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还是勒索赚钱快

发布时间:2022-12-23 07:07:25

京城府衙大门外,之后停在这里的大量极致奢华车架都了离开了,此刻府尹沈健康长寿正面带疲惫的送着威远侯离开了。沈健康长寿父母给其取名健康长寿,但他也而已低品修佛者,虽曾是状元,而如今也算走到了高位,但跟健康长寿并没太大关系。而如今但是六十也才,却了十分显老,跟通常人百沈长寿父母给其起名长寿,但他也只是低品修行者,虽曾是状元,如今也算走到了高位,但跟长寿并没太大关系。如今不过五十出头,却已经非常显老,跟一般人百岁差不多。。

>>>《我的靠山好几座》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还是勒索赚钱快》精选

推荐书目:人皇圣君 养只暴龙变男神 玉龙印 命犯桃花 征服大怒神 炼体十亿重 乘龙佳婿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窃国少女 虚空神域

京城府衙大门外,之前停在这里的大量奢华车架都已经离开,此刻府尹沈长寿正面带疲倦的送着威远侯离开。

沈长寿父母给其起名长寿,但他也只是低品修行者,虽曾是状元,如今也算走到了高位,但跟长寿并没太大关系。如今不过五十出头,却已经非常显老,跟一般人百岁差不多。

事实上只要踏入修行之路的人,如果保养得当,极限寿元理论上是有一百五十岁的。

但沈长寿显然不会,有人说他虽名为长寿,但寿命应该不会过百。

“你说这叫什么事,本侯家孩子被打了,结果却让我们家赔偿。不是那一万两万两银子的事情,钱没多少,但小沈你说说这气不气人,憋不憋屈。”威远侯已经有一百二十岁,虽不是超凡,却比沈长寿显得更加年轻。

否则也不会在百岁时还生下一个儿子,要知道他的长子都已经八十多了。

威远侯只有爵位,几十年前就不再管其他,整天吃喝玩乐,养生游玩,活得那叫一个自在。

“本来孩子之间的事情本侯不该理会,可乾家这小子也欺人太甚了。要不是看在他家大人没来的份上,这事我绝对不算完,小沈你身为京城府尹,这事你得好好管管才行,否则就辜负了大人对你的信任了。”威远侯看起来年轻,但这唠叨的劲却绝对是上了年纪的人才有的。

沈长寿原本无需对一个没有实职的侯爷如此客气,但两人也算是一个派系,这位威远侯别的不行,生孩子本领特别强。

百岁前共有三十八子,这三十八子中出了一位郡守、三位府尹,两位副将,一位将军。更有几子经商有成,买卖做得很大,也有进入宗门成就超凡的,所以威远侯在京城地位非常特别。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也算同一派系之人,所以沈长寿对待威远侯自然不能怠慢。

沈长寿疲惫的苦笑道:“侯爷,你不差这个钱,其他那几家也不差这个钱。之前你是没看到王侍郎家那位三少爷,已经被打得没人样了,咱家周桐也并没受什么伤。”

“这事麻烦就麻烦在高品超凡动了杀手,此事肯定要送到御前。本来令郎与王三少跟乾城之间只是普通打斗,谁先动手谁后动手并无大碍。即便有人证看到是令郎与王三少等人先袭击乾城,也不是什么事情,可那乾城说了,如果不赔偿,他就要将不赔偿的人都拖入高品超凡的事情中去。”

“一旦卷入高品超凡事件中,令郎就要先关押,虽然最终也不太可能会有事,可不知会拖多长时间。我这也是为了令郎着想,受伤之后还是尽快回去修养,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情继续纠缠下去。”

“您想想,乾家别的都缺,钱还缺么。那乾大少几年间数千万两银子都败光了,又怎会在乎每人这一万、两万两银子。他不过是想要个面子而已,本来他是要死追不放的,这也是我一再跟他去谈才有的结果。侯爷恐怕不知道,现在肖家那位已经被关在大牢了,那乾城死咬对方不放,说就算打御前官司也在所不惜……”

