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春风 三千弱水 顽主 海贼 秘书 火影 柯南
电梯里的 母亲 技师 11 11 ..1 ..1
首页 > 资讯

相府狂后第八章 太傅子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03:43:44

夜宁谧的很是深邃,贺菱芷从义庄回去,爬墙入院检查,看见碧珠还在梦中,也没会出现什么异样,就有些懒懒散散的在月下饭后散步。子一个爬起来,就在院内站定。一身黑衣劲装,走入了贺菱芷的身边:“刚得报,恒国侯了到达昊都,慕相爷怕是不出几日,也将回去。主子,您大闹子一个翻身,就在院内站定。一身黑衣劲装,走进了贺菱芷的身边:“刚刚得报,恒国侯已经抵达昊都,慕相爷只怕不出几日,也将回来。主子,您大闹凝香翠坊,打伤吴锦恒的事情打算怎么处置。是否要属下,快刀斩乱麻,直接杀了恒国侯?”。

>>>《相府狂后》章节目录<<<

《相府狂后第八章 太傅子歌在线阅读》精选

推荐书目:我有一口大黑锅 大明王冠 温家药娘 我的魔王城有皮肤 天价老婆 我不是王子 以契为证 半岛酒馆 每天努力一小时 东京幕后玩家

夜静谧的很是深沉,贺菱芷从义庄回来,翻墙入院,见到碧珠还在梦中,也没出现什么异样,就有些懒散的在月下散步。

子一个翻身,就在院内站定。一身黑衣劲装,走进了贺菱芷的身边:“刚刚得报,恒国侯已经抵达昊都,慕相爷只怕不出几日,也将回来。主子,您大闹凝香翠坊,打伤吴锦恒的事情打算怎么处置。是否要属下,快刀斩乱麻,直接杀了恒国侯?”

“无妨,这么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他们了!”贺菱芷淡淡。

“是。”

“那吴锦恒可已经死了?”

“不曾,今日您打伤了他之后,他就被靖王爷带回了府中。他特地让人去玉林庄,请了韩医仙。”

贺菱芷愣了一愣,瞥向了别的地方。

“主子,您何以对靖王如此不屑?”

不是不屑,是无言以对。

“去,你去让人暗中搜索一下这栋相府,看看能不能查出慕廉这老贼,到底藏着掖着了些什么。南边连月大雨,洪涝泛滥,这慕廉说是祖坟坍塌,回乡整修。我看没那么简单,你去给我将此事彻查一番。”

无言以对,所以才岔开话题。

“是!”子应声消失不见。

卯时未到,天蒙蒙亮,相府的大门便被人一脚踹开。

“出来!都给我滚出来!”来人正是恒国侯,一脸的怒气,身后还跟着一行人,个个面露精光,看着就不是等闲之辈。

一群人蜂拥而出,夫人站在最前面,一脸悲痛的迎接恒国侯,道:“恒国侯,您莫要和我们置气!这害了你儿子的人可不是我们!是慕瑾鸢那小贱人!您可不知道,我们呆在这相府之中,亦是深受其害啊!”

说着,夫人就呜咽的哭了起来,其他的人亦是应声附和。

恒国侯见状,大怒道:“相府之中,好生一个毒辣的女子!夫人,您且带我去见她,我倒要看她是怎么个嚣张法!”

夫人和其他几位夫人皆是会心一笑,然后快步为恒国侯带路。

来到慕瑾鸢的院前,恒国侯惊见院门大开,一个倾城绝代的女子正定定的站在院内。这么轻轻一瞥,不经让人惊艳得愣在了那里。

身边的夫人见状,心道:男人就是贱骨头,见了漂亮女子,就两眼发光!

然后轻轻退了恒国侯一把,道:“侯爷,您看,这就是慕瑾鸢那小贱人!就是在凝香翠坊打伤小侯爷的那个贱婢!”

恒国侯这才回过神来,定了定心神,沉声道:“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儿子?”

