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儿媳 爱妻
首页 > 资讯

《我的儿子是只公鸡》第一章 喜当爹

发布时间:2020-11-22 10:38:50

徐燕小说名字叫作《我的儿子是只公鸡》,提供更多徐燕小说,徐燕小说名字。我的儿子是只公鸡小说徐燕摘选:徐燕的女生握了一下手。昨天,她打电话郑重其事的向我正式宣布,她怀孕了了。而且,孩子是我的!一开始,我还指出她在跟我开玩笑。但是过…

>>>《我的儿子是只公鸡》章节目录<<<

《《我的儿子是只公鸡》第一章 喜当爹》精选

推荐书目: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与师兄去流浪 美人请自重 残明霸业 情人我来当 都市极品医神 我和师姐共系统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飘香剑雨传 王牌自由人

徐燕小说名字叫做《我的儿子是只公鸡》,这里提供徐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儿子是只公鸡小说精选: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喜当爹”更操蛋的事情么?两天前,我和一个叫徐燕的女生握了一下手。今天,她打电话郑重的向我宣布,她怀孕了。并且,孩子是我的!起初,我还认为她在跟我开玩笑。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哭了,哭得那个伤心劲儿让人听了受不了。她哭着对我说:“阿鹏,孩子是你的,陪我去医院吧!”孩子?是我的?妈了个比!老子都没睡过你?哪里来得孩子?我不是什么好人,可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如果这件事我做了,陪她去医院,不管花多少钱,老子…

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喜当爹”更操蛋的事情么?

两天前,我和一个叫徐燕的女生握了一下手。

今天,她打电话郑重的向我宣布,她怀孕了。

并且,孩子是我的!

起初,我还认为她在跟我开玩笑。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哭了,哭得那个伤心劲儿让人听了受不了。

她哭着对我说:“阿鹏,孩子是你的,陪我去医院吧!”

孩子?是我的?

妈了个比!

老子都没睡过你?哪里来得孩子?

我不是什么好人,可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如果这件事我做了,陪她去医院,不管花多少钱,老子也不在意。可我连做都没做过,凭啥孩子就成我的了?

这不是把我当脑残么?

这事搁谁身上谁也生气,当时我就火了!

“徐燕,你还能要点儿脸么?”我吐了一口吐沫,冲着电话里骂道。这是她不在我眼前,如果在我眼前的话,我早一巴掌乎她脸上了。

**,败坏老子的声誉!

“你摸着良心说,老子什么时候碰过你?你和别人**搞出了事儿,关老子屁事!咱们才认识两天吧?”

“呜呜!”徐燕继续哭着,“那天.....那天晚上....你......你喝多了!”

“你她妈的先别哭,好好跟老子说话,哪天晚上老子喝多了?”

“两天前,你们班在外面野炊的那个晚上。”

“野炊的晚上?”

徐燕说得野炊的确有这件事儿。也就是在两天前,临近大学毕业,班里的同学一起出去爬山玩,晚上直接在山上扎帐篷过了一夜,美其名曰“野炊。”

也是在这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徐燕这个女人。

这里要说明,徐燕不是我们班的人。否则我也不会才认识她两天。我们的大学就在山下,当时爬山野炊过夜的班特别多,具体她是哪个班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只清楚,是我们班的大美女姜倩倩把她领到我们班的宿营地上的。

美女又领来一个美女,自然十分吸引眼球。大家互相介绍了一番,我才认识了这个女人,知道了这个女人叫徐燕。

至于和她握手的事儿,完全是后来有人提议围成一圈玩拉手的游戏,我这才握了一下她的手。也仅仅只是一下,我保证没超过五秒中。

“你还能再胡说八道点儿么?”

我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来,更加火冒三丈了,恨不得直接踹她两脚。

“喝多了?喝个屁多!老子那天晚上喝得是可乐?喝可乐也能喝多么?看你外表斯斯文文的,没想到骨子里这么不要脸!”

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们是去爬山,当时为了安全,大家根本就没有带酒,连啤酒都没带,喝得都是果汁和可乐。

徐燕被我这一顿臭骂,她哭得更厉害了。

“再说了,当时班里那么多男生,凭啥说孩子是我的?谁知道你到底和谁**来?”

“还有,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你是不是看我长得老实好欺负,想故意陷害老子才这么说得?”

“我告诉你,你要不把这件事儿说清楚,我饶不了你!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样又不要脸又脑残的!”