之前人多,沈长寿可没空如此仔细解释,如今面对威远侯这自己人,他还是费心思自己解释一番。

说到此,沈长寿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

威远侯顿时明白了沈长寿的意思。

这次的事情,沈长寿是帮他们使力了的,奈何周桐跟王三少、肖旭他们被乾城抓住实质性把柄,还跟高品超凡下杀手牵扯到一起,事情着实麻烦。

最终就算闹大了,他们这些人的孩子应该也不会有太大事情,但罪绝对不少遭。别的不说,这官司打上几个月,难道他们还真能让孩子被关上几个月不成。

威远侯之前选择妥协,随后说这番话想表达不满,但沈长寿却将话彻底堵住,还让威远侯必须领他这个人情。这种事情必须说明白,否则帮忙也许变成了日后的埋怨。

“沈大人费心了,过些天本侯做东,请大学士跟沈大人一起到府上一叙。这孩子也是被我宠坏了,这次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沈大人请回。”威远侯反应非常快,本来一路不停抱怨的他立刻话题一转,随即感慨着儿子周桐,已经迈步上了座驾。

看着威远侯离开,沈长寿略感疲倦的转身回府。

这就是京城府尹不好当的原因,京城不比其他地方,随便一场纨绔大少的争斗,都能有一个侍郎、两个少卿,三个侯爷、两个伯爵,还有多位富商巨贾之子。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一群纨绔子弟竟然弄到让高品超凡下杀手,不头疼才怪呢。

稍微处理不好,事情就有可能闹大。

京城府尹与地方郡守一个品级,可郡守那是封疆大吏,他这府尹却是小媳妇,不好当啊。

只是以往能让他这么头疼的事情,一般牵涉都比较大,如今天这般的却是少见。

想到乾城等人刚被抓回来,这家伙就直接告状,要将所有人牵涉到高品超凡事件的情景,沈长寿就不由得一阵头疼。

还好沈长寿也很快发现,乾城这小子目的不在于此。

沟通之下,这家伙提出受了委屈,被对方袭击需要赔偿。

那些被打的人自然不干,王三少几乎被打残,不花费几十万两银子购买贵重丹药,半年内绝对下不了床,其他人也都骨断筋折。

这种时候,乾城却索要赔偿,谁能同意。

可高品超凡违反律法战斗,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沈长寿要是按照规矩来,就要将所有人都扣押。

乾城作为原告待遇能好一些,其他人可不能幸免。

仅此一条,其他人就受不了。

虽然抱怨连连,但最终却都如同威远侯一般妥协了。

京城府衙内院偏房之中,刚刚换上了一桌子好菜,小月华继续大快朵颐,乾城偶尔吃几口。

虽然下午跟那些人讲理没少费力气,但毕竟刚刚已经吃了一顿,他还真没小月华那胃口,能不停的吃喝。

“十八万、十八万五,十九万……”一旁的三师姐正在清点银票,全部清点完,又将旁边的几颗丹药清算了一下,此时的三师姐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咱们这次如果算上中品丹药,总共入账超过二十三万七千两,真没想到,这都能赚钱。这帮家伙脑子怎么想的,难道京城的人都是人傻钱多么,这钱也太好赚了。”三师姐拿着银票,一直在那笑。

事实上她已经数了不知多少遍了。

三师姐一直想赚钱,在剑宗时候她也下山做过买卖,事实上剑宗最近一些年开销也都是她赚出来的,可三师姐却从来没做过这样买卖。

打完人了,还能要来这么多赔偿,她自己都感觉不太真实。

“您先喝点茶润润再数,这也就咱家大少爷,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主儿。”此时老马适时的递上茶水,同时小心提点一下三师姐,这可不是人傻钱多,而是大少爷太厉害了。