“他该伤。”贺菱芷轻飘飘道。

碧珠在屋内听得心惊,可是贺菱芷顾及一会可能会出状况,叮嘱她她呆在屋里不要出来。可是,这么干看着,碧珠说不出的着急,若是现在的小姐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能成活了。

“胆子倒是很大!来人啊,给我拿下!”

说着,他身后跟着的一行精壮武士纷纷应声上前。

“你们倒是试试!”

贺菱芷银鞭轻挥,鞭子打过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坑洼。最前面的几个人看了一眼,不禁都有些畏惧。

可是,自己的主子就站在后面,怎么好退缩,只好一个个都硬着头皮上了。

天空之中,凛冽的银鞭像蛟龙一边轻盈的飞舞着。贺菱芷挥鞭的速度很快,片刻之下,几个大汉身上已经血流不止,却还是没人近的了贺菱芷的身。

后面站着的恒国侯很是恼怒的破口大骂:“废物,都是废物!一帮饭桶,本侯爷是白养了你们!来啊,弓箭手给我上!”

方才的大汉们纷纷退下,恒国侯身后竟然涌出无数精甲箭士,将贺菱芷的小院子团团围住,所有人都对准了贺菱芷。

碧珠吓得跌倒在了地上,竟然还有弓箭手!看来她们是在劫难逃了!想到这里,碧珠的眼泪刷的流了出来。

“对付我这么一个小女子,没想到恒国侯竟然不惜动用护城军!”贺菱芷冷笑,面无惧色。

“哼,我看你再嚣张!给我放箭!”

“慢着!”恒国侯话音未落,就被一个略显懒散的清冷声音打断。

所有人纷纷回首,只见不远处,男子身着金甲,扶开身侧的柳枝,面无表情的宽步走了过来。

恒国侯一惊:“靖王爷!”

相府的其他女眷更是震惊,个个羞怯的看着英姿不凡的百里连城。只盼的,他能转过来看自己一眼,可来人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院子里面的那个挥舞着银鞭的凛冽女子。

“恒国侯好大的火气啊!”百里连城淡笑道。

夫人上前:“不知靖王爷今日突然造访,是……”

“听闻恒国侯今晨回了昊都,特来将令公子还给侯爷。”说着,向后面看去。

恒国侯心中一痛,赶忙看了过去:“恒儿,你可还好!?”

“爹……”吴锦恒奄奄一息的喘了口气。

恒国侯抬眼看了看就在吴锦恒身侧的韩子焉:“原来是玉林庄的韩神医!难怪犬子能在鬼门关捡回一条性命!”

“小事而已!”韩子焉淡淡,他也不想救这个人,奈何这件事情牵扯到贺菱芷,他才无奈的为这个人诊治的。

“既然令公子也从鬼门关回来了,不知道侯爷可否看在本王的薄面上,对这件事情不予追求?”百里连城若无其事的望了望贺菱芷。

“不予追究!怎么可能,王爷是在和我说笑么?我的儿子成了这样,都是那个女人害的,叫我怎么能不予追究!”看着吴锦恒满身的伤痕,恒国侯怒道。

“这件事情,起因在你,不在她。若不是你们恒国侯府背弃她在先,也就不会发展至此了。”百里连城慢条斯理说道。

“可她也不能恶毒至此,竟然将我的儿子打成这样!”

“哟,今日这相府好热闹。”突兀的,另外一个略显阴柔的男声传了过来。

众人闻声望起,惊见一男子红衣烈焰如火,妖魅的容颜惊煞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人不紧不慢,由近及远走来。细看之下,竟是当今皇上跟前的红人,太傅云子歌!

“这又是护城军,又是军机营的,我当是要打仗了。”云子歌幽然笑道,妖魅姿态更胜女子。

军机营!没想到这百里连城竟然不惜调度军机营跟他抗衡,就为了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而且现在这太傅云子歌竟然也不请自来!

