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相互帮助

发布时间:2021-10-14 13:00:45

虽然早以春分,但阴雨连绵,依旧春寒料峭,但是某些人眼里很诗意的天气“梧桐更兼细雨,到暮色,一点点滴滴”,也有在某些人是愁闷的,是恼火的,只要你下大雨就会满路泥泞,在内校园广袤的操场。课余时间去早操玩呆在教室里发楞着。有天下午放学时,雨好像越下越大,有天中午放学,雨似乎越下越大,从而阻止了许多同学扑向食堂。突然教室的后面动静越来越大,鼓掌声呐喊声惊动了正发愁的哲伟两人,好奇的去瞧瞧那热闹的场面,原来是再踢毽子。不过不是普通的踢而是不同花样的踢法,看起来挺刺激的,正好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立马加入其中。。

>>>《无可奈何花离去》章节目录<<<

《第十章相互帮助》精选

推荐书目:大人有福妻(下) 这个杀手很好骗 睡了上司怎么办? 石氏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阴间密码 我的游戏是末日 一剑斩破九重天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重生彪悍小萌妻

虽说早已立春,但阴雨连绵,依旧春寒料峭,不过某些人眼里很诗意的天气“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也有在某些人是忧愁的,是郁闷的,只要下雨就会满路泥泞,包括校园广阔的操场。课余时间去早操玩呆在教室里发愣着。

有天中午放学,雨似乎越下越大,从而阻止了许多同学扑向食堂。突然教室的后面动静越来越大,鼓掌声呐喊声惊动了正发愁的哲伟两人,好奇的去瞧瞧那热闹的场面,原来是再踢毽子。不过不是普通的踢而是不同花样的踢法,看起来挺刺激的,正好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立马加入其中。

在说回钧,他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因为全校有3000多号师生,在充一时间吃饭,食堂显然很拥挤,所以经常拖延10多分钟再去吃饭。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寒风突然涌进教室,钧随之颤抖一番,冷啊,无意再温习功课,于是随意看了一下四周,怎么教室里还有一半的同学,还以为这个习惯渐渐影响不少的学生。突然听到教室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加油声,吃饭的时间,怎么教室还是如此热闹,便一探究竟。第一看到挺新奇的踢毽子的玩法,这种热闹怎么会少了钧呢,了解规则后,具有挑战的游戏。现在同学们齐喊46,47...50。是哲玩出这样成绩,无人能及,赢得不少赞扬与喝彩声。然而钧是争强好胜的性格,不赢不罢休,不去逼自己永远不知道奇迹出现的那一刻。

月觉得该去食堂吃饭的时间了,却发现在钧不在自己的座位上,还以为他早已去了食堂,然而教室后面又传来震耳欲聋的加油声,还能隐约听到钧的名字,他们现在肯定玩得很欢,不去打扰他们,而是去食堂,没走两步,又往回走,悄悄拿走钧课桌上的饭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准备商量组队再玩一番,可是听到有几个同学肚子里发出很响的咕咕叫声,才是意识饭点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现在去食堂肯定没有饭,有零花钱的同学都会去小卖部去面包或方便面来充饥。而钧身上压根没有零花钱只能去食堂瞧瞧,幻想着还有饭点剩菜剩饭。可是一到自己的课桌奇怪了,明明放在课桌上的饭盒怎么不见了,于是有些急躁找的饭盒,原来是在自己的课桌里,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吗?不管了拿起饭盒便慌张奔向食堂,可是钧又感觉不对劲,怎么空饭盒还有一定的重量,用手去触摸饭盒还有温度,打开一看果真是香喷喷的米饭。再怀视四周那三姐妹也在教室里,是谁做的呢?他的肚子的确太饿了,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狼吐虎咽般吃着还有点余热的米饭。

一些还在教室逗留的同学发现,都用羡慕看着钧吃着那香喷喷的米饭,已经垂涎三尺了,也想通了,难怪他刚才如此起劲,早有准备,只是可怜我们的肚子。没过一会儿,哲,伟也听说此事,便兴师问罪:“大哥,你做人忒不仗义,明知道我们一起玩,怎么不顺便把我们的饭留着。?”