“大少爷挥斥方遒,谈笑间就搞定那些侯爷、将军,让他们乖乖的奉上银钱。打人了又能怎样,他们挨打是应该,不想拿钱就别回去,大少爷说了,他们就是欠揍,揍了他们之后还得让他们赔偿,这也就咱家大少爷能做到这种程度……”老马一脸崇拜的看向乾城,奉承话跟发自内心的感慨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习惯性的奉承是一方面,发自内心的感慨也是一方面。

多少年了,看大少爷败家无数,如今终于见到回头钱了,这种感觉别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千言万语,都难表达出他内心的激动。

老爷跟夫人在天有灵,都会感觉欣慰。

老太爷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喜极而泣的。咱家大少爷不只会败家了,如今还会赚钱了,虽然是勒索来的,但别管怎样,能赚钱就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大少爷,三师姐跟老马没事吧?”又将一桌子菜吃了个七七八八后,小月华担心的看向三师姐跟老马。

“没事,一个是见钱眼开,一个是受刺激了,啪啪……”乾城随口给小月华解释后,轻轻拍掌:“好了,好了,吃饱喝足,除了肖旭那一份,其他的已经都进账完毕,咱们先来分赃。”

“分赃?”三师姐诧异的看向乾城。

因为这不是合伙做买卖,这个收入她真没想到乾城会分。

乾城理所当然道:“仗一起打的,钱是一起讹来的,肯定要分的。”

“这样,我直接来分配吧。目前这二十三万七千两,七千两赏给老马他们,他们具体怎么分老马决定。剩下二十三万两我占四成,小月华跟三师姐各占三成。至于肖旭那边先看着,先钉死他再说,最后看看能不能弄笔大的。”

乾城简单明了,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做出分配决定。

战斗时老马他们不在,事实上他们就算在也发挥不了作用,所以乾城用的是赏。

“这……这……不用给我钱的大少爷,我要钱没啥用……我不要……”小月华一听立刻拼命摇头,他觉得所谓钱财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乾城摆了摆手道:“你要是在深山修炼也就罢了,短期内可能不需要钱财,可真正要走得远,走得长久,不管是人是妖没有钱都不行。修炼者也需要各种资源,资源怎么来,钱财就能代表。财、侣、法、地,财排在第一位,该属于你们的钱财你们就收下。”

“当然,小月华你现在不知道怎么用,可以暂时存在少爷我这。先给你弄一些你平时修炼用的丹药,其他的留着以后慢慢来。”

三师姐在一旁听得直点头,有钱人修炼跟没钱人修炼完全不同,看皇家、大世家、大门派、大宗门会出多少天才,那些天才又能迅速走到何等高度,再看普通人,一切就明了了。

听大少爷如此认真的这么说,小月华挠着头不再反对。

三师姐更是没客气,只是有些后悔道:“看那些家伙大部分答应得还是很痛快,当时咱们还是有些太仁慈了,既然拿捏住了他们命门,价钱要高一些他们应该也会同意。”

“话是这么说,但真要操作,他们所有人联合一起不配合的话,最终这件事情其实也牵扯不到他们什么。而且前面如果要得太狠,其中有几个只是家中旁系子弟,他们家中未必会出钱。后边几个要的价钱不算低,他们背景又比较雄厚,要得太多就算他们给得起,也不会轻易给,这涉及一个脸面的问题。”有前世的经验,还有前身的记忆,乾城讹钱可不是随意讹的。

“这种事情要适当的掌握一个度,先收割一番,剩下的其实都可以在肖旭那边找回来。影子杀手是他派出来的,其他人现在已经离开,他家不是功勋世家又不是当朝高官将领……”

这话一出,众人都感觉眼前一亮,原来大头在后头呢。

就在此时,外边有脚步声传来,三师姐抬手一挥,笼罩在房屋中的阵法被撤掉,抬眼望去就看到府尹沈长寿正迈步走来,而在沈长寿身后竟然还有一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