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儿媳 爱妻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你还不是狐狸精(2)

发布时间:2020-11-22 12:20:01

“请假一天?”但是,她身边的那几个还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对啊,她又靠着那张脸请假一天了。”李情顿了顿,有些恼火地地说:“她总是会不好好的其他工作,就靠着那张脸混吃混喝,动“对啊,她又靠着那张脸请假了。”李情顿了顿,有些气愤地说道:“她总是不好好工作,就靠着那张脸混吃混喝,动不动还请假。”李情说得声情并茂,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霸道权少套路深》章节目录<<<

《第27章 你还不是狐狸精(2)》精选

推荐书目: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与师兄去流浪 美人请自重 残明霸业 情人我来当 都市极品医神 我和师姐共系统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飘香剑雨传 王牌自由人

“请假?”不过,她身边的那几个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对啊,她又靠着那张脸请假了。”李情顿了顿,有些气愤地说道:“她总是不好好工作,就靠着那张脸混吃混喝,动不动还请假。”李情说得声情并茂,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啊?是吗?虽然知道她不识好歹,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她是这么过分的人!”

身边那几个女人一听就跟着附和了起来。

这可把在一边站在拐角的阮沛沛给气坏了,“不识好歹”?她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种特殊的喜好了。阮沛沛二话不说就朝着李情走了过去,抓着李情的衣领就破口大骂,“说谁呢?”

本来就是在背后议论人的李情理亏,阮沛沛又来势汹汹,可她也没怂,“我、我说你呢!”李情一把推开阮沛沛,“就说你呢,不要脸的狐狸精!”

阮沛沛眯了眯双眼,“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又变成狐狸精了?”

“你还不是狐狸精?”刚才身边几个附和李情的女人见状就先走了,这让李情更加生气,“你要不是狐狸精,这么长的假怎么请下来的?”

李情一开口就止不住地说了一堆,阮沛沛忍无可忍,虽然极其生气,但也没有乱了阵脚,“你以为假是想请就请的?你在看不起谁?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部长?还是说,你觉得,我们这里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人全都是通过别的途径来工作的?”

说着说着,阮沛沛的声音越来越大,李情脸都快绿了,她可不是这个意思。

“我没这么说!你别血口喷人!”

“你没这么说?”阮沛沛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她也乐了,“这里的人可都是听见了的,你敢再说一遍你没说吗?”

就在李情愤恨瞪着阮沛沛却又怎么都说不上话来的时候,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女人,那脸庞和在阮沛沛面前的李情有那么些许的相似。

一向认真工作的阮沛沛自然是一下就认出了这人,这是他们的领导。

领导走到阮沛沛和李情面前,面色不善,想也知道是为了她们两人吵架的事情。

“怎么回事?”这人双手抱胸,眉目之中透出来的只有淡淡的冷意。

女人冷冷地扫了这一圈人之后,才是开口道:“大白天的不上班,在这看戏?”

瞬间,周围的气氛就低迷了不少,就当众人要准备回到自己岗位的时候,她却又发话了,“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看样子是要给她们两人一个说法的样子,令阮沛沛陷入了沉思。

一边的李情却很是轻松的样子,走到女人面前,“刚才是她先拎着我的衣领跟我吵起来的!”说完,还要不经意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阮沛沛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她演戏,说实话,她刚才的确是有些冲动了。

但这并不代表她好惹!

“是吗?”这女人听了李情的话就好像是看见了事情经过一样,也不去问问阮沛沛,就直接对着阮沛沛劈头盖脸一顿教育。

阮沛沛自然不会就这么坐等被骂,但是当时她的身边没有别人,先动手的也的确是她,也就是说,现在在场的人,不会有人向着她。这种情况,让阮沛沛不禁眉头一蹙,刚想要反驳,可话还没说出来,就又被这女人说了一通。

“年轻人不想着好好工作,成天去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真是浪费了这张脸。”女人看似遗憾地摇了摇头,却是在暗中和李情交换了个眼神,别人或许没看到,但是一直注视着这女人和李情的阮沛沛却是注意到了。

这样“苟且”的关系,让阮沛沛心中的不服更加放大了。

“您说的不错,年轻人的确是应该好好工作,您大可以去查一查,我的业绩,事实会证明一切。”阮沛沛不卑不亢,总算是为自己说了一句话。

可那人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这是在跟我顶嘴?”

阮沛沛抿了抿嘴,没有接下去说。

这时,一边看戏的李情乐了,“领导,我觉得,这样敢顶嘴的人一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女人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恩,我觉得也是。”她回头看了看李情,“你说说看,怎么办?”

这两人到底后来说了什么,阮沛沛也不屑于听了,不过就是一些个惩罚措施罢了,还能弄死她不成?不过她现在算是对这个同事彻底失望了。

那两人一唱一和地走了之后,阮沛沛脸色阴沉站在原地,周围有些看不过去的,乘着周围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才是过来安慰阮沛沛了两声,“你也别太生气了,那两人是姐妹,这两年被他们整过的人可不少。”

这人看上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清洁工,一副淳朴老实的模样,怪不得会和阮沛沛搭话。

“姐妹?”阮沛沛回了回神,有些好奇。

大姐一听,也不停下手里的动作,“是啊,那个咄咄逼人的女人是先进公司来的,那个妹妹,好像也是提进来的。”

短短一句话,让阮沛沛摸清了这之间的门路,不过,现在的阮沛沛可不是感叹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还要回去看看,那对姐妹花给她带来的“惩罚”到底是什么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