“六月飞雪,要是我安排的,肯定有你们的米饭,可是我正纳闷呢到底是谁?”

“不用想,很明摆的事,只有她。”

“那不一定,想大哥人缘好,走到哪里,那里必是蜂蝶成群,只有一开金口女同学排队乐意为他效劳。”

“你们没有发觉,天上多了几头牛,我哪敢接受你们的浮夸,倒是你们,无论硬软件都比我强,只要你们振臂一呼,那才是成群女生为你们效劳。”

不知道她们三姐妹什么时候已经听到他们的谈话,也来乐活乐活下。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她们三姊妹相互看了看对方,显然不是萱也不是雅,那只有月了,所有的目光转向月还带一丝丝的邪笑。弄得月她的脸蛋羞红羞红的离去。顿时钧有种幸福满满的感觉,更是受宠若惊,竟会对我如此入微关照。哲伟两人非常羡慕有超乎他们难以想象的待遇于是大发感慨:“人生能有这样的待遇,不枉此生来一趟。”

萱,雅已经听出他们的弦外之意,小小的举动谁不会何乐而不为呢,可是谁能了解她们心中的困惑,是为了不想激起那两兄弟起矛盾,再说这点小事在他们那个年代是少见的事。说来也怪,萱,雅二人很多时候是刻意避开他们兄弟,而与钧走得比较近,也许在她们心里和大哥走在一起有种莫名的感觉会让自己的心情开心。不过这次有大姐开了好头,为什么不大胆的往前走一步,或许结果没有想象的坏,尤其是雅,她并不在意伟向谁说,会牢记在心中,寻找机会让他感动一次。

下午放学,也许是钧中午饭盒未洗,便一改往日,一放学便和他们一起去食堂,比中午要少了许多学生,说实话食堂晚上伙食很差,有的同学干脆吃泡面,还有走读生可以回家吃饭。钧突然发现晚饭后,洗碗的地方人群密密麻麻,围得水泄不通,排队的话,实在要等很长的时间。与是钧怀视四周发现那三姐妹苦苦等着发愁着,便过去打招呼:“三位靓丽的姐妹有什么我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你会这么早来食堂?”

“针尖上挑毛巾——不足为奇(旗),今天旁晚太阳本来从西边出来,我是中午没有洗饭盒,所以。。。”

“要呀,你也来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排成一条龙,你帮我们洗饭盒吧。”

“我没有听错吧,开什么国际玩笑,想想堂堂的班长跟你们女生洗碗,被别人看见会笑乐大牙的,你们帮我洗才差不多。”

“你还是我们的大哥吗,怎能忍心让你的姐妹喝着西北风等待着?你不用愁总有人会帮你洗一辈子的。”

“你有乱说话,是你吗?算了说正经事,我可以为你们护航开路,又快又不会拥挤。”

她们半信半疑,钧威严地进入拥挤人群中,不知道嘀咕几句什么话,很快让一条路和水龙头,或许有些同学认识他挺尊敬他,或许有些同学听说他的威名而害怕他的,或许再调皮的学生也会在女生前面表现出绅士风度不和女生争抢。突然发现雅什么时候手还领着水桶。这的确让雅方便许多,心里非常感激大哥(毕竟都是在校住宿的女生最头痛的事,学校是限时供水,女生都是最后洗碗,错过时间没有水影响晚上洗漱)。伸手要钧的碗,钧当时只是说说笑笑而已,所以犹豫不决,最终萱抢过钧手中的饭盒,递给了月。把旁边的男生都羡慕死了,他们幻想着某一天也女生挣着为我洗碗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呀。当饭盒归还时,好想不是自己的,怎么洗得如此干洗,不得不承认女生在这方面强一些。就是不知道谁跟他洗的,现在看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他的心情早已心潮澎湃心花路放。

