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一章 灯下美人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7:49

那黑伞上面看上去脏脏的地方渐渐出现了精美的图案和花纹,整个伞面虽然还是黑色,但却是乌黑发亮,金色的上古文字和说不出名的花,铺满了整个伞面。伞柄上也开始出现变化,出现的每一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灯下美人》精选

推荐书目:前男友的计谋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帝神通鉴 末世之冲破黑暗 何处望神州 蓝海往事 铠甲勇士俊乌junwu 大圣贝尔 超级锻造师 剑耀九苍

那黑伞上面看上去脏脏的地方渐渐出现了精美的图案和花纹,整个伞面虽然还是黑色,但却是乌黑发亮,金色的上古文字和说不出名的花,铺满了整个伞面。

伞柄上也开始出现变化,出现的每一个字都仿佛蕴含着力量,苏绯打从这把伞一开始变化的时候就有些不舒服,等伞柄伞面上彻底铺满花纹和文字,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更加清晰。

好在也只是一点点难受,毕竟夭夭还未和这把伞磨合起来,这把伞无法发挥它的最佳作用。

苏绯是只难受一会,许艾夭却是流血太多脸都开始白了,感觉要晕的时候,洞虚抬手将血止住,并把许艾夭扶着做到一旁,喂了一粒回春丹和养血丹。

许艾夭感觉到自己和这把伞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联系,但是却不是很紧密,自己的血也不过是认了主。

洞虚上前端详起这把伞,仔细的看了好一会,他觉得这把伞很是眼熟。

仔细辨别了一下花纹,这好像是佛语?至于夭夭说的什么上古文字,确实挺古老的,毕竟佛教存在那么多年,传承不容置疑。

可是这花,洞虚有点不太敢肯定,但是看了看小绯的样子,想来自己的猜测必定是正确的。

看来等这次回狐族之后,得给夭夭和小绯找点事干,他去找趟龙祁,问问那老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把伞也不是寻常之物,怕是与圣元和尚有些关系,至于具体如何,还是得去问问,不如和龙祁一起去找老和尚一趟。

“师父,这把伞是何物?”

“如果没出错的话,这把伞应当叫玉佛伞。”

“玉佛伞?怎么会和佛祖扯上关系?”

苏绯不愧是妖,对佛的反应天生就反感,想来这也是她难受的原因,

“这把伞的来历为师略知一二,但到底该不该属于你,为师还需谨慎一些。你平日素来使剑,但这把伞虽是成长型上品宝器,但你最近也先不要用神识认主,还是等我弄清楚后,我再告诉你。”

“你也别担心,这宝器随着你修为越高,就可以不断地升阶。”

许艾夭点点头,她不担心这个,法器好不好用从来不是法器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作为剑修,最高境界便是人剑合一,她这把伞也无非就是一个辅助性的东西。

不过嘛,如果可以将伞剑合一的话,这把伞也不算浪费,算了算了,还是等筑基后再说本命剑的事吧。

她就知道她自己能得到什么好的东西,还不都奔着师父来的。

因为如果真是因为自己是有缘人,那婆婆必然不会赠与这把伞,毕竟师父不在的话,绯姑姑不懂,她自己也是摸眼瞎,即使认了主,也不会清楚这是个什么玩意。

那婆婆明显是知道师父在,才会赠与。

“你们二人休息打坐一番,休息好后,我们今夜便出发,看完灯会就回族地吧。”

许艾夭和苏绯并无什么异议,两人各自打坐修炼,许艾夭运转功法,不断的夯实基础,或许是换了环境,自己每日会按时修炼,但没有以往修炼的多,可她已经摸到了进阶的边缘了。

现在只要到了地方,潜心修炼,想来很快就可以突破炼气七层。

许艾夭心里琢磨着,她想让师父给她制些傀儡,或者给她安排些秘境什么的闯闯,她现在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剑修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

说真的,许艾夭现在都有些想回剑魂谷了,唉,不修炼的(不挨打的日子)太无聊了。

“夭夭,好了没,灯会开始了,我们出发了。”

“嗯,我好了,姑姑,我马上来。”

许艾夭换好衣服,穿好鞋,立马下楼去找师父和绯姑姑,至于为什么换衣服,她的两个长辈一致认为逛灯会就要穿的喜庆一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但审美水平不怎么样的,许艾夭听话的换上了一身红裙。美名其曰:喜庆。)

喜庆的许艾夭下楼和师父绯姑姑汇合时,碰到了之前的那只女妖红乐,原以为双方都当做没看见,倒是没想到红乐还像自己行礼一番,

“小姐,您今天这身可真好看,和这灯会相比,霓虹灯影怕是还要逊色一些呢。”

许艾夭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么直白的夸人方式,一时有些无措,好在红乐也是知分寸懂眼色的,

“小姐如果想玩,可一定要去羽街那边看一看,有许多羽族的美人在表演歌舞。”

许艾夭听了略感兴趣,美人啊,她真想去看看,

“那还有其他地方吗?”

红乐捂嘴一笑,“自然是有的,可惜,怕是不太适合小姐去,朱雀街是少有的纯歌舞表演了。”

十岁的许艾夭可能听不懂,到上辈子的许艾夭,确确实实听明白了,却还得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

“是吗?我去找姑姑汇合了,再见。”

红乐行礼告退,她那日旁边跟着的男子早已消失不见,至于去了那,许艾夭不感兴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开心就好。

下楼时苏绯早已等候在一旁,也是一身红衣,将往日那冷冷清清的样子冲淡的好几分,平添了些妩媚和韵味。

三人走在街上,白天来时人流稀少的街道,摩肩接踵,各个衣着华丽,白裙黄纱,又或是彩衣飘飘。

身姿倩影,妖族多出美人不是假的,兔妖的纯欲无知,懵懂可爱,狐妖的妩媚多情又双眼清澈,鸟族的清高多情。

简直是颜狗的狂欢,许艾夭一路目不转睛,这个也太可爱了吧,我丢,那个那个,那是个什么妖族。

“咚。”

“师父,干嘛又敲我头啊?”

“让你出来是看灯的,你出来是干什么来的?看美人?”

“我在看灯啊,也不影响我看美人,你不知道吗,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那你觉得,你姑姑美吗?”

许艾夭将视线转向苏绯的方向,眨了眨眼睛,不对啊,出客栈时还很好看的,很美,怎么在灯下好像就没有那么起眼了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