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第二章  桃运老中医 谋局 狂傲特工之惊天世子妃 嫂子 哥哥
 无限制传说 21 保健室的秘密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出乎意料

发布时间:2020-11-22 14:26:51

“二哥,快来帮组我将他给杀了,是他杀掉了大哥和我们的母亲。”韩雷大声地地对着韩伏叫道。韩伏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向着韩雷走回来。韩月赶快将韩伊拉到一边,眼睛紧紧地地盯着韩伏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向着韩雷走过来。。

>>>《霸世神婿》章节目录<<<

《第17章 出乎意料》精选

推荐书目:训练上司当男佣 打造模范夫 史上最强邪君 法术真理 如若再次遇见你 农家努力生活 全才相婿 重生欢姐发财猫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亘古大帝

“二哥,快来帮助我将他给杀了,是他杀死了大哥和我们的母亲。”韩雷大声地对着韩伏喊道。

韩伏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向着韩雷走过来。

韩月赶紧将韩伊拉到一边,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二叔。

“韩月,怎么这么怕我?我可是你的二叔。”

韩月缩了缩身体,表现出害怕的神情,没有回答他的话。

“二哥,别再废话,快点去将那小子给杀了。”韩雷有些不耐烦地说。

韩伏来到他的跟前,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叹气地摇头。

“韩雷,想不到你连这样一个年轻人都收拾不了,让我对你大失所望。”

“你说些什么?”

“本来我以为你可以将他给杀死,这样我就不用出面,如今看来你还是做不到,那样也好,让我一次送你们俩到地狱。”韩伏脸上露出一丝的残忍神情。

韩雷很是惊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会地他说出这样的话。

“你是不是傻了?”

“带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大哥和母亲都是我亲手杀死的,现在就轮到你们。”韩伏脸不改色地说。

韩雷和其他的人都呆在了那里,望着韩伏露出疯狂的笑声。

“原来真的是你做的?开始他们对我说,我还不相信,但如今你亲口说出来,我还有不相信的理由吗?”韩雷气愤到全身都在颤抖。

莫虎走近韩月和韩伊身边,以防面前的强大敌人会攻击他们。

“二哥,你告诉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迷失了本性了吗?”韩雷咬牙切齿地望着他。

“我不把你们都杀了,怎么能够得到属于我的所有东西?是时候送他们上路。”

韩伏命令刚落,樱木和巴达向着韩月三人冲过去,樱木伸出锋利的爪子,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杀人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乐趣。

莫虎知道这些人与众不同,力量也十分的强大,似乎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手,但身为一名军人,必须要捍卫他的尊严。

他紧握拳头冲上前,巴达面无表情一拳往着对方打出一拳。

莫虎见到此人全身都是肌肉,给人一股力量感。

两只拳头对击在一起,莫虎顿感整条手臂都在疼痛,身体退后了好几步才稳住。

一道黑影从他的身旁掠过,攻击身后不远处的韩月,使他心急如焚,想要退后防守。

“你的对手是我!”巴达一手抓住他的手臂,拉到自己的跟前,拳头打在莫虎的胸口上,身体被打飞出去,摔倒在六米之外的地面。

“嘎嘎嘎!你们两个小妞的命就交给我了!”樱木锋利手爪划向她们的脖子。

韩月和韩伊命悬一线之际,樱木的手掌停住,被人紧紧地抓住手臂,使得他无比的害怕,眼睛盯得大大,望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位高大男子。

“骆不凡!你不是受了重伤?”

“哼,我身虽受伤,但随时都可杀你!”

韩伏见到骆不凡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赶去救人,他隐隐感觉事情开始有些不对劲起来,目光望向地面上的韩雷,他正慢慢地从地面站起来,脸上布满了怒气。

“刚开始的时候,无论他们怎么想,我都是不相信,但没想到真的是你做的,我们多年手足,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原来你们早就商量好设这一个局,让我掉进来,不过你们又能怎么样?深受重伤,我意就能够送你们归西!”韩伏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雪茄,放在嘴里用打火机将其点着。

韩雷快速地向着韩伏冲过去,手中的拳头向前摆动,一记左勾拳往着对方的头部打出。

韩伏脚尖垫地,身体轻轻地往后跃开,嘴中吐出白色的烟雾。

韩雷冲到他的面前,被韩伏踢出一脚挡住他的拳头,浓浓的白色烟雾瞬间将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笼罩在里面。

韩伏在自己造出来的烟雾中行动自如,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韩雷的一举一动。

韩雷却无法在烟雾中看清对方,但他可以依靠烟雾的流动,判断出对方所在的位置。

天空中的无人机清楚地拍摄到,下面所有发生的事情,韩军冷眼望着屏幕,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是你无情就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救你!”韩军冷眼旁观。

樱木曾经领教过若骆不凡的厉害,这一次战斗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将身体的速度发挥到极致,想要以速度取胜对方。

若骆不凡看着他的身影在四周不停地变换位置,使得他无法捕捉到对方的踪影。

他干脆站立在地上身体纹丝不动,两只眼睛却紧紧地盯着一道道从他身边掠过的影子。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他的左边,垂下的手快速地伸出,手掌变成爪子用力一抓。

