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三章 虎白辣绒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7:54

既然要知道自己着了道,那就从出门开始复盘吧,在洞府内花婆婆在,它不敢出手,出门之后,两人一起沿着花田的时候,那会花婆婆还没离开,是目送着自己的。一路上两人也是一前一后,因为需要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虎白辣绒》精选

推荐书目:十亿级投资人 诡秘之主 透视仙王在都市 名牌包女孩 末世之终极狩猎 武神基因 何处望神州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苦茗酒馆 网游之驭灵师

既然要知道自己着了道,那就从出门开始复盘吧,在洞府内花婆婆在,它不敢出手,出门之后,两人一起沿着花田的时候,那会花婆婆还没离开,是目送着自己的。

一路上两人也是一前一后,因为需要对方带路,

“不对,它回来过一次,用头蹭了蹭我的腿,当时就应该感觉不对来着,小白那里会用头蹭腿,它只会等你蹲着,才来蹭蹭手,这是与生俱来的傲气。”

许艾夭神识内月弥突然出声,

“姐姐,你在哪?”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你家里我去过的地方分辨不出来。”也就大长老那里不同,其他我哪能记得住。

不过,对啊,可以找大长老,阵盘可以拖住对方,但如果对方有帮手,时间久了来查探,自己也撑不住,就完了,算了,都这会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小白,去找大长老。”

“小白??小白?”

这么紧急的时候,竟然不回应?小白可以靠谱点吗?

许艾夭席地而坐,看着自己脚之间的链子,怎么看都像是条栓狗的,呸呸呸,我才不是狗。

许艾夭先是观察了一番那女人在阵中的狼狈,然后放下心,如果是自己做的阵盘,她还可以给加工一下,让她在里面待着,但现在自己一来被链条扯着,一进去,保不齐就会被发现。

她在阵中,虽然有链条但是被阵法隔绝,那女人心里也明白她只需要破阵,我就束手无策。

二来许艾夭也自然不会傻到送上门给别人机会,这链条的材料看着倒是有些眼熟?

她仔细回想了一番,就是想不起来这材质究竟是那里见过呢?取出一把小匕首,用灵力去割,割不动。

“这把匕首可是爹给我准备的,这链条竟这么厉害?”

许艾夭觉得她现在的状态很奇怪,按理她该慌张逃跑,或是给各路人马发消息,她的神识又没被束缚住。

但是她没有,和小白联络让其找大长老,也只是担心对方有帮凶,且地位还不低,花婆婆来可能会应付不了,不如直接一步到位。

她现在很亢奋,就是亢奋,她内心竟然生出了战意,那是挑战高阶修士的战意。

若放在平时,人家比自己高一个大阶,她肯定夹着尾巴,不去挑衅,等待时机,但是这次不一样,她觉得自己会遇到一个对手,一个不是历练而是现实中的对手。

许艾夭坐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明月,感受着她心脏的跳动,做了一个决定。

她沿着跑的方向又跑了回去,“你为何要来抓我?”

“为何?我本是万众认可的传承者,等待时机成熟我就可以接受传承,谁知竟被你这外来户抢先。”

许艾夭就知道,她来这么久还有了仇家,最大的问题就是圣女这件事。

“看来你长辈必定有一个是族中长老。”

阵法内的人可以感觉到受了伤,但那咬牙切齿的感觉依然十分清晰,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此事我一人承担。”

许艾夭听到这里觉得阵法内的人脑子有点不太好使,

“你承担,族中圣女被你绑走,你觉得你配承担吗?你有什么资格?”

“你……”

许艾夭狡黠的眼睛灵动有神,打量了对方好一会,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圣女?”

阵中女子听到这话明显的一个冷哼,“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关你屁事。”

许艾夭没再回话,只是站在阵外观察对方,她在确定一件事情。

“白绒。”

“嗯,什么?”

“我叫白绒,你给我记住了,等我出去,定要你知道姑奶奶我的厉害。”

“切。”

白绒听到这声切,怒火止不住的往上涨,该死,这阵怎么这么麻烦,又是一个挥鞭将远处袭来的一块巨石打散。

许艾夭看着这五行阵对方已经破了两阵,灵力也不足,保险起见,

“那你抓我又能做什么?”

“哼,我白绒不是抓你,我是要让你心服口服,我要用实力打败你。”

许艾夭强忍住不笑,心里是狂笑不止,这他娘的哪来的一个虎白辣,性子这么风风火火的,原型怕不是只火狐吧,又白,又辣,是泼辣。

“既然你想用实力征服我,不如这样,你将修为降至炼气后期,把我这链条放开,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就去学堂的比武室,如何?”

“你当我傻吗?链条解开,你要是跑了怎么办,倒留我一人在阵中,做梦。”

呦,这也不傻嘛,“我发心魔誓,天地为证,白绒解开帮我锁链,如果其将修为降至炼气后期,我便与她堂堂正正比试一场,我输,自愿放弃圣女一位。若违背誓言,心魔为戒。”

白绒听了这番话,内心受到冲击,心魔誓,此人竟如此胆大,就不怕自己不降修为吗?

这就是白绒太小白了,人家心魔誓说得来可是你先放人,再降修为,才和你比的。

许艾夭看对方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成了,她最近都好久没打架了,又不能出去,不如给自己培养一个对手,无事可以活动活动筋骨。

“啪嗒。”

锁在腿上的链条已开,对方已经收回了链条,将修为降至炼气后期,只是这样一来,这阵法她便招架不住了。

挨了好几下,白绒口吐鲜血,许艾夭在对方发怒前收回阵盘,暗自窃喜。

“刚才真是对不住,我一时有些恍惚,竟忘记收阵盘,不若你先调息一番,待你好了,我们就去比武堂。”

白绒哼了一声,见对方态度良好,那股要发的火硬生生又给压下去,不过这样一来,又吐了一次血。

许艾夭一脸担忧的看着对方,暗自腹诽,让你绑架我,还把我当狗一样拿条链子拴着,还绑我腿,咋不直接套我头上呢,当遛狗呢,不让你吃点苦头,我许艾夭这些年就白跟着师父待了。

两人一人身着紫衣,一人身着红衣,气质出尘,在月光下相携而坐,周围虫啼鸟鸣,远处看去就像是一副月下美人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