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从姑获鸟开始 妹妹 春风 三千弱水 顽主 海贼
秘书 火影 柯南 电梯里的 母亲 技师 11
首页 > 资讯

《清梦逃之夭妖》第10章 阿玛额娘大驾光临

发布时间:2020-10-19 02:18:47

老四小说名字叫作《清梦逃之夭妖》,提供更多清梦逃之夭妖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清梦逃之夭妖以及最新更新。清梦逃之夭妖小说老四节选:老四情知小瞧了静雅,只好小心应对,静雅的扇面再打开,另一面俱是金光闪闪的涂了一层的铜粉,然后天上的日…

>>>《清梦逃之夭妖》章节目录<<<

《《清梦逃之夭妖》第10章 阿玛额娘大驾光临》精选

推荐书目:上辈子他是我主子 追逐爱 同居正男友 我在末日有台SCV 师道成圣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都市少年医生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奋斗在瓦罗兰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

老四小说名字叫做《清梦逃之夭妖》,这里提供老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清梦逃之夭妖小说精选:第一招式就吃了亏,老四自忖小看了静雅,只得小心应付,静雅的扇面打开,两面俱是金光闪闪的涂了一层的铜粉,接着天上的日光一照,倒是晃了老四的眼睛。 一时之间什么也看不清楚了,静雅瞅了个空子,上去就是一通乱跺,只把他那身上踩上了好些脚印,这完全就是泼妇的打架方法,居然也能占上点优势,看的十三眼睛都直了。 老四可不是吃素的,闭着眼睛抓住了一条腿使劲往前一拉,差点就把静雅给拉成个一字马,站立不稳,拦腰一抱,就把静雅抱在手上转起…

第一招式就吃了亏,老四自忖小看了静雅,只得小心应付,静雅的扇面打开,两面俱是金光闪闪的涂了一层的铜粉,接着天上的日光一照,倒是晃了老四的眼睛。

一时之间什么也看不清楚了,静雅瞅了个空子,上去就是一通乱跺,只把他那身上踩上了好些脚印,这完全就是泼妇的打架方法,居然也能占上点优势,看的十三眼睛都直了。

老四可不是吃素的,闭着眼睛抓住了一条腿使劲往前一拉,差点就把静雅给拉成个一字马,站立不稳,拦腰一抱,就把静雅抱在手上转起圈来,转的挺快,静雅使不上一点力气,只得哎呦乱叫。

十几个圈后,被老四扔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啃了满嘴的泥,起来后,呸呸了几口,扶着腰叫唤个不停。

老四的眼睛这才能看清楚了些,看到静雅正在叫唤,问道,“你可认输?”

“不认输!”静雅耿直了脖子。

“那就再来过吧”老四又摆了个造型出来。

“今天不打了”静雅突然说道,“我既然没有认输,可是我也没说下一场非得接着打啊,我今天累了,没力气了,明天再打。”颇有点耍赖的味道,顺手牵了喜儿“人我可是带走了,等到我认输了你再罚也不迟。”

说完扬长而去,回静心居里去了。

听闻格格为了奴婢跟贝勒爷打了起来,四府上上下下倒是对静雅肃然起敬,静心居里的丫头回去就把她按到在榻上,连忙查看哪里受了伤,清洗的清洗,拿药油的就给她涂上,把静雅揉搓的面团一般。

折腾了好一通才罢休,刚给她系上衣扣,十三就过来了。

静雅见是他,月牙榻上翻了个身,只做不理,这个人跟老四是穿一条裤子的,完全不可信。

众丫头给十三请了安后,知趣的退下了。

十三轻轻的问“疼吗?”得到的却是静雅的一声哼。

“你呀,总是跟四哥吵闹,就不能消停点?”十三语气里满是心疼。

“谁叫他总是罚我的丫头?”静雅犹自气鼓鼓的,却又想起来了什么,翻了个身,问十三道,“老四的招数你可是都明白?”

“这个自然。”

“那拆解的方法也都明白?”

