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谋局丁长林 乡村美妇 沉默的羔羊 带刀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衣钵传人(紫衣霓裳盟主+)

发布时间:2021-10-14 15:16:15

温一诺两手一摊,摆出一副辜的面容:“我能惹什么事啊?”“吃完晚饭就开着我的小电动回到大礼堂看电影,然后就遇上您了……”“编,然后编。”张风起哼了一声,但是板着脸,“你吃完晚饭出,将近六点。现在的都六点了,你还没进电影院,反倒跟萧家姐弟要一“你还敢跟我说没事?”。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章节目录<<<

《第22章 衣钵传人(紫衣霓裳盟主+)》精选

推荐书目:武霸帝尊 混子的江湖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 狂探 路神他落地成盒 天价宝宝,买一送一 郝运的修仙前半生 完美至尊 叶辰萧初然 氪金女仙

温一诺两手一摊,摆出一副无辜的面容:“我能惹什么事啊?”

“吃完晚饭就开着我的小电动来到大礼堂看电影,然后就遇到您了……”

“编,接着编。”张风起哼了一声,还是板着脸,“你吃完晚饭出来,不到六点。现在都七点了,你还没进电影院,反而跟萧家姐弟要一起上车回家。”

“你还敢跟我说没事?”

温一诺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哎呀忘了大舅最会察言观色见微知著啦!”

她双手合什朝着张风起的方向拜了拜:“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怎么能班门弄斧,在张大天师面前耍小聪明呢?!”

“那你是承认有事了?”张风起一边开车,一边留神着马路上的动静。

冬天的晚上,江城市没有大城市那样热闹的夜生活,但也有不少歌吧、酒吧、清吧、足疗、餐馆之内的地方开门营业。

所以到这种地方附近,总是有人会突然从店里窜出来横穿马路。

温一诺想了想,觉得这事儿说起来太长了,她懒得解释。

索性拿出手机,把刚才的视频给张风起也发了一份。

“喏,就是这个,我发到您手机上了,等回家您再看。”

张风起长吁一口气,“录视频了?那就好,那就好……”

“还记得把大舅的话放在心上,没白教你。”张风起放了心,很快开着车,带温一诺回到明堂小区的顶层复式公寓。

温一诺的妈妈温燕归见舅甥俩一起进屋,很是惊讶。

“一诺,你不是去看电影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看看手机,才七点多。

温一诺嗷了一声,“妈,大舅问我一晚上了,您也问!行,我把视频发给你们,你们自己看吧!”

她毫不犹豫把视频给温燕归又发了一份。

温燕归和张风起一起划开手机。

两人的手机几乎发出同样的声响。

张风起关了自己的视频,凑到温燕归身边和她一起看。

待看见温一诺一个头盔砸过去,将瞿有贵砸得倒在地上,都极度无语。

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回过头,坐到沙发上。

温一诺就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两腿盘膝。

面前的茶几上摆着水果蓝,有橘红色的蜜橘,黄澄澄的香蕉,红艳艳的苹果,还有两只火龙果。

她顺手拿过一只蜜橘,一边剥,一边说:“……就是你们看见的这样,我实在看不下去。瞿有贵这个贱男超出我的承受能力,对我幼小的心灵造成毁灭性打击。”

她一边美滋滋吃着蜜橘,一边眯着眼睛说:“大舅一直教我,不能把事情窝在心底。”

“心情不好就要发泄出来,不然郁结于心,会得抑郁症的。”

“为了我自己的心理健康着想,为了挽救我幼小的心灵,所以我就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温燕归面无表情看了她一会儿,又扭头看向张风起,声音渐渐扬了起来:“……大哥,你平时就是这么教她的?!”

“她还有一点点遵纪守法的概念吗?!”

“你看她把瞿有贵打的!”

“万一瞿有贵去告她人身伤害怎么办?!”

温燕归曾经也是名牌大学毕业,不过现在只是窝在江城市这个三线城市的小律所,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秘书文员。

“大妹,你冷静,冷静一下。”张风起慌忙起身,冲到餐厅泡了一杯热热的柚子蜜水,双手捧着放到温燕归面前。

这是温燕归冬天最爱喝的热饮。

看着张风起局促紧张的样子,温一诺却还是一脸无所谓自顾自吃橘子,温燕归揉了揉太阳穴。

接过张风起手里热乎乎的柚子蜜水,她轻轻吹了吹,刚才的怒气才消散了一半。

张风起见温燕归不发火了,才小心翼翼挪开步子,坐到了对面沙发上温一诺身边,尽量离温燕归远点。

他讪讪笑道:“其实瞿有贵说的这些话太恶心人,他不敢去告一诺。他知道如果他敢把一诺扯进来,一诺手里的视频肯定要当做呈堂证供拿出来。”

