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王者归来 老旺儿媳 公公  公媳 公交 斗罗大陆
 曾经 二十三 乡村野韵 农民 极品儿媳 表嫂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酒囊饭袋

发布时间:2020-11-22 14:26:49

骆不凡身体从地面上一越而起,对方手中锋利无比的刀向着脖子抹回来,他伸出手拳头击在杀手的另外一只手臂上,一声骨头崩裂的声音响了,杀手的另外一只手臂再度被被击中,使他丧失了骆不凡站稳脚,拳头如同雨滴般落在杀手的身体上,在他的胸前被一拳拳打中,拳头的力量贯穿整个身体,从后背穿出,把衣服都震碎。。

>>>《霸世神婿》章节目录<<<

《第12章 酒囊饭袋》精选

推荐书目:赛博英雄传 阴山密档 吞海 谍海先锋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这狗子无敌了 剑走偏锋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美人难追:太子殿下请滚粗! 万古帝尊

骆不凡身体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对方手中锋利的刀向着脖子抹过来,他伸出拳头击在杀手的另外一只手臂上,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杀手的另外一只手臂再次被击中,使他失去了战斗力。

骆不凡站稳脚,拳头如同雨滴般落在杀手的身体上,在他的胸前被一拳拳打中,拳头的力量贯穿整个身体,从后背穿出,把衣服都震碎。

小莫从漆黑中赶回来,看到一个人躺在地面,身体被打出变了型,这时他才知道骆不凡的厉害之处。

“凡哥,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看这个杀手的体格,并不是一般的杀。”小莫望着地面上的尸体道。

“那个杀手追到了吗?”骆不凡问。

“没有,天色太黑,看不见他跑走的方向,而且他的枪法非常的准,好几次差点着了他的道。”小莫摇头道。

“他应该已经离开,走吧。”

两人上车,驾驶着汽车快速地离开。

汽车的尾灯越走越远,一个黑影手里拿着一柄长枪从黑暗中走出来,他默默地站在刚才被杀死的尸体旁边,低头望着他。

“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要杀了他为你报复,就算杀不了他,我也会拿他身边的人来祭你。”

他弯下腰伸手将尸体抱起来,然而就在尸体被抱起来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爆炸响起,杀手的身体被笼罩在瞬间的火光之中。

“咦?后面农场的方向怎么会有爆炸声?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还有敌人隐藏在那里?”开着车的小莫眼睛望向倒后镜。

“你继续开吧,不要管它,我只要留了一点小礼物给他们。”

骆不凡在杀死了那名杀手时,暗暗在他的身体下放置了一颗炸弹,只要他的身体被人移动,炸弹就会马上爆炸,他算得很准,那些杀手肯定会回头处理尸体,结果双双被杀。

第二天,牧依来到骆不凡的别墅,神情有些着急。

小莫见到这位身材十分完美的女子时,眼睛盯得大大的。

“这位小姐,凡哥正在屋里面吃早餐,需要我带你进去吗?”小莫笑着问。

“不需要了,谢谢。”牧依客气地回答道。

她独自一人走进了屋子,见到骆不凡正在看报纸,走到他的跟前。

“看你的神情似乎有些紧张?要不坐下来跟我一同吃个早餐吧。”骆不凡转头望向她。

“老板,我有一件非常急的事情,要跟你汇报。”牧依直入正题。

“嗯,你说吧。”骆不凡回答道。

“我按照你的要救,把所有的股份都卖给了其他股东,他们也听到风声卢金雄会以高价收购,所以都在高价将我们所有的股份给买走,我们现在已经完全退出集团。”牧依想到曾经答应骆不凡要三年之内让公司达到全国十强,如今此翻情况无多大希望了。

“你做得很好。”骆不凡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难道老板还有其他计划?”牧依很快就看出骆不凡的背后盘算。

“嗯,我知道股市将会在半个月之后大跃,而且对我们集团的业务会造成非常大的损失,所以我选择在这个顶峰时机把钱都套现,等到时机过去再低价将股份全部买回来。”骆不凡喝了一口牛奶道。

