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八章 冯挑战宁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7:58

在用斧头砍柴的萧知干完了今天的活计,正坐在一旁休息,想他堂堂的萧家公子,大名鼎鼎墨洲真君的亲传徒弟,竟然会在修真界劈柴?当时他还觉得温暖来着,结果自己干起活来,就心碎了。“师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冯挑战宁》精选

推荐书目:十亿级投资人 诡秘之主 透视仙王在都市 名牌包女孩 末世之终极狩猎 武神基因 何处望神州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苦茗酒馆 网游之驭灵师

在用斧头砍柴的萧知干完了今天的活计,正坐在一旁休息,想他堂堂的萧家公子,大名鼎鼎墨洲真君的亲传徒弟,竟然会在修真界劈柴?

当时他还觉得温暖来着,结果自己干起活来,就心碎了。

“师侄,你柴砍好了吗?我饿了,我们做饭吃吧。”

“可是小师叔,你不是刚吃过吗?”

“什么叫刚,我们是三天前吃的好吗?你闭关了一下就是三天,对于你而言是一天罢了。”

萧知就纳闷了,师祖和绯师叔怎么就没有让小师叔辟谷呢?

“我们修仙之人不就是要辟谷吗?”

“可我在长身体呀,况且吃的是灵食,米是灵米,肉是妖兽的肉,肉质鲜嫩肥美,是我辛辛苦苦从雷霆岛猎杀的。”

萧知闭嘴了,他说不过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吃货,反正也不需要他做,只是砍个柴罢了,就是砍一次柴只够用一次,就很麻烦。

倒是小师叔小小年纪竟然做的一手好饭,给了他惊喜。

许艾夭有点后悔让萧知住进来,让砍点柴都磨磨唧唧的,要不是我修为不够,我自己就去砍了。

没错,谁能想到洞虚每日砍柴的时候,用的那把斧头根本就不是许艾夭能用的了的。

这让想照顾师侄的许艾夭吃了一次大憋,她拿不起一把斧子,而萧知竟误以为这把斧子可以卸去一身修为,像凡人一样干活。

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

许艾夭做饭,萧知打下手,砍柴加洗碗,就这样两人愉快的度过了一个月,并且越来越适应这样的生活。

让萧知感觉到了一股人气,就是那种正真在生活的感觉,有点隐居避世,怡然自得的样子,如果小师叔不要那麽好战的话,就更好了。

待萧知刚洗好碗,许艾夭就出现在厨房门前,拔出了她的以前的佩剑指着萧知,

“师侄,拔剑。”

萧知:当事人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手上可是另外一回事,许艾夭剑法难缠但是修为比萧知低很多,一个炼气八层对阵筑基中期,不用想也知道谁输谁赢。

萧知索性刚开始将修为降至炼气八层,用许艾夭的剑法练身手,诡剑不愧是诡剑,变幻莫测,有时躲闪不及,就会被伤到。

待萧知一受伤,许艾夭就惨了,接下来就是她挑战筑基修士,惨被狂虐,最后以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而告终。

“师侄,这不公平!!!”

“小师叔,我修为比你高,而且是你找我比剑,我们剑修……”

“停,我知道了,不用再重复说。”

“那好吧,对了,你今天坚持了十息哦,进步了。”

许艾夭:我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个消息?

这边两人除了墨洲时不时来检查一番,再无人打扰,生活井井有条。

萧知感觉小师叔很好照顾,并不费事,而且修炼比自己更加勤奋。

就是每五日就要休息两天,说是什么要放松一下,对于这件事他还是很理解的,就是这一到休息日,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床。

这让萧知格外不理解,睡觉真的这么舒服?而且一定是太阳晒屁股才能唤醒。

天知道第一次自己去叫小师叔起床时,被小师叔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看了一整天,多么恐怖,打那之后他就不敢再叫了。

修行累了便休息没错,但是修仙之人真的需要如此多的睡眠吗?这个问题,许艾夭没法解答。

而外边可是热闹极了,门派中不少在外历练的都回了宗门,为了半年后的门派大比做准备。

虽然也有好些出去后没了踪迹,但还是会在大比前赶回来,毕竟门派大比是一个外门进去内门,内门称为亲传徒弟的绝佳机会。

这几日一群人便围这兑羊峰的大殿前吵吵闹闹,今日是尤为热闹,只因门派中那些天之骄子们一个个的都回来了,且还时常活动于兑羊峰接任务。

兑羊峰素来管理宗门内弟子的来回,以及任务分布,下山上山,各类杂事和凡俗事,消息素来灵通。

他们回宗门除了等门派大比之外,还要提交出门派是接的任务,完成后可以得到贡献点,贡献点可比灵石重要多了,门派内的藏书阁,上课,都是需要贡献点的。

纵使你再有钱也得接任务,哪怕你接了之后找人做。

如今距离门派大比还有五个月左右,兑羊峰就已经开始有各种消息透露出来,

“哎哎哎,你听说了吗?”

“什么?”一身着外门弟子服饰的女子不耐烦的看着问她的人,

“我听一个师姐说这次的门派大比可有的看了,金丹期掌门首徒萧陶大师兄也会参加,还有二师姐苏宁,其他在宗门内如雷贯耳的名字,指不定都会来呢。”

女子嗤笑一声,“来又如何,金丹期的斗法,你我即使在旁观看,也看不明白,白费心思。”

那说话之人见此女子老是不接茬,觉得这人很是无趣,但自己又好不容易得到了消息,不说出来实在是难受,终归耐着性子说了几句。

周围其他人也觉得此人说的有理,一时间本都要走开,说话的人着急了,他可是有任务的,这些人走了,自己要成不了,回去可是要挨罚的。

“慢着,别急着走啊,我还没说完呢,金丹期是看不懂,但是还有筑基,炼气啊。”

旁边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道友,你这说话老是说不到正题上,我听着磨磨唧唧的,都想打你,他老子的,你倒是快点。”

被说了这么一句,说话的人有些不高兴,正想翻脸,一看对方那强健的体魄,满身肌肉一抖一抖的,把刚要到嘴里的脏话硬生生给咽下去了。

“这位师兄莫急,在下有最新消息,筑基期今年也是万分精彩的呐,先不提别的,你们可知那冯长老的孙女冯柒?”

“道友说的可是丹峰冯长老?”

说话之人一脸得意,“正是,我表姐经常与冯师姐在一起,虽还未到门派大比,但是冯师姐两日后要与巽木峰的宁师姐对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