一起离开时,好人就要做到底。萱和雅把盒交给钧带回教室,月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手快的萱抢过月手中的饭盒再交给钧,三人便一起离开。说来也巧也被本班其他的女生看见,也纷纷仿效,若曦也在,只是有些迟疑,还是钧主动要求,她才敢把饭盒交给他。这一拎碗,使钧在校回头率百分百,从此成了拎碗专业户,一拎就是七八个。在教室里,所有女生想中邪似的都在宣传徐班长真是读书以来碰见最好的班长。这让哲伟两人心里有些不舒服,同样都是班干部,为什么没有女生传颂我们呢?是不是钧给全班女生灌了迷魂汤。非要一探究竟,也要像大哥被女同学传颂。自此以后兄弟齐心,解决2班女生用水的难题,不过不会帮助女生拎碗的,这是他们的底线。最终得到他们想要的回报,心里乐此不疲。

又到了晚自习,其他的几个邻班都会时而安静时而疯狂吵闹,如此循环,让各自的班主任很头痛,常常来巡岗。然而2班自始至终一直很安静,张很相信他们三个的能力,所以从不来巡岗。其实不然2班有的同学看小说漫画杂志等;有的同学就拿着自己心爱精美的歌本抄写歌词;有的同学和异性写纸条交谈;有的不得不成了‘传递员’等等。对这些小动作钧早已司空见惯,只要不影响那些好学的认真的好学生并保持教室安静,只要不被老师发现,干什么都行。

终于写完了作业,钧总算有闲时间让自己的身心休息片刻。怀视四周,才发现窗外已下起蒙蒙丝雨,依旧可以听见雨滴落地的滴答滴答声。透过窗外借着昏黄的灯光依稀能看见千线万下坠,突然一阵凉风袭进教室,还夹杂着一缕缕的清新新泥味,沁人心脾,原来乡村的雨夜景一样让人神情豪爽,精神百倍。雨一直下着,钧突然想有什么事还没有做,连忙写纸条(月下自习后,在教室等我)递给月。然而女生天生比较敏感,她的整颗心乱如麻,小鹿乱撞,害怕中还些兴奋:今天他怎么了,不知道他唱的哪一出,难道有什么话想单独聊聊,但凭他的性格不可能会说出那些话来,如果真是这样,是拒绝还是接受呢?如果拒绝害怕伤害彼此的友情,如果接受害怕会影响他的成绩。

放学铃一响起,就不见钧的踪影,这让月感到莫名其妙。教室里剩下寥寥无几的学生,怎么还不见钧的踪影,再搞什么名堂,有些生气准备离开时,钧才气喘吁吁敢来月的面前,他手还多了一把雨伞,头上还多了一些雨水。月的气也消了,一起走到教学楼下。

“我是男生铜头铁臂,这雨伞还是你用吧。”

“这怎么行呢?雨伞是你自己借,应该你自己用吧”

“更不行,这雨伞我为你特意而借的,那还有什么意义。”钧说完把雨伞交给月手中,立刻奔向雨中。

月也许在意他真的生气了,也许她担心钧的身体也立马撑着雨伞追赶钧,还喊着钧的名字等等我。钧不想她还雨伞于是加快步伐,没过久就听不到月的声音,不对劲呀,步伐也没有那么快呀不至于连她的声音也听不见。回头一看果真出事了,原来月只顾着追钧,没有看路不小心碰撞到一位靓丽的女生,使她手中课本书籍全部飞出掉在地上,不用说全部弄脏弄湿。钧立马敢过去,帮月一起拾起地上的东西,不过并不是立马给那位女生,而是钧把每一本书籍用自己的衣服擦得干干净净,这一举动让两位傻眼了,也感动了,真是下大雪找蹄印--罕见,会如此细心入微的男生,然后很歉意的交给那位女生。钧的一举一动早已让那位原来很生气而又焦虑的心情抛到九霄云外,带着迷恋的眼神离开。