“这个嘛”十三挠挠头,论武功,老四确实不是他的对手,可是静雅也确实不会是老四的对手啊“也都明白。”

“你也不肯教给我的,是吧?”静雅这次倒是问到了点子上。

十三点点头,他要是敢透漏,以后就别指望来静心居了。静雅也理解他的苦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有什么速成的武功秘籍给我看看,让我偷练几手,好对付老四?”

十三摇摇头,这个真是没有,他的功夫也是一点一滴从小扎根练下的,再说了,武功哪里有速成的,这都是要靠基础的。

静雅见从十三这里问不出什么来,躺下睡觉了,不再理他,十三自己坐着真是无趣,只好站起来走了,临走说:“明日我再来看你!”

静雅躺在榻上右思右想,自己贸然去老四书房里翻吧,不太好,再说了他书房里的书肯定都看过了,也找不出新招来对付他,看来是要借助外援了。

吩咐喜儿把李福叫进来,有话问他。

李福战战兢兢的进的厅内,静雅赏了座,开口问道,“京城之中哪里的书最多最全?”

“不知格格问的是什么书?”

“譬如说是武功秘籍,修仙外传啊之类的?”

李福歪着脑袋想了一想“以三爷府中的书最杂最齐全。”

静雅嘟囔了一句“三爷?”明白是老四的哥哥,三贝勒胤祉了。

“他府上的书可否好借?”

“三爷素来豪爽,格格可写个书信去借,李福替格格送到就是。”李福这小子很是机灵。

静雅来了兴致,吩咐准备笔墨纸砚来,画得几副画儿。

一是一面书墙,题字“万本书来砌成墙。”

二是一个小人拱手相求的图案,题字“静雅请爷来帮忙。”

三是刀光剑影一片,题字“借的秘籍三五本。”

四是一桌好酒好菜,热气腾腾,题字“事成之后礼奉上。”

言简意赅,一目明了,吩咐李福看了是否写的清楚明白,李福连连点头说明白明白。收了信出去三爷府上不提。

其实这书信还是要先去给老四瞧了的,他笑了一笑“爷倒是要瞧瞧,看她能够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三爷胤祉接到静雅的信后倒是哈哈大笑,这个女人他知道,就是前一阵子女扮男装偷溜出去玩翻到了老八府里的那个丫头,命人去挑了几本剑谱拳谱来,包了一包递给来人带回四府去了。

静雅接到秘籍后果然欣喜非凡,每日里都是左手捧着剑谱,右手伸出二指并拢做剑在那里练习,走上两步,学的一个剑招就使劲往上一指,又走了两步,又看了一个剑招,是横扫的,就横地里一扫,十分的用功。

连弘晖红玲来找她玩,都没时间,惹得两个小人老大的不高兴,回去跟福晋告状说:“姨娘疯魔了,在那里只顾着练剑,连我们两个都不搭理。”

四福晋扑哧一笑,觉得还真是好笑,四府里的日子越来越好玩了,静雅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可是有人能够让贝勒爷头疼了。

想起来老四那张冷冰冰的脸,让人对着好几年,从来也不敢跟他大声说话,有意见也不敢提,觉得静雅来了还真是解气了许多。

老四总算是遇到一个命中的克星了,看他以后再敢如何的摆臭脸了。四福晋拢来了弘晖和红玲,吩咐说:“姨娘在做大事情,这些日子少打扰她了。”

两个小人似懂非懂的答应了。

老四回来倒是听闻了这些,也不作声声张,吃饭时仍然吩咐人去叫静雅过来一起,如今他可是餐餐都离不开静雅了,因着她在饭桌上能用下好些饭。

大家坐定之后用餐,一时间里寂静无声,突闻有一只苍蝇嗡嗡而响,在饭桌上被香气引诱而来,盘旋不已。

时值盛夏,有苍蝇也难免,老四皱皱眉头,下人连忙拿拂尘去撵。

静雅大大咧咧一挥手“不用,看我的,武功高手能够一筷子夹住苍蝇!”说完信臂往上一夹,苍蝇的嗡嗡声没有了,静雅心里颇为得意。

岂料弘晖眼睛很尖,已经叫了出来“姨娘筷子上没有苍蝇。”