“老板,如今全世界经济都非常的好,怎么可能会造成股市大跃?”牧依不明白道。

“我从国外收到消息,国外许多国家都对另外一个主要能源输出国虎视眈眈,他们会在半个月后发起进攻,那时肯定会造成全世界的经济危机,等到落到谷低时,我们再出手也不迟。”骆不凡自己在国外有一批忠实的问下,他们暗暗混入每一个不同的层面,他知道的消息比谁都要多。

卢金雄在得到了整个斯雷集团后,马上招开了股东会议。

一排排股东都脸带着笑容地坐在位置上,眼睛望着新任董事长。

“各位,我很荣幸能够做上董事长的位置,以后还望各位多多支持。”卢金雄站起来笑着对大家说。

“董事长,听说你会以高价收购我们手头上的股份?”一位年老的股东开声问。

卢金雄脸上一变,黑了下来。

“哼,你们是听那个贱女人说的吧!你们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你说什么?”

股东们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因为他人都买进了牧依手头上的全部股份,如果卢金雄不回收,很有可能会亏损一笔钱。

“我的目的就是想踢走她,没想到你们这帮老东西却帮了我一个大忙,傻到竟然会以这么高的价格收购她的股份,没得救了。”卢金雄对着他们讽刺地说道。

有些股东直接拍桌子起身离开,卢金雄一点都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他此时手头上早就拥有很大一部分的股份,完全都不用再理会其他的股东,使得他一时意气风发。

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在骆不凡的掌握之中。

骆不凡与韩月来到韩天恩的家里,观敏闭着眼睛神情严肃。

“伯父,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比我们先动手,严志诚未能活着带到你面前。”骆不凡说道。

“算了,既然是他们做的,那他们先动手也是正常事情,你的考验已完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韩天恩问。

“结婚?我们的彩礼都还没有给呢。”观敏板着一张脸说道。

骆不凡转头望着韩月,韩月微微对他点了一下头。

“伯母,今天早上我们已将一亿转到你的帐户上,现在应该到了。”

在骆不凡刚讲完时,一条短信的消息传了过来,观敏拿起手机一看,对方真的把这一大笔钱转给了她。

观敏此时的脸上才有了一点微笑,一副自高自大的模样。

“嗯,你们自己先个时间吧,但礼数一定要做好。”

“伯母,你放心,我有不懂得,会询问你。”骆不凡道。

“伯父、伯母,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讲。”

他们俩望向骆不凡。

“再过十来天世界经济都会大跌,我劝你们现在最后是将手头上的股票放出来,等到时机成熟后再买回来。”

“哈哈哈!”观敏突然大笑起来,她跟本就不相信骆不凡的话。

“嗯,这可是一件大事情,我们要商量后才能够做决定。不知道不凡你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韩天恩问。

“切,这消息一定是他从国外那些朋友那里听到的吧。”坐在一旁的韩尚,不屑一顾地说。

“不凡一直都在国外,我相信他收到的消息一定是真的。”韩月挽着他的手说道。

“如今世界和平,各国都没有战争,怎么可能会造成经济危险呢,别开玩笑了。”韩尚一脸的不相信说道。

韩月见到他们一家人都在质疑自己的未婚夫,心中不好受,还想跟他们更多的解释,但被骆不凡拉住。

他们俩人走在大街上,韩月脸上露出不开心的神情。

“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向他们解释?”韩月嘟着嘴巴说。

“他们既然不相信,就算我们说破嘴皮子,也说服不了他们。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骆不凡回答道。

他们两个聊着,进入了一家商场的咖啡厅,没过多久商场里面来了一群人,每个人都身穿着西装戴着墨镜,一副保镖模样打扮。

“这家咖啡店今天上午暂停营业,请全部的客人到柜台里面拿回所消费的金额,马上离开本店。”其中一名保镖大声地对着咖啡厅内正在消费者的客人说道。

他们的这一个举动,让在场许多的客人都表示不满,有一些客人还发起了牢骚,而更有一些直接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我们在这里消费钱都已经给了,你们凭什么赶我们走?”坐在骆不凡旁边那位高个子男,愤愤不平地大声说。

