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傻子的春天 女友 后妈的 不要与狗说话 绝品神医 极品儿媳 极品儿媳妇
村爱 顽主 老王的装修 老师太霸道 欲望 商道 绝世丹神
首页 > 资讯

《我的捉鬼公司》第一回 夜逛陵园

发布时间:2020-09-17 10:38:57

方雪小说名字叫作《我的捉鬼公司》,提供更多方雪小说大结局,方雪小说结局是什么。我的捉鬼公司小说方雪摘选:方雪,我有些无可奈何。这倒也不是我不近女色,或是是说方雪还不够好看。要明白,方雪人这突名,清纯可人得放佛白雪,并且那五官也比…

>>>《我的捉鬼公司》章节目录<<<

《《我的捉鬼公司》第一回 夜逛陵园》精选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社长你这叫明恋 和美女总裁的荒岛生涯 虞书 谍踪 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比身份 头狼 领主之兵伐天下 炎魔道 这个团宠有点凶

方雪小说名字叫做《我的捉鬼公司》,这里提供方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捉鬼公司小说精选:漆黑的夜空,难得的有点滴星辰高挂苍穹。皎洁的月光挥洒下,墓碑林立的陵园更如一头安静却嗜血的猛兽,正欲择人而噬!尽管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信鬼的人不像以前那么多,可这样大半夜地来到坟地,无疑也是颇为考验人的胆量。只可惜的是,我的工作就得经常如此,所以长期下来,倒也麻木与习惯了。“陈峰,你……你说我们干嘛非得大半夜来这里,我们白天来不好吗?”好不容易绕过了陵园大门保安的视线,我正埋头整理着工具,冷不防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弱…

漆黑的夜空,难得的有点滴星辰高挂苍穹。

皎洁的月光挥洒下,墓碑林立的陵园更如一头安静却嗜血的猛兽,正欲择人而噬!

尽管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信鬼的人不像以前那么多,可这样大半夜地来到坟地,无疑也是颇为考验人的胆量。

只可惜的是,我的工作就得经常如此,所以长期下来,倒也麻木与习惯了。

“陈峰,你……你说我们干嘛非得大半夜来这里,我们白天来不好吗?”

好不容易绕过了陵园大门保安的视线,我正埋头整理着工具,冷不防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弱弱的女性嗓音。

转头看了一眼这几天一直如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边的美女研究生方雪,我有些无奈。

这倒不是我不近女色,或者是说方雪不够漂亮。

要知道,方雪人如其名,清纯得仿佛白雪,而且那五官也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许多,事实上刚见到她的时候,我心中也是一阵悸动。

可我们干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身旁跟着一个啥都不懂的人,根本就是一个累赘。而且要命的是,这累赘好奇心还十分的旺盛,各种问题简直能把你的脑袋都给弄炸掉,若非看在经理的份上,我还真有种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的冲动。

深吸一口气,我也知道这方雪不是我能轻易得罪的,所以尽管有些心烦和无语对方问的白痴问题,但还是只能没好气地回应道:“白天来?你觉得像鬼这种惧怕阳光的存在,白天来我们能碰得上?”

说完,我也不去管她,背起整理好的背包,手托着罗盘就开始寻找起了此行的目标。

一边盯着罗盘,我微微调整方位,心中还在快速计算着,最终略微锁定了一个大概的方位,就抬脚向前走去。

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方雪如我所料那般,是一刻也不消停。

“陈峰,你说你们整天闲着没事干就抓鬼抓妖玩儿,你们到底是怎么赚钱养家糊口的啊?难道你们也跟我们一样,是吃国家经费的?”

回头看了一眼貌似天真的美女研究生,我越发无语了。

难怪人家说女人的思维不可捉摸,这句话还真没错,明明前一秒钟她还怕得要命,下一秒钟,居然能纠结起我们公司的收入来源?

“拜托!你看我们抓鬼抓妖难道像是在玩儿吗?还有,国家经费你以为是那么好吃的?像我们这种人,国家不牢牢监控我们就得烧高香了,还指望吃国家经费?”

“那你们钱是哪里来的啊?”

以我这几天的经验来看,如果我不说,这女人真能一路问到天亮,所以我也只好告诉她:“我们抓鬼,要么是提供给各大修炼门派,用来给弟子做陪练,要么就是卖给上层人物,这几年比较流行妖鬼保安,他们是买了看家护院的,这次的任务,也就是抓一只鬼租给客户当保安用。”

“哦。”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我看见方雪赶紧掏出笔和记事本,唰啦啦地写了好几行。

完全无视了这小妞的举动,因为我是知道的,国家表面上看,好像是推崇无神论,打压封建迷信,可实际上呢?

