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儿媳 爱妻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你好自为之吧(2)

发布时间:2020-11-22 12:19:59

“事情也没你想像得那么简单的,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我仅有这样做才能保护好你。”男人说着重叹了一声,他始终双眼注视前方,望着那片葱葱郁郁的花海。“免了!我了慢慢长大了,不需“免了!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所谓的保护。”。

>>>《霸道权少套路深》章节目录<<<

《第19章 你好自为之吧(2)》精选

推荐书目: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与师兄去流浪 美人请自重 残明霸业 情人我来当 都市极品医神 我和师姐共系统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飘香剑雨传 王牌自由人

“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我只有这样做才能保护你。”男人说完重叹了一声,他一直目视前方,看着那片葱葱郁郁的花海。

“免了!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所谓的保护。”

可笑,保护?自从她搬出阮家以来,生病住院的时候,他什么时候关心过。

见男人一副默然的态度,阮沛沛垂下双手,也罢,这么多年她也从未动过里面的一分一毫,不也照样过得好好的,她本就不靠那些钱过活,既然如此,就趁现在和这个家一刀两断了。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不等男人回应,阮沛沛已经走远了,走到进出花圃的那个拱形小门,她转过身,看向依旧坐在花田里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终究是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

阮沛沛看着眼前的黑色铁制大门,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无视身后的女人离开。

“你耳朵聋了!我让你站住没听到啊!”

手腕被扣住,阮沛沛只好停下身体,转过身,“你有什么事?”

“说,爸爸都跟你说了些什么!”阮京曼瞪着眼睛问道,一想到阮崇年把阮沛沛叫过去是要分家产给这个女人,她就不甘心!刚才阮崇年甚至为了她而凶她,很明显,同样是自己的女儿,阮崇年的心偏向了阮沛沛!

“我们说了什么,关你什么事。”阮沛沛冷冷道,眉头因为手腕上的疼痛而微微蹙起。

“你!”没有想到她会反击,阮京曼觉得自己就要气炸了。

费了点力气抽出被女人扣住的手臂,阮沛沛淡淡地扫了还在怒火中烧的女人一眼,转身离开。

“我告诉你,你休想拿到一分钱!”阮京曼对着阮沛沛走远的背影气愤地喊道,绝对不会让她拿走阮家的一分钱。

在阮家呆上的时间,也就不到两个小时,可这前后的阮沛沛,却完全不是一个心情。

没什么人的街道,就更是显得冷清了一些。

都是高档的住区,阮沛沛的心中更是多了一丝不屑,有钱究竟能做些什么呢?

正在阮沛沛抱怨身边一切的时候,天空仿佛听见了这些心声,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小雨。

“我的老天!”阮沛沛暗骂一声“倒霉”就开始跑。

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她躲雨的地方。

这里是高档住区,平常除了来往的车辆几乎见不到出租车,阮沛沛干脆就停了下来。

在这个期间,就像是上天开了个玩笑一般,小雨很快变成了大雨。这让本来觉得淋一淋也没什么关系的阮沛沛,脸色瞬间就黑了。

被雨打湿的阮沛沛,衣服都黏着在了身上,微微透出内衣的轮廓,让她更显狼狈。气喘吁吁间,好不容易跑到了马路周围,想着总算是有点希望了,身边就忽然停下了一辆黑色车。

难道她运气这么好,刚停下来就有车了?

阮沛沛正猜想着,谁料驾驶座窗户悠悠落了下来吗,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张熟悉又让她避之不及的面孔!

易修彦眸色中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怒意,淡淡道:“你在干什么?!”

阮沛沛本就心情不善,就更不想和这个人打交道了,于是当做没听见,往另一个方向跑了起来。

“……”易修彦本来是没想会在这里遇见阮沛沛,还如此狼狈,好心想要载她一程的,这下可好,这女人算是又把他惹怒了!

先前跑出来本就花费了不少力气,很快,阮沛沛破罐子破摔地停下来了,车子,自然也是跟着阮沛沛停了下来。

阮沛沛只见里面坐着的易修彦慢条斯理地把车窗放了下来,“怎么不跑了?”眼中明显全都是冷意,阮沛沛翻了个白眼,她怎么样管他屁事?!

这大叔管的真宽!

“跑不动了。”没多去搭理易修彦,阮沛沛可没有放弃自己离开这里的念头。

“那可以上车了吗?”男人的声音磁性动人,但却多了一丝冷冽,明显是心情不怎么好。尤其在他看着她狼狈湿透的模样,眸中更是藏了怒火。

“咔嚓”一声,靠阮沛沛这里的车门解锁了。

这意思很明显,可望着里面那游刃有余的易修彦,阮沛沛却怎么也软不下来,“才不要,我自己可以。”即便阮沛沛的整个身子都被淋湿了,她还是嘴硬着。

易修彦毫不客气道:“这附近根本不会来出租车,你还觉得,你可以吗?”

就像是抓住了阮沛沛心中的小九九,一下子就把阮沛沛的后路给断绝了。

阮沛沛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一会儿后,她握紧双拳,咬牙切齿道:“大不了我走回去,路我还是认识的。”

易修彦挑眉,有些无奈。

这小女人怎么就是这么倔,不过,也不失为她的有趣之处。

“走回去?”易修彦冷哼一声,“你家我不是没去过,从这里走回去……”他好看的手指敲打着方向盘:“只怕花上一天你才能回得去。”

这一点,阮沛沛自己心里怎么会不清楚?

只是,被这人说出来之后,阮沛沛就更加烦躁了,这种被人掌控了一切的感觉,还有这该死的天气,都让阮沛沛觉得非常糟糕。

“大叔,你是跟踪狂吗?怎么我到哪里都能看见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