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首辅娇妻有空间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仙者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贫道应个劫 掌珠令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我是一尊炼丹炉 快穿女主真大佬 超神宠兽店 别再逼我娶亲了 星界使徒 医路坦途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这是要找死啊

发布时间:2022-12-23 07:07:26

“昨天的事情你们都明白了吧,这样的事情谁不曾经历过过?”魏必行目光锐利的扫过众人。别看普普通通捕头连个品级都也没,但他们却一个国家、一个皇朝最底层武力的代表。军队离通常人很远,三班衙役、捕快、捕头,才是普普通通人眼中的官府武力代表。但他们这些人在真别看普通捕头连个品级都没有,但他们却是一个国家、一个皇朝最底层武力的代表。军队离一般人很远,三班衙役、捕快、捕头,才是普通人眼中的官府武力代表。。

>>>《我的靠山好几座》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这是要找死啊》精选

推荐书目:人皇圣君 养只暴龙变男神 玉龙印 命犯桃花 征服大怒神 炼体十亿重 乘龙佳婿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窃国少女 虚空神域

“今天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这样的事情谁未曾经历过?”魏必行目光凌厉的扫视众人。

别看普通捕头连个品级都没有,但他们却是一个国家、一个皇朝最底层武力的代表。军队离一般人很远,三班衙役、捕快、捕头,才是普通人眼中的官府武力代表。

但他们这些人在真正掌权者眼中,就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

魏必行说的那些他们都经历过,甚至比那更难堪、难受的事情都很多。

事实上魏必行让他们反思的时候,许多人都暗自感叹,天下衙役不都如此么。总捕头大人进入衙门的时候,就已经是高品超凡,直接就是总捕头,后来更是有了品级,也许正因为如此,第一次经历这点事情才会反应如此大吧。

在他们看来,那些侯爷、将军,甚至一些掌权的四品、三品大员家的公子的下人喝骂他们几句,根本不算什么事情。

被那些权贵子弟打骂的事情许多人都经历过,这算什么。

“总捕头,比这更难堪百倍的事情我们都经历过,所有衙役也都经历过。我们在普通人眼中有点小权力,在真正有钱、有权的大人物眼中,连个屁都不算,今天这点事,还真不算什么……”别人不出声,之前跟着去的冯捕头年纪也不小,开口说着。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这才纷纷开口,说着曾经的一些经历。

这次魏必行并没拦阻他们,任由他们说了许多。

足足一个多时辰,众人才像是互吐心声一般说了许多过往经历,这就像是一次难得的发泄吐槽的机会,将以往他们遭遇的许多委屈都说了出来。

众人虽然都只是在说自己经历的事情,但魏必行却能感受到,这些人虽然在吐槽,觉得很不公,但却认为本就该如此。

而魏必行如此反应,在他们看来也大可不必,反倒是有点觉得总捕头大人这是没受过委屈,高高在上太久了。衙役本该如此,秦国建国三千年来如此,其他更早的国家甚至现在的一些国家更是如此。

除非有些完全军管的国家,或者神权统治,又或者如同妖族那般的统治会有所不同,正常人类国家、皇朝不都该如此么。

当然,他们既然将这个当成理所应当,那他们欺压普通百姓,掌控下边刑法、操控抓捕等诸多手段,也就理所应当。

魏必行还不知道如何用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总结这些,但他却明白人皇陛下为何亲自接见他,还亲自跟他谈衙门衙役整体改革方案。

“你们都说完了是吧,你们说完了,那就由我说两句。”等他们都说完,魏必行才缓缓开口。

众人其实此刻还是不太理解,觉得总捕头有些大惊小怪,不过能让所有人在这里一起吐槽一下,倒也极其舒服。

魏必行用手摸了摸卤蛋一般的头颅,目光凌厉扫视众人:“以前怎样我不管,其他朝代怎样我不管,但我统领下的衙门却不能成为别人随意辱骂、指挥、操控、羞辱的存在。”

“三班衙役是国家律法的执行者,如果连律法的执行者都没有尊严,谈何能将律法执行好,谈何让人畏惧律法。更重要的是,如此被人轻视,如何能体现国家威严。哪怕我们只是普通的衙役……”

总捕头在说什么?

咱们只是不入流的衙役,就算京城捕头权力很大,堪比一般府衙里的捕头,可除了总捕头特殊之外,其他人连个品级都没有。

事实上这就是在秦国,在大元跟以前其他国家,衙役的子女三代不许为官不许科考。秦国还好,以军功立国,科考方面也没太多禁制,可以说是海纳百川,但衙役本身的地位也谈不上总捕头说的那些。

他们对魏必行是又畏又惧,但今天总捕头的这些话却让他们有些不明所以,总觉得总捕头突然将调子拔得太高。

就在众人狐疑,心中不解之时,刚刚将调子拔高的魏必行突然话题一转。

“你们不要小瞧自己,据我所知,人皇陛下已经让大学士统领吏部做出改革规划。这次改革衙役的改革就在其中。以后衙役将不再跟之前一样,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懂,也不了解,我大体的只知道一点,以后县以上的捕头都会有相应品级。”

“轰……”这一下如同炸锅了一般。

刚刚还狐疑、迷茫的众人都惊到了。

这怎么可能?