完全混乱的场面,让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太傅太傅大人今次前来……所谓……”夫人完全不明所以,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没什么。”云子歌哧哧的笑了起来,妖异的眼眸流转,看向了院子里面神色警惕的贺菱芷。“只是为了来见她……”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见她……这是……”恒国侯看了看贺菱芷,又看了看云子歌。“大人,您这是……”

“那日凝香翠坊,她打您儿子的时候,我也在场。不过,恒国侯你也别怪我。那日,我只当是你们的家务事。这夫妻俩嘛,打打闹闹,总是常有的事情。”

打打闹闹?真亏这云子歌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恒国侯哑然,云子歌是百里晟跟前的红人,他真是有气发不出。

“可是近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们不是夫妻。”云子歌娇笑。“子歌这才敢来,对她表露心迹。这个女子,我很喜欢。不知侯爷,可否看在我云子歌的薄面上,对她既往不咎?”

听到这里,所有女子皆是又气又怒的看向了院子里面镇定自若的贺菱芷。

贺菱芷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着云子歌,知道此人方才的一番话全部都是鬼话,必然别有用意。

恒国侯听到此处,一个王爷,一个太傅,都对这个女人青睐有加!顿时有些进退不得。

回头看了一眼吴锦恒,见到自己的儿子总算是活了下来,一咬牙恨道:“好,带上小侯爷,我们回府!”

目送着恒国侯远去,云子歌正想回头跟百里连城搭句话,可人已经不见了。

再看向院内,看到百里连城就站在贺菱芷的身侧,神色有些不清。

“可还安好?”百里连城开口。

“甚好,不劳王爷记挂。”贺菱芷的口气很冷,像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鸢儿!”百里连城叫的有些暧昧,引得其他还在围观的女眷愤愤跺脚。

“王爷,我们似乎不熟吧!”贺菱芷毫不客气。

百里连城一脸的受伤:“鸢儿,你这话说的也不怕本王伤心!真是个狠心的女子!”

贺菱芷无奈,转身正要进屋,却听到百里连城淡淡道:“不过,你这副冷冰冰的样子,本王也很喜欢。闹完赌坊,又闹妓馆。这种事情,也只有你才做的出来。”

话没说完,贺菱芷猛地就关上了房门,将他拒之门外。

院子外面的女人们个个都是火冒三丈,气急败坏的对贺菱芷又妒又恨。

贺菱芷把自己关进了屋子,过了很久。直到外面的声响平静了下来,却又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传来的是一个妖娆的声音:“小鸢儿,可以让人家进去么?人家有话要和你说嘛!”

贺菱芷就猜到这云子歌定然还有别的事情,打开了门,看到百里连城已经离开,就打发碧珠出去办事。

然后,看了眼云子歌,开门见山的说:“太傅大人亲临,莫不是……他愿意见我?”

云子歌娇笑了起来:“呵,久闻不如一见,您果然厉害。昔年,您还在位之时,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见一番。彼时,我还在暗中,做的都些见不得光的事儿,那个时候总是听闻您雷厉风行,杀伐果决,实乃女中豪杰!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甲大人说了,他和您就不用见了。您提的建议和条件,他都可以答应。您说的不错,如今百里王朝内忧外患,风雨飘摇。自您死后,皇上不顾众人劝阻,一意孤行,实施暴政,弄的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的确……”说着,云子歌压低了声音。“容不得。可是,甲大人尚有一件事情,要您知晓。”

贺菱芷嗤笑:“我自然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不管是我,还是他,都只有一个目的,为的只是扶持先皇传承下来的万世基业,保住大炎的万里江山!”

“所以,您要明白,我们并不会效忠于您,也不会向您投诚,您的生死若是牵扯到我们的利害关系,我们也会视情况来判断要不要救您。所以说,即便结成了联盟,你一旦陷入危险,我们也会对您……见死不救!”

贺菱芷莞尔一笑,何须他们来救,她自己便能救得自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