一瓶延寿玉髓精华,结果还没捂热就被无妖盟金丹期夺走,那男修抢宝时正好被一个叫贾千诚的金丹初期瞧见,两人视线一对就打了起来。”

长离的传音带着看热闹后特有的兴奋,那是一种听到八卦后必须跟人分享的急迫,要是不与人一同议论,光闷头看有什么意思?

在这一点上,他与拂衣的想法简直契合得很。

“贾千诚好像是个什么岛主,那男修是无妖盟的管事,两人一边对骂一边打,那名炼气期小女修趁机跑掉,一路跑一路嚷嚷那边有人在抢延寿玉髓精华,远远听到的修士全都追了过去。”

修士耳聪目明,行动如风,听到有人喊叫某处有宝物,自然会去那里探上一探。延寿玉髓精华至少是三阶,服用一滴即可延长近百年寿命,这对修士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不会有谁愿意错过大好机会。

“小女修刚跑不久,贾千诚和那名修士就发现争夺的玉髓精华是假的,可惜闹出的动静太大,已经把进入秘境的金丹期全都引了去。人修妖修这下也不分什么阵营了,全是为自己夺宝而战,打得不可开交。”

长离又用几句趁想出来的酸词酸句形容了一下战斗场面,许是用上了鸟类鸣叫方式,也许是文学造诣本就不怎么样,反正拂衣与钟韵都没听懂,就只知道场面很大,符箓就跟不要灵石似的往外扔。

“那个小女修倒是机灵,运气也挺不错......”

在他描述战局时,拂衣感应到了辛无真的气息,距离这里还有极远的距离,看样子是落在了大乱战队伍的后方。

“命可真长......”拂衣轻声嘀咕了一句,心中有些小遗憾,她不想亲手杀了还没作恶的辛无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可惜祸害遗千年,她的小小心愿还是落了空。

“可不是命长么!”长离钻进阵法屏障内,像一只小小的肉团子落在拂衣肩膀上。

他以为拂衣是在应和他刚刚的话,神识牵出两幅阵盘加固,还从储物空间中拖出一个大活人来。“喏,幸好我手快,要不她肯定死在乱斗里,真正的延寿玉髓精华也得洒得满地都是了。”

拂衣看到摔倒在地一脸惊悚的女修,忍不住瞪大了眼,这是什么天作之缘,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遇得上。

“拂衣?钟韵?”待看清两人面容,女修脸上的神情立刻化为激动和开心,恨不得抱着她们一起转圈圈。

“嗨呀,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啦?我还以为你要去很远的地方呢!”钟韵见她灰头土脸,灵息还有些不稳,赶紧取出一枚丹药递给她疗伤。

长离看到三人的互动才知道原来她们认识,经过一番寒暄介绍才知这小女修叫纪离微,是拂衣与钟韵从微云岛救出来的。

纪离微自己也很无奈,一口将丹药吞下,任由灵力催动药液在体内疗伤,一边喘着气解释起来。

“我原是打算远走高飞,结果在路上偶遇几名修士,偷听到他们说要去宝瓶村抓两个炼气女修。我听他们形容的模样和修为与你们一样,便想跑来提醒你们,谁知道人没找着,倒是撞上一场机缘。喏,就是这瓶玉髓精华,可把我害惨了。”

纪离微大大方方地将一只小玉瓶取出来,又从储物袋牵出两只空瓶,毫不手软地把玉髓精华分成三份。“呐,给你们,我已经服用了一滴,多出来的也无用啦。”

钟韵眨了眨眼,学着拂衣平时看她的样子,露出了一副看小傻子的神情提醒道:“瞧,又傻了吧,多出来的还能换灵石啊!”

纪离微:“......”到底谁傻啊请问,她这是委婉地在报答恩情好吗!

拂衣憋着没笑出声,没有跟纪离微客气,直接收下了递给自己的那一份。“多谢啦,这可是好东西。”

纪离微抿嘴一笑,摇摇头道:“这算什么,你们可千万别认为我就拿这点东西报恩啊,我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哎呀,说起来这次又被你们救了,唉,欠的人情越来越多了怎么办?”

三人一鸟说了没几句,混战终于转到了视线可及处。

铺天盖地的法术光芒宛如一场声势浩大的灵光表演,时而看上去如五种颜色的透明纱幔,在天空中毫无章法地起起伏伏,反而有种无规则的美。

数不清的金丹期威压,以及早就无法辨别的独特身份气息,让除了长离之外的三个小炼气瑟瑟发抖。

拂衣的淡定一向建立在正常对敌的前提之上,眼下面对的困境,是她没办法靠前世记忆和经验解决的那种。不管是被混战中的修士发现,还是秘境撑不住崩塌,他们几个都有生命危险。

“前辈,你倒是说说秘境还撑不撑得住啊!”拂衣这才想起长离刚刚只顾着八卦去了,完全没提这里的具体情况。

“哦对对对,差点给忘了。”长离从拂衣肩膀上蹿下来,扑棱着肉嘟嘟光秃秃的翅膀,由于没有羽毛,飞得十分吃力。“他们打得太过激烈,秘境很快就要崩塌,谁都阻止不了的。那什么,做好准备吧。”

拂衣:“......”这种事为什么不能放在最前面说啊,看来长离才是真正做到了用生命在八卦!

她十分不相信长离与钟韵的气运,不是她过分迷信这玄妙之事,而是这一人一鸟的经历太不靠谱了啊。不过当她转眼看到纪离微,心中又感到几分安慰。

两个气运不错的,总能中和一下另两个的倒霉吧?

正这样想着,拂衣忽然感觉到禁制波动,让她惊讶的是,辛无真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超她这方靠近。

“这是怎么回事......”拂衣皱了皱眉,正想仔细感应一下,就听得钟韵与纪离微齐齐惊呼出声。

“哎呀——”

“天哪——”

拂衣抬眼随着她们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黑漆漆的、略显熟悉的身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远空冲击到他们的阵法之上。

紧接着轰隆隆一声巨响,那人从极高处砸了下来,当拂衣一脸纠结地看向那张鼻青脸肿的面孔时,秘境终于崩塌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