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王者归来 老旺儿媳 公公  公媳 公交 斗罗大陆
 曾经 二十三 乡村野韵 农民 极品儿媳 表嫂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不愧是只小野猫(2)

发布时间:2020-11-22 12:19:59

她也可以向天立誓,真的是,顺口去问问而已!在这个时候,菜齐了。阮沛沛专注于着吃着面前的东西,心中心里想,这男人还真的是难侍候,她但是切记说话的好了。可但是她想逃开话题阮沛沛专注着吃着面前的东西,心中想着,这男人还真的是难伺候,她还是不要说话好了。可虽然她想要逃开话题,但是这男人,却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霸道权少套路深》章节目录<<<

《第17章 不愧是只小野猫(2)》精选

推荐书目:赛博英雄传 阴山密档 吞海 谍海先锋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这狗子无敌了 剑走偏锋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美人难追:太子殿下请滚粗! 万古帝尊

她可以向天发誓,真的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在这个时候,菜齐了。

阮沛沛专注着吃着面前的东西,心中想着,这男人还真的是难伺候,她还是不要说话好了。可虽然她想要逃开话题,但是这男人,却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一丝尴尬,在阮沛沛心中油然而生,“我就是,随口问问。”

“呵。”易修彦不明所以的微笑。

阮沛沛不寒而栗,揣测着自己是不是又惹毛了这男人。

好不容易在安静的氛围中吃完了饭的阮沛沛,又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情。

她是吃完了,可是面前的这男人,还在细嚼慢咽。

在阮沛沛发呆的时候,易修彦不动声色地擦了擦嘴,调侃起了阮沛沛,“吃得这么快,果然不愧是只小野猫。”

“我……”阮沛沛很想反驳,偏偏还不能说出实情。烦躁的一瞬间,阮沛沛灵机一动,“我去一下洗手间。”声音放柔,很是顺从,带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阮沛沛就要起身,易修彦却是看出了一丝端倪,没有戳穿她,一言不发。望着阮沛沛渐行渐远的身影,深邃的眸中染上了笑意,这小家伙,怕是还以为自己很聪明?

出了门,看着已经染上了墨色的夜晚,阮沛沛叹了口气。

今天已经太晚了,算了,明天再去那个地方吧。

早晨,搭车到达整个A城最为高档的别墅区,抬头望着黑色的铁制大门,深吸了口气,按下电铃。

这里是盛载着她童年回忆的地方,小时候,爸爸总是很忙碌,整日在外工作,在她最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她还记得一家人的感情是很好的,后来却因为一些可笑的误会,整个家变得支离破碎,最后妈妈还为此而逝去了……

想起记忆中那个温婉体贴的女人,眼角不免有些酸涩,阮沛沛眨了眨眼睛,抑制住眼眶泛起的湿意。

此时,别墅内的露天泳池旁,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惬意地躺在折叠椅上晒着日光浴,一个佣人不合时机地走了过来,让她略微有些不满。

“什么事?”女人摘下墨镜,语气不善地开口问道。

佣人毕恭毕敬地答道:“大小姐,二小姐来了,说是要见老爷……”

“谁让你叫她二小姐了!”女人从折叠椅上站起,恶狠狠地对着佣人继续说道:“你给我记住了,我们阮家只有我阮京曼一个小姐,不许你叫那个贱女人小姐,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大小姐。”佣人连忙点头哈腰回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得这个脾气不好的大小姐发怒。

见佣人知趣了,阮京曼才想起阮沛沛要找阮崇年的事情,有些疑惑地嘀咕道:“她来找爸爸做什么?”

阮沛沛搬出阮家已经有些年头了,也已经好几年没有回阮家来了,这会儿突然找上门来,肯定不会有好事。阮京曼不免想起最近阮崇年生病了,集团上下打理起来现在也都是靠着阮京明,莫非阮沛沛这个节骨眼上回来,是想分一杯羹。

“这个……那个女人没有说,大小姐,用不用我出去赶走她?”

“不必了。”阮京曼嘴角勾勒起一丝妖娆的笑容,将墨镜丢给身旁的佣人,扭着臀向外走去,“我自己去会会她。”

想分阮家的家产?阮沛沛你休想!

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距离她按下电铃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阮沛沛蹙起了眉头,明明有佣人接应她,但是却没有人过来开门,这算什么?

转身刚想要迈步离开,身后就响起一阵脚步声,阮沛沛回过头,一眼就认出了踩着十二公分高跟鞋,雄赳赳地向她走过来的女人,虽然隔着几年没见,但是女人身上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气势却丝毫没有改变。

“怎么?不进来喝杯茶就要走了?”双手环在胸前,隔着镂空的大门,阮京曼毫不回避自己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门外的女人,见着她身上穿着的白体恤和牛仔裤,眼里的轻蔑清晰可见。同时心里也越发觉得这个女人突然间要找阮崇年肯定是有所预谋的。

“我不是来找你的,让我进去。”

女人清冷的声音略带着些命令的语气,让阮京曼十分地不满,她高声回道:“你以为你是谁啊?阮家的大门是你想进就进的吗?阮沛沛,你可别忘了,现在我才是阮家的大小姐,而你,什么都不是。”

“这些话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我再说一遍,让我进去。”沉下水眸,阮沛沛冷声道。

“哼,”阮京曼冷笑一声,高姿态地看着门外的阮沛沛,“你求我啊,我就让你进来。”

话一出口,阮沛沛的耐心就被磨光了,沉下脸一言不发地盯着阮京曼那张得意的脸。

要不是为了妈妈留给她的那些遗产,她现在绝对会马上转身离开,这里曾经是她最温暖的家园,而今却沦落到要求着别人才能进去,还真是讽刺。

“京曼,门外是谁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