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九章 暗中行事

发布时间:2021-09-15 18:47:58

“你在这乱说,一个丹峰一个巽木峰的没事干,打架做什么?”旁边有人听了这句话,立马就笑了,“这位道友,你不懂了吧,这位冯师姐和宁师姐一贯不对付,见面互掐都是常有的事,这对战啊十有八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暗中行事》精选

推荐书目:十亿级投资人 诡秘之主 透视仙王在都市 名牌包女孩 末世之终极狩猎 武神基因 何处望神州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苦茗酒馆 网游之驭灵师

“你在这乱说,一个丹峰一个巽木峰的没事干,打架做什么?”

旁边有人听了这句话,立马就笑了,“这位道友,你不懂了吧,这位冯师姐和宁师姐一贯不对付,见面互掐都是常有的事,这对战啊十有八九是真的。”

四周又开始七七八八的讨论起这个八卦,有人疑惑起来,忙拉住刚才解释的人问,“这宁师姐是谁?那冯师姐我知道是长老之女,素来脾气火爆,巽木峰的师姐师妹们听闻都是很温和的女子,怎么会惹到冯师姐?”

“没办法,谁让这冯师姐喜欢上的人喜欢上了宁师姐,这宁师姐也不可小觑,是巽木峰木兰长老的嫡传弟子宁馨,在医术上可谓是相当厉害,尽得其师父真传,而冯师姐和宁师姐这两人喜欢,争的,便是墨洲真君的徒弟萧知。”

“放屁,你该不会以为我清素峰无人了吧?敢造谣萧知师兄的事,我看是想找打,不知这位道友可愿与我比剑?”

刚才解释的人支支吾吾半天不敢说话,挑起话头的人把这人推开,

“去去去,知道的不全还敢乱说,据我所知,萧师兄根本不喜欢宁师姐,只是去取药罢了,倒是冯师姐喜欢萧师兄是真的没跑,只是这宁师姐呐,唉,不好说不好说。”

至于不好说在哪里,这人压根没讲明白,只是人群里多了些窃窃私语声,说的便是那宁师姐。

至于这最后一句如此意味深长的话,让身边听八卦的人则不由得联想以往听到的消息。

那些完成任务的人则早就悄悄溜了。

深夜,兑羊峰外门弟子所在的一处侧峰暗角,传来说话声,

“怎么样,消息都散播出去了没?”

“您就放心吧,明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听到不同的版本,然后再有人引导,必定把宁馨那伪白莲花的皮撕下来让众人看看,不过,师姐,咱们当时说好的报酬您看?”

黑暗中看不清人的脸和身影,只能听到一个很细小的女声,“放心吧,诺,这是一半,另外一半,事成之后还是这里,一次付清。”

“多谢师姐,多谢师姐。”

“闭嘴,声音小点,想把人招来吗?”

“是是是。”

说话之人明显是今天白日挑起话题的人,只是他也就头低下一会儿,和他接头的人已经不见了。

“呵,这些天之骄子,使起手段来,还是稚嫩啊。”

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他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要不是为了丹药何须如此,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这次结束,自己就出宗门历练。

一大早,萧知就收到宁馨的传讯符,信中说最近门派内关于他们三人的传闻沸沸扬扬,还希望自己可以查清楚源头在哪,不求帮她证明清白,只希望不要再伤害她这一弱女子,一番话语,情真意切。

萧知表示很头疼,源头在哪,他早就查清楚了,不过浮出来的只是表面而已。

许艾夭大老远的就看见萧知蹲在砍柴的墙角不知道做些什么,她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

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萧知转过头来,

“我天,你这一副愁苦的样子跟脱了水的果子一样,皱巴巴的。”

萧知苦涩一笑,他也不想,他的阅历还是太潜了。

“小师叔,你出关了。”

许艾夭摆摆手,随意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坐着,一手托腮,另一只手拿着把木剑乱戳,

“别提了,我感觉自己遇到了瓶颈,就卡着突破不了,倒是你,一脸苦闷,说出来听听。”

萧知欲言又止,无语望天,许艾夭听了半天不见声音,偏头,“不方便?”

“那便算了,这日子过得好生无趣,大师兄最近也不来了,是因为忙起来了吧。”

萧知扭扭捏捏的样子,像极了要出嫁的媳妇,看的许艾夭打了个冷颤,嘶,这厮是有什么毛病吧?

“小师叔,我有问题要问你。”

许艾夭故作高深淡定,实则心里呐喊:快说快说。

“我有一个朋友他……”

刚开头,无中生有,我懂,我懂,听着听着,嗯,三角恋?在听一听,嗯???两女争一男?

许艾夭隐晦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萧知,这模样确实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不过,那两位姐姐莫不是没见过太多的男性,怎地就看上这么个大直男?

萧知本来还觉得小师叔年龄小,也未必就能给他解惑,这才扭捏着不肯说,他自己都不懂的事情,哪能劳烦小师叔,可说着说着就彻底放飞自我了,

“小师叔,我给你讲,我太冤枉了,那冯柒我可是都没见过几面,每次见面都不说话,都不知道是何时喜欢我的。”

哎,少女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猜不明白。

“还有那宁馨,我不过是路过去取了几次药,还是帮小师叔取的呢,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怎么就成了她喜欢我?”

许艾夭眼睛一瞪,“师侄,你这话我就要反驳你了,什么叫给师叔拿药,他现在是要怪他师叔了?”

“师叔,重点不是这个好嘛!”

许艾夭心里窃喜,小伙,现在连无中生有都省略了,看你还如何说下去。

“小师叔,您说我那个朋友他现在该怎么办?人言可畏,他可不想扯上什么花花草草的,要是被他师父知道了,还不知要被发配到哪里呢。”

许艾夭强忍着笑,事情经过她明白了,就是少年少女的那点事嘛,就是最多加了一场打架,这冯师姐不必说肯定是有信心打得过宁师姐,这才敢派人撒播消息。

但是冯师姐是表面上的安排,实则另有其人,宁师姐会不会是她呢?也不一定,她又对这两人不了解,没法判断啊。

“师叔,师叔?”萧知伸手在许艾夭面前晃了晃,许艾夭被晃了一下,从自己的思路中脱离出来,

“师侄,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问你,这是很关键的。”

“小师叔,你问。”

许艾夭将手搭在萧知的肩膀上,就是她人小手短,还得萧知扶着,装作是搭在肩膀上,

“你,确定她两喜欢你?有没有可能,”

看见萧知脸色一变,许艾夭立马加快语速,“师侄,师叔的意思是或许她两之间也有误会呢?那冯师姐可能是喜欢你,但是宁师姐与你并未有过其他交流,对不对,那怎么能无缘无故喜欢呢?”

“对啊,宁馨应该不喜欢我,冯柒虽然可能喜欢我,但也没到为了我和别人随意约架的地步,小师叔是觉得这次的事是奔着我来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