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首页 > 资讯

第52章 无主机缘

发布时间:2022-11-25 18:12:23

拂衣一瞧钟韵神情便知晓,她心中早已很清楚是谁在暗害她。“再等一会儿任三就得回去,我们也可以设阵将她困住,她受了伤,我们当然能把那枚神念符取下去作证据。”钟韵闻言张了张口,看见旁边除了一个很陌生的长离在,她摇了摇头道:“这一次即使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钟韵闻言张了张嘴,看到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长离在,她摇摇头道:“这次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剑灵仙穹》章节目录<<<

《第52章 无主机缘》精选

推荐书目: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

拂衣一瞧钟韵神情便知晓,她心中已然清楚是谁在暗算她。“再等一会儿任三就要回来,我们可以设阵将她困住,她受了伤,我们肯定能把那枚神念符取下来作证据。”

钟韵闻言张了张嘴,看到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长离在,她摇摇头道:“这次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拂衣有些讶异,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万一哪天任三走了大运进阶金丹,她们再想找人就相当于找死了。

“半枚神念符做不了证据,只会打草惊蛇,给他们辩驳的机会。唯有找到机会活捉这个任三,将她带回家族才能够揭发......”钟韵顿了顿,挤出一个苦笑,“放心吧拂衣,我不会放过任三的。”

大家族中的关系盘根错节,嫡支旁支众多,无论高阶还是低阶都有明争暗斗,要是只带回一枚用过的神念符,对方总是能够找借口糊弄过去。

一旦将暗斗放到明面上,牵扯的人与事就复杂起来,想报复回去就不那么容易了。

拂衣想通了这一点,虽觉可惜也只好依钟韵的意思来,毕竟是她的家族,她自己最了解应该怎么做。“这位是长离前辈,我和他在途中偶遇,正好都要前往宝瓶山,就约着一起走了。”

“见过前辈。”钟韵拱手行了一礼打过招呼,好奇地扫了一眼,无论如何都难将这风华绝代的少年将刚刚那只秃毛鸟联系在一起。

长离嘿嘿笑着让她不必多礼,三人没有再继续寒暄,以免任三归来撞上,免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还是乘我法宝前去吧。”长离说着祭出刚刚的小型灵舟让两人上去,坐稳后,小舟徐徐上升,又稳又轻,若不是能看到树梢渐渐远离视线,都无法感觉到自己已经升上高空。

灵舟启动的时候悄无声息,上一息还在一团柔软的白云旁停驻,不过眨了眨眼,就已行至一望无垠的湛蓝晴空中。

抵达宝瓶村的时候,炊烟正袅袅,凡俗生活气息掩盖了修仙界的空灵缥缈,空气中弥漫着的都是柴火烧米饭与各家拿手好菜的香味。

灵舟来到拂家小院时,拂诚安与苏蕙心正在院子里坐着剥豆角,被突然出现的三人吓了一跳,接着又是一阵惊喜。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拂诚安恨不得能把重要的事说三遍,又怕女儿与好友嫌自己啰嗦,连忙端起装豆角的簸箕进了后院开火做菜。

苏蕙心端来一大盆热乎乎的甜糕招呼他们吃,没有多问修仙界那些听不懂的事,只让三人好好休息聊天,自己也跟着进了后院。

“前辈之前发现的异常气息在哪个方向?”拂衣虽知宝瓶山有过机缘,但除了形似宝瓶的主山之外,这片山脉占地极广,一直连绵至千足山方向,具体出现在哪一方她还真不清楚。

“就在主峰与第二峰中间。”长离指着宝瓶山西边,手指在空中划出一副简易地图,红色灵光灼灼,似要燃烧。

“这两峰中间是一片月牙湖,我本想在湖边照一照有没有羽毛长起来,咳,你们别笑,当然是一根都没长起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湖边感觉到极深处传来了一阵十分神秘的气息。”

拂衣收起笑容挑了挑眉,道:“为何是神秘?”

对她来说,气息就分辨得出与辨不出两种,辨得出的自然好说,按照属性即可判断出对自己有无用处,若辨不出,那就属于陌生气息,世间陌生气息多了去了,寻常修士不会以“神秘”一词来形容。

长离似是不知该如何形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塞了一口甜糕吞下去才道:“对我来说,那股气息就好像是熟悉的东西被蒙上了一层厚纱,让我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什么,可我又确信从来不曾遇到过类似之物。”

钟韵听得云里雾里,呐呐道:“从未遇到过为何会熟悉?这不是矛盾了么?”

拂衣仔细想想,却觉得这多半与妖兽的传承记忆有关。修仙界中血脉悠远的妖兽族群,都会在一定时候觉醒传承记忆,这在外域不是什么大秘密,但不与妖修来往的低阶修士很少注意这一点。

果然,长离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地道:“许是快要觉醒传承记忆了吧,唉,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这种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真是太让人烦恼了。”

拂衣看到他忧虑的神情忍不住暗中感慨,这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传承记忆,对天地自然的认知都会更深一层,至于族群混乱记忆影响心境的缺陷,克服一下就好了嘛。凡事总有利弊,只要利大于弊就是好事。

“若是因为传承记忆感觉熟悉,岂不是说明宝瓶山下的东西很有些年头?”拂衣有些小兴奋,长离的感应不至于出错,这说明前世没有人获得真正的机缘,只有一些芝麻大小的宝物被人收走。

宝瓶山真正的机缘两世都属无主,她完全不必担忧夺了谁命中注定的东西。

在高阶修士看来,宝物有所属便不可轻易抢夺,无故毁人机缘与无故断人修途同为逆天之举,除非是毫无底线之辈,否则难免留下心境裂痕。

这其中不是没有漏洞可钻,每个人的心境与底线不同,行为方式自然也就不同。不过在拂衣看来,不是自己的终究不会真正属于自己,情谊如此,物品亦如此,若强取当真有用那还讲什么气运缘法?

“我猜也是有年头的古物,所以想来凑凑热闹,万一最近气运逆天不就赚了么?”

拂衣想到他被踩被拔毛的经历,很想问问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以为自己还有气运。

“对了前辈,还未问你们族群生活在哪一域?”钟韵一路都在休息,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位平易近人的鸟前辈。

长离一脸忧郁,微微仰头看向天空,语气中带着无限伤感:“其实,我们族群只余我一个,我父母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死了。”

钟韵:“???”

拂衣干巴巴笑了两声:“呵呵,您老可真会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长离收起仰望天空的姿势嘿嘿一笑,道:“飞行妖兽是从灵兽蛋中孵化出来,待破壳那日才算是出生,所以真不是骗你们。我是在碧霄域孵化,所以勉强算是那里的修士吧,只是后来不常回去罢了。”

拂衣闻言便知无相宗必然不在碧霄域了,还未等她多想,体内牵动着的禁制忽然有了波动,与之同时长离也转头远眺西方。

“有人朝这边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