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乱了好一会,各种询问,魏必行也并没告诉他们太多。

他的确知道很多,但有些是不能说的,有些他也不太懂,因为具体需要大学士跟吏部具体出方案。

他只是知道,从人皇陛下特意给了他品级,就是为以后做准备。

他如今只是想逐步将这个铺垫做好,在人皇的诸多改革策略之中,他们这不是最大的,但却是重要一环。

因为许多其他改革,需要他们帮着保驾护航。

国家是有超凡存在,甚至人皇陛下本身就是可以寿元达千载的超凡入圣存在,可这样的存在毕竟高高在上,毕竟只是少数。

涉及到庞大国家的具体改革,需要的是一个完善的体制,一个更先进的体制来完成。

当然,魏必行给了他们一个展望跟希望后,也开始告诫他们,以后他们也将会有监察的体系,同时许多陋习也要改掉。

更会在军部学院下设立专门培训他们的地方。

乾城还不知道这一切,如果他知道,一定会惊叹,因为这种改变从他的视角来看,那是超越现有王朝体制的表现。

京城府衙门外,乾城被三叔乾守信拉着出来,让他感到一阵的不适应。

“三叔,你有啥事就说吧,咱不用这样。”离开府衙上了车,乾城从三叔乾守信出着汗肥胖的手掌中挣脱。

“唉!”刚刚还关心唠叨关心乾城的乾守信此时顿时一脸欲哭无泪,痛苦不堪的长叹,整个人也像是失去支柱了一般,顿时显得极其萎靡。

不需要乾城询问,乾守信已经双手合拢做拜佛状道:“乾城啊,三叔这次得求求你了,无论如何你得救救乾强这孩子。这孩子虽然从小争强好胜,但绝对没有一点坏心思。”

“你三叔我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怎么照顾你,但也绝对没为难你。你是知道你三叔的,我就想踏踏实实多赚点钱留给乾强,我不像你二叔,他还有心思再要一些子嗣,所以并不着急。可乾强他娘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不能再要了,我也就这一个孩子了……”

乾守信的确是急了。

只是乾城却被弄晕了,乾守信虽然不像二叔乾守义那般,一心盯着他继承权,但平时管的事情也不少。

毕竟乾城他们之前都太年轻,也玩得太凶,如今乾家主脉还是乾守义、乾守信掌管,其他族老辅助。所以说现在乾守信挂着许多职衔,权力也仅次于乾守义,否则也不至于跟府尹沈长寿都有许多交集,由此可见他的位置跟能量也不小。

乾城虽然是乾家名义上的继承人,可一日没完全继承,就不是真正掌权者。事实上就算他继承了乾家,身为族老的乾守信地位也一样足够高,如今他突然这样,让乾城很是意外。

“三叔你先别着急,有事咱说事,你这样说我更迷糊。”乾城能感受到乾守信的慌乱跟急躁,忙双手向下按压让他先冷静下来。

关心则乱,乾守信此刻就是如此。

但他也不是一般人,再次深深呼吸之后,求助的看向乾城道:“事情是这么回事,乾强昨天晚上突然找我,说…说他也要拜入剑宗学剑。你也知道,三叔我就这么一个孩子,这孩子平时虽不笨,但修炼上的天赋也只能说一般。”

“他平时争强好胜也就罢了,可剑宗哪是他能去的地方。那剑阁考核就是有去无回,呃……咳……”

说到此,乾守信突然意识到,眼前自己这个大侄子就是剑阁子弟,还有那位师姐也是剑阁的人,这就有些尴尬了。

还好他心中其他想法没说,当时跟乾强说的那些话更是没说,否则就不是尴尬那么简单了。

“那的确不是正常人该去的地方,三叔你继续。”让乾守信没想到的是,乾城点头附和,就连一旁的那师姐也没表示,只是在那掐着手指算些什么,不时的忍不住傻笑。

看他们都不介意,乾守信暗自擦了把汗,忙继续道:“昨天晚上我说了他几个时辰,利弊都跟他说得很清楚,也劝了他。原本以为他明白了,没想到今天就找不到他了。然后我让人查了一下,昨天晚上这小子竟然在家族藏书阁待了许久,后来应该是没找到去剑阁的资料,竟然直接花钱找江湖上专门贩卖情报的天听楼买了情报。”

“那小子现在肯定是去剑宗了,如果他真想加入剑宗就会闯剑阁,一旦闯剑阁十死无生。我现在就是赶过去也不可能拦阻住他,而且我不熟悉剑阁的情况,恐怕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三叔现在只能求你了……”

“你就帮帮三叔,想办法联系剑阁,千万不能让乾强去闯剑阁,也别同意他去闯……”

乾城:“……”

乾城听完真的有些无语,顿时想到乾强二二的跟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好吧,他那不是气话也不是玩笑,他真相信自己也能闯过剑阁,可以借此继续强大起来,远超自己。

提到要闯剑阁,乾城立刻想到那几十万的坟山。

剑阁可不管你是谁,想想人皇死的那些皇子,再想想数十万天骄英杰都埋葬的情况。

“老马,去传送殿。”虽然一直觉得乾强有些脑子不正常,二二的,但不论是前身还是自己回来这几天,这乾强都未曾做过什么过份的事情。

乾城还真没办法见死不救,但剑宗虽有联系之法,却不是那种即时通讯的东西,他也没办法直接联系二师兄,所以只能选择尽快赶回剑阁一趟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