不远处的一位保镖听,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昂首挺胸望着对方。

“刚才是不是你在说话?”保镖神态凶狠地问。

“是又怎么样,我们明明钱都已经付了,你们凭什么要赶我们走!你敢这样做,我就去消费协会投诉你们。”男子一拍桌面,站起来理直气壮的说。

保镖根本没有给他好脸色看,直接举起手掌,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打倒在椅子上。

坐在他身旁的女朋友,站起来想推开保镖,但是也被对方轻易推倒在地,被打倒的男子站起来想要反抗,但是不是保镖的对手,转眼就被打得头破血流。

保镖见到他倒在地上,抬起脚准备往着对方的脑袋踩下去,但是被人抓住肩膀拉住。

保镖转眼一看,挡住自己的人是坐在隔壁的男子,立马对着他大吼起来。

“你是不是也在这里想找死?我打了你你还没处投诉我!”

“这位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的目的只不过是想我们离开,用不着动用武力吧!”骆不凡质问道。

“我爱怎么做,关你什么事,我警告你,再不走连你一块打。”保镖说话的时候又多来了几位保镖,他们连话都不讲,直接举起拳头往这骆不凡的身上打过去。

骆不凡举起手挡住,给了其中一名保镖一拳,保镖的身体快速地向后弹开,撞倒了几个桌子才停下来。

众保镖连忙转身望向背后,见到刚才中了一拳的人直接被打晕过去,他们知道面前这个人厉害,连忙从身上掏出各种各样的武器,一瓶辣椒水往着他的眼睛喷过来。

骆不凡闭上眼睛,一根带电的棒捅到他的身上,让他全身触电,虽然感觉到麻木跟刺痛,但是却未能将电倒 。

他一脚踢在前面手拿喷雾的保镖身上,直接把它的两根肋骨踢断了,跪在地上打滚痛苦不堪。

另一只手抓住保镖的手腕,将对方手中的电棒捅向自己,保镖的身体被电电中,整个人不停地颤抖起来倒地。

骆不凡接连打倒了六名保镖后,才拉着韩月向着大门走出去。

然而就在他走到大门的那一刻,从外面走进来一群人,十几名保镖簇拥着一位身穿着名贵西装的男子,在他的身旁有一位绝世美女陪伴。

“卢金雄?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骆不凡望着他说。

“没想到你这个废物还有两下子,是我看走眼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轻易的失去,我要让你尝尝恐惧和绝望!”卢金雄毫不掩饰他的言辞。

“你聘请的那些杀手根本就不够看,希望下一次不要让我失望!”骆不凡说。

“嗯?你身边的这位美女长得不错,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应该就是韩月吧!我那个儿子也就是痴情,但很可惜这玩意没用!”卢金雄望着韩月说。

骆不凡从韩月的身旁站前一步,站在卢金雄身旁边的一位冷面保镖,连忙挡在他的跟前,以防对方对卢金雄发起攻击。

此人鹰眼剑眉,脸上正是冷艳肃杀之气,骆不凡一眼就看出这人与其他的保镖与众不同。

“我有的是钱,想杀你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完全是迎刃有余!”卢金雄说。

“你就等死吧!”

他坐骆不凡身边经过,说了一句。

韩月见到对方人多势众,接着骆不凡的肩膀离开。

“刚才我看到在他身边那个保镖很不一样,我见到他的眼神全身都感觉在颤抖,卢建文残废躺床不起的事件因你而起,他们肯定会找你报仇,要不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这件事情丢淡了再从长计议!”

“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就算他不来找我,我也会主动找他了结这件事情!”骆不凡拍了拍韩月雪白的手掌。

卢金雄走到餐厅,见到餐厅里面的客人起身从他的身旁走过,再看看自己的保镖,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他脸上不禁怒火中烧。

“你们这帮废物,赶几个客人走都办不到,白养你们了!”他大声的骂。

其中一名伤的没那么重的保镖,走到他的面前,低着头不敢出声。

站在卢金雄旁边那名冷艳保镖,突然一拳打出击在对方的肩膀上,肩膀里面的骨头顿时粉碎,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喷吐出,脸上瞬间焦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