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无限制传说 21 保健室的秘密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忤逆

发布时间:2020-11-22 14:26:50

骆不凡开着汽车回到韩月的家里,载着她快速地车辆行驶在马路上,韩天恩和观敏自己司机开车跟在他们的身后。“不凡,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斯雷集团?从三道别墅绕开来我这边,一点儿都不顺利“不凡,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斯雷集团?从三道别墅绕过来我这边,一点都不顺路!”韩月望着正在开车的骆不凡。。

>>>《霸世神婿》章节目录<<<

《第15章 忤逆》精选

推荐书目:王妃下堂乐 东宫好食光(下) 仙道剑阁 禁地密码 傻子的王妃 人间归晚 魔幻之争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画春光 联盟之影子教练

骆不凡开着汽车来到韩月的家里,载着她快速地行驶在马路上,韩天恩和观敏自己开车跟在他们的身后。

“不凡,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斯雷集团?从三道别墅绕过来我这边,一点都不顺路!”韩月望着正在开车的骆不凡。

“哈,平常与你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多,反正最近我有空档,所以就想多抽时间陪陪你。”骆不凡脸上露出微笑。

韩月的脸上一红,心中感觉甜甜的,一股幸福的感觉从心头冒出来。

骆不凡眼睛望向倒后镜,看到后面除了他们两辆车之外没有其他的汽车,而前面方向同样也没有汽车来往,让他心中不禁感觉到有些奇怪。

“不凡,怎么了?”韩月看到他的神情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妙。

“你有没有发现,这条路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两辆车。”骆不凡说。

“这条路本来就比较少人走,可能刚巧只剩我们吧?”韩月回答说。

“不可能,刚才我从这条路过去,也有许多的车辆来往不断,就算是我们进入这一段路,后面也有许多汽车跟着!”骆不凡越想越感觉到不对劲。

然而就在这一刻,快速行驶在马路上的汽车,发生了轻微的震动。

这轻微的震动一般人是不能够发觉,但骆不凡耳朵比一般人灵敏,感知能力也十分的强大,他知道危险就在自己的前面。

一个手伸向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纽扣,另外一只手伸向韩月身上安全带的纽扣,两个安全带瞬间被打开,他一手抱起韩月从车门上面冲了出去,侧门被他撞开,身体从车上跌落到地面,他以自己的身体死死地护着韩月,不让她受到伤害。

由于车的速度很快,骆不凡在地面滚了两圈后,才用双腿和一只手掌撑住地面,身体滑行了一小段距离,才护着韩月停了下来。

当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两辆汽车快速的从他们旁边直直而过,韩天恩和观敏的眼晴透过车前的玻璃,车前望向他们。

韩月刚刚回过神,望着两辆汽车向着前方行驶,慢慢的汽车行驶的方向开始发生偏差,最后撞在一起,双双冲破护栏倒在了路边,两辆车的半截车身,从车上飞出去。

韩月大吃一惊,两辆由钢铁制造而成的汽车,在一瞬间被割成了两半,她更担心坐在车里面的父母是否还安全。

骆不凡护着她,一路跑到两辆汽车旁边,由于刚才的撞击汽车发生了熊熊的大火,韩月透过火光看到她的父母和有司机,身体跟汽车一样被割成了两半,惨死在这一场车祸当中。

眼泪快速地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来,一滴滴落到地面,此时此翻的场景让她无法想象,刚才那匆匆一眼,就是她与父母最后的告别?

韩月呆滞在一旁,一时间不知所措。

骆不凡看到火势越烧越旺,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将他们两个人的尸体给烧没,他赶紧冲入了熊熊大火之中,双手紧紧地抱住被切割出来的半块车架,用力将其抬起扔到一边,把他们两个人的尸体从当中搬出来。

他将两具尸体放在路的一旁,把他们组拼起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对方被割断的那一处遮盖住。

韩月望着她父母的尸体,眼泪停止了流下来,转头望向站在旁边的骆不凡。

“不凡,你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韩月冷冷地问。

骆不凡带着她往回走,大概走了二十几米后,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韩月不明所以地站在他的旁边,骆不凡伸出手指着前面空气。

“发生车祸和他们被杀的原因就在这里,你仔细看就可以在这里看到一条非常细的线。”骆不凡说。

韩月用眼力定晴地望着前面的空气,在她细心观察之下,果然看到一条如同头发丝一样小的线,这是一条银白色的线,但是从表面上看它的材质非常的不一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是谁把这样一条线放在这里?”韩月问。

“这不是一般的线,它不但锋利且坚韧,只要有东西快速从这里而过,就算是精刚也能够轻易被割开!”骆不凡说。

“能够找得到这种材料的,应该是一些特殊的人,除了军队高级的人能够找到这种材料,就只有一些特殊的人群才能够有机会拥有。”

“那他们的目标难道就是我们?”韩月猜测的说。

“如果我没有想错,这些人应该想要拦截我们与斯雷集团的签约,所以才会想出这么狠毒的一招,要把我们全部的人赶尽杀绝!”骆不凡紧握住拳头愤怒地说。

“我一定要找出这个幕后的凶手,不会让我的父母白白死在他们的手上!”韩月咬着银牙说。

骆不凡拿出电话打给了莫虎,让他马上带人来处理这件事情,而他自己则将这一条细细的线收了起来,以防其他的车辆经过此地,会遭到同样的祸害。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模糊开车一辆汽车来到他们出事地点,神情紧张的他赶紧从车上跑下来,看着两辆汽车被割成了两半,还死了两个人,让他心情十分的难过。

