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遮天之神凰不死
首页 > 资讯

第63章 醒来

发布时间:2022-11-25 18:12:28

阵法屏障随着秘境的崩塌而崩散,阵盘皆在受冲击后崩裂,三幅三阶超品阵盘就这样毁得难以拯救,拂衣在丧失意识前还在对此心痛。空间错乱,丧失秩序的地方分不清上下左右。陷入昏迷不醒的拂衣一会儿砸在山壁上,以倒立姿势般的姿势悬浮着,一会儿又飘浮到几棵非常大的树空间颠倒,失去秩序的地方分不清上下左右。昏迷不醒的拂衣一会儿砸在山壁上,以倒立般的姿势悬浮着,一会儿又漂浮到几棵巨大的树中间横着,一起被气流冲向远方。。

>>>《剑灵仙穹》章节目录<<<

《第63章 醒来》精选

推荐书目: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

阵法屏障随着秘境的崩塌而溃散,阵盘皆在受到冲击后碎裂,三幅三阶超品阵盘就这样毁得无法挽救,拂衣在失去意识前还在为此心疼。

空间颠倒,失去秩序的地方分不清上下左右。昏迷不醒的拂衣一会儿砸在山壁上,以倒立般的姿势悬浮着,一会儿又漂浮到几棵巨大的树中间横着,一起被气流冲向远方。

大大小小的石块漫天飞舞,许多都是带有灵气的低阶矿石,棱角尖锐,稍不注意就会划破修士的脸颊。拂衣脸上早有数不清的细小血痕,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连防御护罩都无法聚集,昏迷不醒的时间持续越长就越危险。

秘境的毁灭不是一瞬间,而是一场漫长的、从好到坏再到无法挽救的过程。

先是山崩地裂,草木山石横飞四溅,接着上下左右颠倒混乱,气流无规律地乱窜,让灵气生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

到最后,不知道衍化了多少年头才形成的灰蒙蒙的天空,终于如一面被打破的镜子,生出了数不清的黑色裂痕。

一开始还在乱斗的修士与妖兽早就没有了声息,金丹期与筑基炼气修士一样无能为力,面对秘境本身的力量,他们亦如孩童般脆弱。只有少部分金丹期能够维持清醒,只不过清醒着无能为力反而更让他们感到绝望。

贾千诚就是醒着的修士之一。他无法睁开眼,一旦睁开就会被碎裂的砂砾石子击中眼珠,只能用微弱的神识探出在外,偶尔拽住一颗大树或巨石,依附在旁稍加躲避。

再次来到一棵大树旁边时,他的神识探到了一只光秃秃的鸟,这鸟像是完全不受影响,站在横着的树梢上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道友?”贾千诚试着传音沟通,他可不认为这只毫无灵息波动的鸟是一阶不到的寻常小雀。“道友可有自救之法?若能大义相助,在下必会竭尽全力以报!”

长离吱了一声算是回应,不过一听就知道是敷衍,毕竟他是一只一看就会说人话的鸟,用含含糊糊的鸟叫回答当然算不得上心。

他这会儿也很发愁,因为拂衣、钟韵和那个刚认识的小女修全都不见了。

他刚刚发现秘境即将溃散时,神识一动取出一根压箱底的捆妖绳,把她们三个的脚捆在了一起,正想着把自己的爪子也捆一下,气流却已紊乱起来。

他神识一抖,就把绳子拴在那名从天而降、还将地面砸出一个人形大坑的小修士身上。

长离是真的愁,他还没把自己和拂衣之间微妙的联系弄清楚,人就已经不见了。这回来到缚龙域,他就隐隐觉得应该会发生点什么事,待拂衣拔光他羽毛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多半是要应在她身上。

他从来没有抱着恶意去接近拂衣,也不是非要达成什么目的,一开始只是因为好奇加上热情的天性使然,到后来渐渐变成还算聊得来的朋友,也算是出乎他自己的意料。

待经历了东青殿那场神秘机缘,长离更觉得自己与拂衣,甚至钟韵都有一定程度的关联。作为血统最古老的妖兽之一,他很相信自己的本能感应。

“道友?道友你能听见我传音吗?道友!”

长离乌黑发亮的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瞄了他一眼又滴溜溜转了回去。这人真是聒噪啊,没看见他在思考鸟生吗?何况秘境崩塌这种事他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只有老老实实站在树梢等着被甩出去。

“别嚷嚷了,我也没招,是死是活都随缘吧。”长离看到他不肯放弃,还想往自己这边爬一爬,干脆传音回应了一句试图打消他求助的念头。

贾千诚心有不甘,他还有那么多灵石没花光,还有那么多美姬没临幸,怎么能轻易放弃。最重要的是,他最近才知晓缚龙域内有一个奇异神秘的至宝,不得到手实在是浪费上天赐予他的机会。

眼前的秃毛鸟实力好像还不错,要是能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安全脱离秘境不是问题,找到那件宝物更不是问题。

“道友,这种时候何必藏私,就算没有办法,我们也能互帮互助在乱流中找到方向,待联手回到缚龙域,在下愿意告诉道友一桩秘闻!”

“我不听。”长离伸出翅膀捂住耳洞,看了看气流冲击的方向,扑棱着翅膀冲进愈加猛烈的灵气漩涡与气流中。

他歪歪斜斜飞了一阵,金丹期的肉身都被划出许多细碎血痕,结果还是没撑多久,就被突然转向的气流给卷回到原处。

长离尴尬地看向贾千诚,转了转眼珠传音道:“那你先说说是什么隐秘吧。”反正距离被甩出秘境还有一段时间,不如听来解解闷也成。

贾千诚觉得这鸟有些不同寻常,哪怕利用不上,趁危难时结个善缘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他掂量了一下,掐头去尾地道:“缚龙域内有一件空间宝物,品阶高到你我难以想象的境界,道友若将我安全带出秘境,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长离闻言,再次头也不回冲进了乱流里。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没想到只与那个器灵有关,这姓贾的怕是不知道,器灵的原身都毁得找不回来了。

再说以贾千诚的修为还想打人家主意,简直是嫌命长。长离卖力地往前飞,将刚刚的事抛在了脑后,专心寻找拂衣等人的下落。

-

睁开眼睛时,拂衣还以为自己倒了大霉,被卷进了没有生机的空间夹层中。直到看见极远处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感应到周遭有稀薄却熟悉的灵气,这才确定自己回到了缚龙域。

她经脉肺腑与皮肤都受了伤,又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被倒挂在悬崖边的树上,好半天都没能挣扎起来。

缓了一阵,拂衣才发觉右脚被栓上了一根绳子,另一头连着三个人,正是钟韵、纪离微和辛无真。

三人状态都不比她好,短时间内很难醒过来,她也无力去帮助两位友人,只能以倒吊的姿势思考人生。

从东青殿出来之后,她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有那样多值得探索的隐秘,她本身亦有那样多的困惑与迷茫,光靠一己之力能够求得答案么?

要是能进入外域的大型宗门,一步步成为精英弟子、成为精英长老,到时候再借助宗门力量就会容易许多。

只不过......拂衣愁眉苦脸地就着绳子摇摇晃晃,让她想想,像她这么优秀的人,究竟该去哪一家顶尖宗门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