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儿媳 爱妻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她宝贵的初吻

发布时间:2020-11-22 12:19:58

阮沛沛变扭地扯了扯裙摆,脸上尽是不自然而然的绯红,从耳根沿续到柔嫩的脖子。吹弹可破的脸蛋配搭卷翘柔软细腻的蓬松感短发看起来俏皮可爱的可爱的,时尚简约的连衣裙很好的衬托出了女人娇小玲珑可爱的吹弹可破的脸蛋搭配卷翘柔软的蓬松短发显得俏皮可爱,时尚简洁的连衣裙很好的衬托了女人娇小可爱的身材。。

>>>《霸道权少套路深》章节目录<<<

《第11章 她宝贵的初吻》精选

推荐书目: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与师兄去流浪 美人请自重 残明霸业 情人我来当 都市极品医神 我和师姐共系统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飘香剑雨传 王牌自由人

阮沛沛变扭地扯了扯裙摆,脸上尽是不自然的绯红,从耳根延续到细嫩的脖子。

吹弹可破的脸蛋搭配卷翘柔软的蓬松短发显得俏皮可爱,时尚简洁的连衣裙很好的衬托了女人娇小可爱的身材。

易修彦看出她的局促不安,煞有其事地咳了两声才评论道:“眼光不错,很适合你。”

目光瞥及她贴着地板的那双光洁白嫩的小脚丫,易修彦步进衣帽间,在一面放置鞋子的架子上扫了一眼,便取下一双和阮沛沛身上的连衣裙同色系的高跟鞋。

将阮沛沛按在真皮的皮凳子上坐好,然后蹲下身抬起她一只脚,将鞋套了上去,尺寸刚好得让阮沛沛都忍不住惊讶了一番,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她的鞋码的?

看着男人细心地为她穿上鞋子,一种奇异的感觉在阮沛沛的心底散发开来,抿了抿娇俏的红唇,才掩饰住想要上扬的唇角。

“好了,走吧。”穿戴完毕,男人直起身,对阮沛沛伸出干净宽厚的手掌。

仰起脖子看向淡笑着的男人,阮沛沛缓缓伸出自己的手,覆在了男人的大掌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停停停,就是这里了。”

闻言,易修彦踩下刹车,将车子缓缓停下,抬眼看了看车前这座老旧的公寓楼,不满地皱了皱眉,转过头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阮沛沛,“你住在这里?”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解开束在上身的安全带,阮沛沛头也没抬地回道。

倾身将小女人摁在位子上,见她露出一副招牌式惊讶的表情,男人嘴角微扬,“有没有兴趣搬去我那里?房租水电全免,只需要给我做饭,打扫房子就好。”

“没兴趣。”阮沛沛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给男人。

拜托!搬去他家?同居?她可没兴趣,想想要她每天一起床就要面对这个性格卑劣的臭大叔,她才不要!虽然他家别墅的确是又大又宽敞,房租全免的条件也很诱人……但是,不行!阮沛沛看了眼身前的男人,只要对方是这个臭大叔就绝对不行!

“真的不要?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是没有了呢。”男人狡黠地眯起眼睛。

“切!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才不会觉得可惜呢!我走啦,大叔。”推开车门,阮沛沛倾身想要下车,不想身后的男人捉住她的手腕一扯,还未回过神,唇瓣一热,男人淡淡地气息传了过来。

等阮沛沛整个人回过神之时,易修彦已经松开她了,正噙着直达眼底的笑意看着她。

“你你你!”阮沛沛狠狠地用手背擦拭了下嘴唇,如果眼神能杀死一个人的话,她相信眼前的这个臭男人已经被她剁成无数片了!

懒得继续和他待在一起,阮沛沛推开车门下车,并且狠狠地甩上了车门,丝毫不惧怕万一摔坏了这个门,她恐怕就要给男人当一辈子的家佣了。

男人目送阮沛沛上了楼,才收回视线,靠在驾驶座上沉思了一番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唇边的弧度再度上扬,接着才启动引擎,驱车离去。

拿出包包里的钥匙,阮沛沛气愤地往自家家门的锁孔插去,脑海里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心里越发想把男人碎尸万段!

他是个随随便便的人,她可不是!那可是她宝贵的初吻啊啊!

气死她了。

结果连房门锁也欺负她一样,阮沛沛开了半天竟然还没把门打开,气得她气愤地拍了两下门,果然人一倒霉,不禁喝口水都会被呛到,连房门都会打不开!

就在她想冷静一会再想办法好了的时候,房门自己开了,许安安游魂般的面孔从门后露了出来,见是阮沛沛,许安安的神情一崩,整个人扑上了阮沛沛,“何锐凯那个混蛋取走了我卡里全部的钱!沛沛,我该怎么办啊……”

阮沛沛赶忙拍拍许安安的后背以示安慰,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她就想到是这么回事了,只是没有想到何锐凯那个混蛋胆子竟然这么大,真的把安安的钱给尽数卷走。

看着许安安哭肿的双眼,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知根知底的,阮沛沛当然知道许安安卡里的那些钱是她多年一点一点攒下的积蓄,她绝对不会就这样让何锐凯拿走许安安的钱!

“安安,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钱拿回来的,你相信我。”

对上阮沛沛坚定地眼神,许安安点点头,心里有些内疚却又十分感动,“谢谢你,沛沛。”

说起银行卡这件事情,阮沛沛想起自己的银行卡里的钱也无故失踪了,能取走卡里的钱的人,虽然她十分不情愿见到那些人,但是也只能回去一趟了,毕竟那是妈妈留给她的遗产。

不过,眼下最先要做的事就是去找何锐凯那个混蛋!

“可是我们去哪里能找到这个败类?”阮沛沛有些发愁。

脑海中灵光一闪,许安安握住阮沛沛的小手,激动地说道:“他晚上经常会去一家酒吧喝酒,我们可以去那里找他。”

“哪间酒吧?”

当两人站在A城有名的A&M酒吧前,看着路过的形形色色的男女,两人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

正巧酒吧大门里一个男人被保全人员狠狠地丢了出来,男人明显喝醉了,被重重扔在地上,立马哀嚎出声。

“沛……沛沛,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这个地方看起来……”许安安被刚才的一幕吓得有些腿软,心里打着退堂鼓,想要劝说阮沛沛先回住处,再从长计议。

可阮沛沛是什么人啊,当即扣住许安安的手,深吸了口气,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许安安就往门口走去。

走进乌烟瘴气的酒吧大厅,炫彩的闪灯迸发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彩,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让大厅的男女尽情扭动腰肢。

阮沛沛蹙起了眉,手指紧紧扣着身后的许安安,以免走失。

林峰步出电梯,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看着眼前一片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常年来跟着自家BOSS养出来的习惯,让他对这种场合有些不太适应,抬手推了推下滑的金色边框的眼镜,朝着吧台的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身后的女人推到了一旁,抬眼看去的时候,两个身影已经湮没在人海里,只不过,光是看清那个背影,他便认出了前头那个女人的身份。

“怎么是她?”林峰立在原地喃喃自语道,想起自家BOSS对这个女人似乎特别的上心,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