“到时候他的卑鄙就被全江城市的人都知道了,他丢不起这人,也丢不下在江城市的利益和好处。”

温燕归想到在视频末尾,温一诺警告过瞿有贵,说已经拍下视频,不由微微点头,瞥了温一诺一眼,“……还不算太傻,知道给自己留一手。”

“那是自然!一诺从十二岁就跟着我开始到处给人看风水,见得世面比那些同年龄小姑娘吃的米都多!——大妹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害一诺吗?”

张风起把胸脯拍得梆梆响,就差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发个毒誓了。

温燕归低头啜饮一口柚子蜜水,头也不抬,对温一诺说:“一诺,以后就算见到这种贱人,也不能打人。”

温一诺:“……”

她嘴里含着酸酸甜甜的橘子,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妈妈这么说,她这一关应该就过了。

温一诺正想也跟着张风起表个决心,没料到温燕归又加了一句:“……或者先看看周围有没有监控,没监控可以踹两脚。”

“那八角凉亭附近幸亏没有监控,不然也是麻烦。”

温一诺:“!!!”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麻麻!

她激动地抬起头:“妈!您也认为瞿有贵该打是不是?!”

“……该打,但是不该你打,应该是萧芳华的家人去打。她不是有弟弟吗?这个时候哥哥弟弟是干什么用的?”

温燕归嗤了一声,将柚子蜜水慢悠悠地放到茶几上,看了一眼不自在的张风起,笑着说:“……你大舅最懂了。”

温一诺不明所以,忙问:“妈,当年大舅也帮您打架了?!”

“不是帮我。”温燕归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说:“你忘了你还有两个姨妈?”

“怎么会忘呢?”温一诺点点头,说完苦着脸:“二姨和小姨……糟了,又要过年,她们俩又要带着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来咱家吃饭了。”

“你苦着脸做什么?”温燕归走过去捏捏她嫩嫩的小脸,“今年咱们出去吃,不在家里招待他们。”

“耶!妈妈万岁!太好了!”温一诺侧过头,躲过温燕归的“魔爪”,捂着脸说:“怎么谁都喜欢捏我的脸?我得去洗澡,好好洗洗我的脸!”

说着,她跑向楼梯,往自己在二楼的卧室去了。

直到她卧室的门咣当一声关上,温燕归才若有所思地问:“大哥,一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谁喜欢捏她的脸?”

张风起下意识举起手,跟投降一样说:“不是我,她十二岁之后我就没有捏过她的脸了。”

温燕归觉得头更疼了。

她在张风起身边坐下,低声说:“大哥,我知道你疼一诺,比二妹和三妹家的孩子都疼。”

“她们家的孩子怎么能跟一诺比?”张风起毫不犹豫打断她,“一诺是我一手带大的。”

“别的孩子有的,一诺要有。”

“别的孩子没有的,一诺也要有!”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一诺!”

温燕归静静地看着他,半晌叹了口气,“大哥,这些年幸亏有你,不然一诺不会长成现在这样活泼开朗的性子。”

在江城市这种不大不小的地方,从小没爹的孩子,是很受欺负的。

但是张风起这个大舅,把温一诺护得滴水不漏,就算有爸爸的那些孩子,都没有张风起对温一诺那么上心。

“大妹你说这些话就见外了。”张风起严肃起来,“我是你大哥,当初你带着一诺去找我,我就发誓要好好照顾你们母女。”

“可是,耽误你这么多年,你真的不考虑成个家吗?”温燕归对这个大哥也很心疼。

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张风起,她的日子不会像现在这样悠闲。

“嗐,成什么家啊……”张风起摆了摆手,又开始嬉皮笑脸了,“你看我都是大天师了,哪里能娶妻生子啊?”

“从我拜师那天开始,我就改了姓,答应一辈子不结婚,不生子。”

“这可是我拜师的条件,你还不知道我?”

温燕归当然知道,她更知道,张风起为什么不惜改姓,也要去拜师做大天师。

“都是我和一诺拖累你了……”温燕归对张风起非常愧疚,“爸妈在九泉之下知道你这样,也不会开心的。”

“没关系啊,我都想好了。”张风起美滋滋地说,“我的衣钵呢,肯定传给一诺。等她长大了,结婚了,我们要她第一个儿子得姓温,这就完美解决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