在很多寺庙、教派里面,像方雪这样的研究生乃至博士数不胜数,他们吃的是国家饭,干的活就是一天到晚跟在像我们这样的人身边,记录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以及所做的每一件事,一段时间就归类汇总,交给特殊部门去研究。

一来,这是一种变相的监控,毕竟我们这类人如果心有不轨,那搞出的乱子可是不小,国家自然要倍加小心。

二来,国家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去研究传承了无数年的道法、佛法等,希望借由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及复制各种传说神秘现象,就我所知,这种研究如今也有了不菲的成果。

不得不说的是,罗盘这东西的功能还是很强大的,尽管在普通人手里,了不起就是一个指南针,可在我们懂行的人手里,那就是万能引导器。

“唔,看来情报没错,还真是只十年份左右的游魂。”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在一座墓碑前我停住了脚步。

四周的空气显得有些阴冷,明明没有风,可却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有股冷气从四面八方袭来,这就是阴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后所产生的结果。

回头瞥了一眼在我话语下面色突然变得煞白的方雪,我略微犹豫了下,紧接着解释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害怕,游魂是一种没什么危害的鬼物,通常叫做孤魂野鬼,主要是留恋人间从而错过了阴阳路的开启时间,只能被困在人世,不像恶鬼还有厉鬼那样,是因为怨气,想要报复所以才留在阳间。其实如果不是这次客户指名要一只游魂,我是不会去动它的。”

“嗯。”

说实话,我还是挺佩服方雪这小妞的,毕竟碰到鬼,大男人都会吓得尿裤子,更别说方雪一个女孩子了,可是尽管心里怕得要命,但方雪却也仍旧半步不退,真不知道该说她敬业好,还是该说这女人好奇心实在旺盛。

“我要开始了,如果怕的话,你就躲在我背后。”嘴里一边吩咐着,我手中法决一掐,一道现形符顿时被我拍在了地上。

现形符碰到地面便自燃,火光尽管微弱,但也足以让人看清事物,而且这种火光,还有着能够将鬼物逼出身形的奇妙作用!

“咦?这就是鬼?”看到被现形符逼出,此时正坐在墓碑上做出一脸无辜表情,年纪大约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我能感受到方雪内心的恐惧一下子下降了不少。

“不然呢?你以为鬼都是什么样的?”翻了个白眼,我有时候真的很无奈世人对鬼物的误解。

“鬼物,若说白了,无非就是脑电波脱离人脑后的独立存在而已。它的外貌,完全就是模拟它生前的模样,毕竟人对自己的样貌,潜意识里都是会保持原状的,当然,如果你碰到厉鬼或者恶鬼,那就不一定了。存在了只为报复的恶鬼和厉鬼,那是怎么狰狞恐怖,它就怎么来。”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这小男孩好可爱啊!”一副纯真小女孩的模样,方雪好奇地打量着那小男孩模样的游魂,眼里不住的冒出星星,看得我是一阵无语,总觉得这场景仿佛有些诡异。

不过活儿该干的还是要干的,当即我就上前一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瓮,嘴里道:“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小孩儿,也难怪会留恋阳间错过阴阳路,可惜现在鬼不好抓,我也只能抓你回去交差了。”

或许是感受到我的威胁,小男孩脸上的无辜瞬间消失,冲着我龇了龇牙,整个身体一扑之下就消失在了坟前,倒把我身边的方雪给吓了一跳。

“其实在这里,我想你应该也很无聊才是,这次我抓你,是去给人看家护院的,那户人家家境很好,你的吃穿用度都不用愁,总比在这里风吹雨淋的要好吧?”对于这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的小男孩,我也是不忍用强,本着先礼后兵的工作态度,我向着前方的虚无说了一声。

可是话音飘荡开,久久也没有回音,看来那小男孩是不肯主动合作了。

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还在释放着淡淡光辉的现形符,这种符箓虽然很实用,但如果鬼物有了防备,那却是没什么效果。

只是要逼出那游魂,我也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种手段。

“既然你不肯合作,那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一心只想着赶紧完成任务好去交差,我也懒得浪费时间。

先将一道金刚符拍在方雪的身上,免得那游魂狗急跳墙之下伤害了她,紧接着我摇响了手臂上系着的慑魂铃。

清脆的铃声扩散开来,这种经过特殊祭炼的法器,能够使人的大脑出现瞬间的迷茫,曾经还有不少不法分子就利用了这东西去犯罪,当然,我用它只是为了再度逼出那小男孩。

十年份左右的鬼物,而且还是最低级的游魂,在慑魂铃音的震慑下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几乎是在小男孩被逼的显形的一刹那,我就一道封魂符拍了下去,符箓上的线条闪过一道金光,小男孩便被收入了封魂符内。

快速地将封魂符卷成一根小棍儿,我将其丢入了小瓮内,又用两道镇魂符镇好,前后的功夫连四秒钟都不到,可谓干净利落到了极致。

事实上解决这十年份的游魂,我都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了,连百年份的厉鬼我都捉过不少,眼下这活儿干起来自然是轻松无比。

“走了。”一拉身旁还在发呆的方雪,我俩沿着来路,快速地离去。

正如那首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只带走了一只小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