我手里攥着手机,气呼呼地又骂了一顿,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徐燕听着我的谩骂,她没有挂断电话,也没有反驳我,只是呜呜地哭着。

“阿鹏,孩子真得是你的!下午两点我在第三医院门口等你,你要不来的话,我只能去死了!”过了一阵儿,徐燕呜咽着说了一句话。

然后,嘟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电话被徐燕挂断了。

“去死?随便!关老子屁事?爱怎么死怎么死!”我满肚子是火,把手机塞到兜里后,喘着气嘀咕了两句。

都说女人的思维难以理解,现在看起来说得还真她妈的对。握一下手就被恶着了?这瓷儿碰得,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死了好,死了一了白了。这样的女人活着就是浪费空气!”

“死了也得污染土地!”我又宣泄般地自己给自己的话补了一句。

这件事儿气了我一个上午,到了下午。稍微睡了一个午觉后,我心情好点儿了,走到阳台上抽了一根烟,冷静了一下。

反反复复地又琢磨了一下徐燕的事儿,把那天晚上的事情也从脑子里仔仔细细地又回忆了一遍。可以确定的是,在那天晚上我啥都没干,就只是握了一下徐燕的手。

这样来判断,徐燕怀孕的事儿和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疯女人,疯女人!不要脸,太他妈不要脸了,拿这个来坑老子!”

我一个人气哼哼地嘀咕道。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这是我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它响起来了。

我掏出手机来瞧了瞧,是一条短信。

“阿鹏,孩子是你的,下午两点见不到你,我就上吊自尽!”

我一看这条短信就知道是徐燕发来的。

上吊自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哭二闹三上吊么?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老子的女人,跟老子玩这套有什么用?

没用!屁用没有!想上吊就上吊,死了活该!

我心里愤愤地哼着。

我本来想再给她回复一条短信,骂她一顿,可还是忍住了。这样的女人太脏,不能惹。

把手机又塞到了兜里,我又拿出了一根烟,一个人静静地抽了起来......

一直抽到下午一点钟。

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出门去找徐燕的冲动。我并不是担心徐燕上吊自尽,只是想彻底搞明白这件事情。我和她无怨无仇,她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

“不要脸的女人!想见老子,老子就去会会你!到时候你不上吊自尽老子也要揍死你!”

将手里的烟头随手一扔,我闷哼了一声,随手拿上了钱包,向着外面走去。

徐燕说得第三人民医院距离我临时呆得地方不远,可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根本没车,也舍不得打滴,只好慢悠悠地挤公交过去了。

当我慢悠悠地到第三人民医院的门时,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刚刚正巧是下午两点。

我抬起头,向着医院四周看了一下,看到了一个披着红色风衣,戴着白色口罩的女孩。

我在看那女孩的同时,那个女孩也将目光移到了我身上。

“你来了!”女孩的声音十分低沉,又含着些许的激动。

她缓缓向着我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将嘴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徐燕?”

看到她的脸,我才认出这个女孩就是说怀了我孩子的徐燕。可以见得,我们之间是有多么陌生。

“嗯。”她点了点头,脸颊上挂满了泪痕,显然之前哭了不少时间。

本来我还想一见面就直接骂她一顿,来解我心头之恨。可看到她的这副模样,我突然间就张不开骂人的嘴了。

“说吧!到底咋回事儿?”我缓了缓语气,尽量平和地说道。

“我怀了你的孩子!”徐燕低着头,小声冲着我说了一句足以让我恼火和发疯的话。

“你有病?我什么时候碰过你?碰都没碰过,老子能让你怀我的孩子?”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老子喝得是可乐,根本不可能喝多,你别拿这件事儿来恶心老子!”

“那天晚上你握了我的手!”徐燕没说我喝多得事儿,而是改口说我握了她的手的事儿。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徐燕,你今年几岁了?成年了么?”

“二十三。”徐燕低哼道。

“都他妈二十三了还这么白痴么?就握了一下你的手也能怀孕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是把你自己当成三岁小孩了?”我抿着嘴,直勾勾地盯着徐燕,等着她的回答。

呜哇!

徐燕突然之间放声哭了起来。

她这么一哭,我有点儿慌了。这医院门口来来往往得都是人,之前骂她的时候,我也一直压低着嗓门,怕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会儿她这么一哭,好几双眼睛齐刷刷地向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你她妈的别哭了!”我注意到了周围人的目光,压低着声音,冲着徐燕训斥道。

徐燕没有听我的话,埋着头,继续哭着。

“你丢不丢人?在这哭什么哭?要哭回自己家哭去!你要是再哭,老子就走了。”我没好气地冲着徐燕说道。

“孩子是你的!你得负责!”徐燕哭着对我又重复了这句话。

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她这次说着句话的声音比之前大了一些,周围的几个人貌似已经听到了我们谈话的内容。

“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了?”

“我没胡说,孩子就是你的!”她抬起头,猛地望向了我。

“啪!”

我实在受不了,抬起手冲着她脸上扇了一巴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