“小莫,你进入这一个路段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现象?”骆不凡问。

“在进入这里时,路口处发生了车祸,将许多进入的汽车都拦住了,我进来的时候才刚刚通车。”小莫回答说。

警车也在这时全部到达现场,骆不凡从莫虎手上接过钥匙。

“这里的事情让他们处理好一点,对外公布只是一场小小的车祸,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先行一步。”骆不凡拉着韩月的手上了汽车。

他驾驶着汽车,快速地向着她家里面的方向而去。

“我们为什么要回家?”韩月问。

“对方的目的竟然想要把我们赶尽杀绝,绝对不会轻易留下一个活口,我担心他们下一个目标会是你的弟弟韩尚。”骆不凡脸上有些担忧起来。

“但是刚才我不是打过电话回去,他安好的留在家里!”韩月思考着刚才骆不凡所说的问题。

突然之间韩月的脸一变,她似乎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会有生命的危险,她赶紧叫住骆不凡停车。

“快点停车,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三道别墅,我感觉敌人会更可能去那边!”韩月急忙地说。

骆不凡快速的打起了方向盘,汽车在马路上一个漂移,把车头的方向调转过来向着三道别墅的方向而去。

三道别墅里面,一个老太太手里撑着拐杖,由一位年轻人陪同走在花园里,欣赏着花园里美丽的鲜花,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毫无所知。

“奶奶你要走好,这里下面都铺满了石头,万一一个不小心就会扭到脚!”韩军小心翼翼地陪伴在老夫人的左右。

“阿军,不是奶奶说你,你的脾气像你父亲一样火爆,这样做事可不行,千万不要学他。”老妇人教导地说。

“奶奶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父亲那样,他根本就无法跟我比!”韩军不屑一顾地说。

“你还是太年轻了,总有一些浮躁,你最好长期待在我这个地方,奶奶教你收心养性。”

“奶奶,我可不能够长期在这里陪伴你哦,家族里面还有生意要我们看着呢,只要有我在,家族里面的生意肯定能够收益更多。不如你把家族的全部生意都给我做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韩军对着老夫人说。

老夫人抬起头望了他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再继续的说话。

“奶奶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刚才我只是开玩笑…”

笑字都还没说完,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刺入了老夫人的心脏,老夫人身手非常敏捷,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张拍打在韩军的胸口上,将他整个身体推出去十几米远才摔落在花丛中。

老夫人这样心口的那把匕首拔了出来,脚上退了两步几乎要跌倒,好在手中的拐杖将她撑住。

她望着手中银光闪闪的匕首,脸上露出两声苦笑。

“你不用躲了,既然能用你的儿子来杀我,你一定躲在一旁看着。”老夫人目光望着四周,在寻找着背后的那一个人。

果然在一个角落处,韩伏嘴里面叼着一根未曾点着的雪茄,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容从当中走出来。

“还是母亲大人你厉害,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这么的硬朗,就连匕首刺中你的心脏都未能马上死去,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韩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根本就不像老夫人的儿子。

“今天你既然能够杀我,那你的大哥一家应该也逃不过你的手掌。”老妇人望着他。

“没错,今天一早我已经设好了陷阱,沿途捕杀他们,如今他们应该已经身首异处,只要你也一同死掉,那整个家族的产业就会落在我的手中,一切将会大有发展!”韩伏脸上露出冷漠的笑容。

“难道你为了这些东西,连亲情都不要了吗?你今天这样对我们,或许某一天你的儿子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老夫人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伤口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多。

“这个倒用不了你操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就是让我亲手送你上路。”韩伏拿出打火机将他嘴中的烟点着。

他不停地吸着烟,白色的烟雾变得越来越大,围绕在他的身体,最后将一片范围都笼罩在白色的烟雾中,老夫人也胜在其中。

韩伏在这一刻向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一股股战斗的音浪向着四周扩开,花园里的树木东歪西倒。

韩军满口鲜血从花丛中爬了出来,刚才那一掌足足让他的身体内,三根肋骨被打断,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他的眼睛望着白色烟雾里面的打斗,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战况如何,但是可以从白色烟雾中散发出来的力量判断得出,两人都在势均力敌之间。

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那一团白色的烟雾快速的向着韩军的方向靠近,直接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想逃开但是自己受了严重的伤害,移动的速度非常慢,转眼间就被吞没在白色的烟雾中。

身在烟雾中的他,被人一手抓了起来扔到前面影像中,他身前的影像快速的消失不见,然而他身后的拳头猛烈地往前攻出,几道闷响从韩军前方响起。

白色烟雾外面老夫人飞出来,身体直接撞在花园的一块巨大石头上,石头被猛烈撞击裂开一道道裂缝,一大口鲜血从老夫人的口中吐出,染红了她身上的衣服。

笼罩在韩军身上的白色烟雾消失不见,他这时才发现原来刚刚抓住他的人是他的父亲。

韩伏利用他儿子的身体来抵挡老夫人的攻击,然后给自己制造机会去自杀对方。

老夫人不忍心将自己的孙子亲手杀死,所以才停住了手,直接被韩伏打飞出去。

韩伏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推到一边,一步步向着老夫人走去,如今的她连续受到两次严重的伤害,已经没有了还手能力。

韩伏停在了她的身前,眼睛望着燕燕一息的老夫人。

“你的日子也活得够长了,看你如此硬朗的身体,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轮得到我坐上你的位置,如今就让我提前送你一层吧!”韩伏举起手中的拳头对着老妇人的头部。

“哼哼,你就是一个井底之蛙,自以为自己能够控制这一切,但你却不知道隐藏在这个世界上,比你厉害的人多如牛毛,终究有一天你也将会像我一样,惨死在别人的手中!”

“你太多废话了!去死吧?”

韩伏挥动起拳头,快速地往着对方的头颅打出一拳,他的这一拳并没有击中对方的头部,距离老夫人的头部有一小段距离。

但是一道庞大的气劲,却是贯穿了她的身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