再看看哲,伟两人都没有雨伞。细心的雅早有准备,当雨伞递给伟时,他却拒绝了,并不是伟不想要,而是担心雅被雨淋。其实雅更不想他被雨淋,毕竟他回家有一段路程,再说哲也没有雨伞,还可以共用,说什么也要把雨伞给伟,放在他手中里,急忙找本班另一位女生一起离去。伟不想辜负雅的一番心意,于是和哲,萱一起奔向回家的路,沿路上三人嬉闹着欢声笑语不曾断过,好不热闹啊。不知不觉中萱和伟快到家了,当伟把雨伞交给哲时,谁也无法预料哲180度大变脸,拒绝伟的好意,奔向雨中,不是哲不领情,而是他想要另外一个人手中的雨伞,但羞于开口也不敢开口。弄得他们一头雾水,对哲的行为莫名其妙,也不能眼睁睁让哲淋雨回家。萱想去追上哲,伟有些不乐意:“不用理这个菩萨闪了腰--神经病的哲,再说大头大头落雨不愁,人家有伞,你有大头。”

“都什么时候了,小毛头走钢丝--开玩笑,我看是你的头比他还要大。”萱说完小跑追赶哲,突然他的空中没有雨滴才知道是萱,突然间哲感到一阵的暖流在心头涌动着,终于如愿以偿,别离萱后哼着小调吹着口哨兴高采烈的回家。谁知伟并没有回家而是生气的等着萱,任性的与她理论一番。萱夹在他们兄弟两人中间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好受气。先抚平自己的情绪,再好言好语甚至花言巧语去花好任性的伟,并约法三章,在学校和平常一样,在私底下要对我一人好,伟才心满意足的兴高采烈的回家。

又说回钧,看他们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本来头发冒烟的月,当看到钧如此帮他解围的份上,再也找不到任何生气的理由。钧要离开时却突然感觉没有他的天空中没有雨滴,还以为雨停了,抬头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也不敢想是月为她撑着雨伞,就这样两人共用一把雨伞。此时的钧心里如滔滔长江水澎湃不已,无比激动,难免有些想入非非,多希望在靠进一点,身体有些接触,哪怕碰她一下芊芊玉指,可是他们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的界线,不赶踏雷池半步,始终无法过心里的那道坎儿.然而月何尝不是呢?她努力抚平她那小鹿乱撞的心跳,却抵挡不住近距离的诱惑,是前所未有温暖和安全感,幸好现在是下雨的夜晚,有着朦胧感,钧也不会轻易发现她那犯花痴般的囧样.他是男生呀怎么像木头一样,不能举动再靠近点吗?突然发现他身体有半边依旧淋着雨,没有办法月只好举动点,向他靠拢一步,而钧在她眼里似乎不领情远离她一步,来回重复三次。让月感到无比恼火:“我是刺猬吗?浑身长满刺,你怕扎到吗?”

“不是的”钧连忙解释说:“你看我的衣服脏兮兮的,我不忍心弄脏你的衣服,所以...”

“没有关系的,刚才要不是你帮我解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你的衣服因我而脏,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我可不想又多一条罪名让你感冒。”

钧再不向月靠拢,那太不近人情了。他的想入非非一步步的实现着,钧如同骑毛驴吃豆包---------乐颠馅儿了。突然一阵清风来袭,她那一席乌润柔顺的长发,飘洒在钧的脸颊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令人心旷神怡,他的手情不自禁向月的手靠拢,很想手拉手一起雨中漫游,是多么浪漫的事情呀。当他的手差一线就可以碰到月芊芊玉指,却又退缩了,害怕她不喜欢,会生气,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头脑清醒了自己是学生还是做回自己的身份。

时间好快呀,钧还没有享受够,月快到家了,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直到月消失在钧的眼里。然而钧不得不沿路加速返回奔向回家的方向,希望能赶上同村的伙伴,可是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约隐约现的微弱灯光。乡村的雨夜更加寂静,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是树叶雨中摇曳声。说什么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起作用,不怕那是假话,为了驱赶心中的恐惧,钧回忆着今天与月发生的一切,脸上总是露出甜蜜的笑容,有着她的影子陪伴,心中的所有的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总算放晴了,露出久违的太阳,泥泞道路早已晒干,总算可以外出活动筋骨,晒晒太阳。然而所有同学盼望已久的日子近临,按耐不住,总是唠叨着时间过得好慢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