静雅这才拿来筷子一看,可不是嘛,刚刚确实没有夹住,只好自圆其说:“佛曰众人平等,不可杀生,我这只是吓唬吓唬它而已。再说了,正在吃饭,夹着苍蝇,那多恶心啊。

这次先放他们一条生路,要是下次若敢再来,就应该是真刀真剑了,哼!”抬头看了看那远去的苍蝇,已经给丫鬟们拿了拂尘打了下来。

静雅说了句“算你跑得快,哼哼。”

弘晖接了一句“姨娘总是有理。”

静雅敲了敲碗边“小孩子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子曰‘食不言寝不语’。”

弘晖小声嘀咕了一句“子还曰过,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众人皆想笑,可是看着老四的黑脸,谁也不敢笑出声,只得忍住夹菜吃饭。这顿饭吃得格外的古怪。

静雅每天里都要寻上老四比试武功,少则一两次,多则三四次,不厌其烦,不过倒是能够接上数招了,把老四的功夫也摸了摸底。

这份勤学苦练的精神倒是让老四对她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丫头还是真有股子韧劲,不折不饶,初生牛犊一般冲劲十足,倒是活动活动了自己的身子骨。

不过一连打了三十余场,静雅还是没有一场胜利的,不免有些垂头丧气,晚上歇在静心居里闷闷不乐。

想着这如何是好,总是也打不过老四,被他压制着,没有什么自由。看来光看秘籍这个方法不行,自己钻研的不够系统,要是有个高手指点一下就好了,要是跟电视里演的那样,有个老头或者老婆婆一下把几十年的功力传给自己就好了,只消用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老四戳到。

可是又到哪里去寻一个绝世高手?

这天里静雅正在睡的香甜,鱼儿跑了进来摇醒了她,静雅老大的不高兴“你这丫头,怎么了,大早上的扰人清梦?”

“格格快起来,有喜事来了!”鱼儿格外的兴奋。

静雅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大早的能够有什么喜事啊?”一边任由她们替自己梳洗了。

完毕后静雅照了照镜子,发现鱼儿给自己穿的簇然一新,打扮的也是十分滋润出色,这才有几分信了,果然是有客人来了,平时啊,鱼儿嫌她穿衣服费的很,都是家常旧衣服。

“到底是谁啊?”静雅不禁好奇的问道。

“格格去了前厅自然就知道了,可是来的好人家!”鱼儿只管抿嘴笑,推着静雅往前走去。

静雅心里十分纳闷,会是谁,还说是个好人家。

进了前厅一看,人都在,老四,姐姐和十三都在,还有弘晖小包子也在。左手侧倒是坐了两个人,一个五十上下,面黄微须,一身武将打扮,另外一个四十多岁,和蔼可亲,很有几分雍容之态。静雅上下一打量,两个人都不认识,也全不在意。

先给老四和姐姐请了安,然后自顾自的捡了个座位坐下,拿起茶就吃。

却看见十三给她使眼色,往那边瞄去,静雅也顺着他的目光,又把那两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嘀咕了一句“我又不认识!”

那老妇人听的这话,忽然脸色惨白,坐在椅子上摇摇欲坠,泪珠子也滚了下来。

姐姐忙道,“雅儿,还不快去给阿玛和额娘请安。”

“阿玛,额娘?”静雅这下子糊涂了,看了看那两人,心想坏了,这次连这两个人都没有认出来,事情闹大了。

放下茶碗,上来给他二老请安磕头。

这二人正是两姐妹的双亲,内大臣费扬古和他的福晋。

额娘呆呆的看着静雅,泪珠儿一串一串的淌了下来,她是有苦说不出。只顾拿着手帕子拭泪,费扬古有点不耐烦,低声喝道,“别哭了,静雅这不是在这里好好的吗?”

“她不是我们的雅儿”老夫人坚定的说道,这句话让四座皆惊。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