樱木的喉咙被死死地抓住,矮小的身体悬挂在半空中,骆不凡另外一只拳头轰在对方的胸前,将其打飞在天空中。

他的脚也跟着从地面一跃而起,连环不断地踢出,全数击中对方的身上,樱木在落骆不凡的攻击中毫无还手之力。

一轮攻击过后,他的身体从天空中坠落,若骆不凡紧握拳头身体快速地向前冲.刺,在樱木掉下来的那一刻拳头挥出。

樱木整个身体变形,飞向远处撞倒了一棵大树,再接着撞在墙上,整堵墙都被其撞得裂开。

矮小的身体从墙上滑落到地面,刚才那一拳击中对方的心脏,强大的力量透过身体使得他的心脏瞬间破碎,当场被击杀。

啊…

在此时另外一处也传出了一声惨叫的声音,莫虎不敌巴达,被对方身体一个冲.刺撞飞出去,当他从地面爬起来时鲜血从口中流出。

巴达是一个力量型的高手,擅长用身体去撞击对手,莫虎与他对战之下,连半点伤害都未曾打出,对方依旧毫发无损地站在他的跟前。

巴达突然从地面上向着天空中一跃而起,双手举过头顶合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接着身体如同陨石落下一般,瞬间两只拳头击打在地面。

地面的一块范围受到力量的震荡,使得莫虎的身体从地面上被弹飞到天空,巴达也在此刻快速地向前冲.刺,身体离地冲向天空,以身体去撞击天空中的莫虎。

巴达非常有自信,自己的这一招能够将对方直接杀死。

眼看莫虎就要死在对方的手里时,骆不凡突然的出现,把莫虎的身体从天空中撞开,巴达强壮的身躯直接撞击在他的身上。

骆不凡如同炮弹一般射向地面,撞击在泥地里,湿润的泥土从地面上向着四面八方测飞出去,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骆不凡就躺在坑里。

巴达双脚落地站在坑的旁边,观望着骆不凡是否已被自己杀死,远处的韩月看得心惊胆战,一对凤眼紧盯着骆不凡。

当他睁开有神的眼睛时,韩月心里才松了一口气,站在他身旁的韩伊也同样十分的紧张。

巴达见到对方睁开眼睛时,整个人慌了神,他深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击是最强大的攻击,然而对方却依旧能够轻易的接下来。

“你刚才的那一招果然厉害,换作是其他的人肯定必死无疑,可惜你今天遇到的是我!”骆不凡从地面上站起,双手拍着身上的灰尘。

他的双脚微微地弯曲,身体刹那间冲向天空,他的位置刚好是太阳照耀的位置,让人无法看清他在太阳光芒中的动作。

巴达见到对方如此厉害,他也放手一搏,身体蹲下来凝聚着力量,当他强而有力的双腿从地面弹跳而起时,身体向着天空中的骆不凡冲上去,两人在耀眼的阳光之下撞击在一起,天空中爆发出一阵力量的涟漪,形成一股风向着四面八方吹去。

骆不凡穿过太阳光线双脚落地,他拳头依旧保持着向前打出的姿势,一滴鲜血从拳头上滴落到地面。

在鲜血滴落地面的瞬间,巴达的身躯也无力地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沉闷的声音响起,巴达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莫虎张大嘴巴完全被骆不凡的攻击震撼到,没想到自己要保护的人反倒过来保护着自己。

刚才两人打斗形成的风,将围绕在韩伏和韩雷两人四周的白色烟雾吹散,他们同时看到巴达死在了骆不凡的手里,韩伏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大势已去,连忙想着如何能够逃走。

他趁韩雷一时的分神,转身向着大门外飞奔而去,骆不凡早料到对方会逃走,紧追其后伸手从衣服内掏出一把短刀,挥手向着对方摘出去。

短刀在太阳之下化作一道寒光,韩伏虽然听到有破风之声从背后传来,但他咬牙没有转身避开,因为那样将会被后面追赶的人赶上,自己到时想要逃走就会更加的困难。

啊…

寒光瞬间刺入他的身体内,剧烈疼痛的声音从他的嘴中发出来,但他依旧管不得伤口有多疼痛,几个呼吸翻过高高的护栏,钻进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汽车里,启动着的汽车快速地向着山下疾驰而去。

他们追到门口时汽车已经去了一段距离,再也无法赶上,唯有放弃。

韩军驾驶着汽车在马路上飞奔,透过倒后镜看到他的父亲脸色苍白。

“爹,你伤到哪里了?”韩军连忙的问。

“刚才叫逃出来时,被骆不凡非的匕首刺中,已经伤到了我的心脏,你赶紧带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到我把伤养好之后再找他们算账!”韩伏不甘心地说道。

韩军透过倒后镜看到他的父亲将手伸到背后,要将刺在他背后的匕首拔出来,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动了。

他放开抓住方向盘的双手,透过两个座位中间的空隙,往着他父亲的胸口上打出一掌,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得韩伏遂不及防,胸口被直接一掌打中,由于力量太过的强大他的身体将汽车尾后的铁皮撞开,倒飞出去摔落在地面上滚了几圈。

一口鲜血也从韩军的嘴中喷出,他本来已经受了伤,此番再动用体内的力量,让其伤势更加的严重。

韩军将汽车停靠在一边,人从汽车上走下来,来到奄奄一息的韩伏面前。

韩伏身体被刚才那一掌击中,背后的匕首全部都刺入了他的心脏并且贯穿,使得他的生命进入了世界的尽头。

他的手掌无力的抓住韩军的脚踝,费劲地抬起头望着对方的脸,从他的眼中露出震惊的神情。

当他张开口想要说话时,鲜红色的血液从嘴中流出,将他要说出来的声音给淹没。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为什么要杀你?”韩军无情冷漠一笑。

“哼,我这也是跟你学的,当你决定要杀害自己的亲生大哥和母亲时,我的心早就已经想到终有一天只要利益允许的话,一样可以将我这个儿子杀掉。在你与奶奶争斗的时候,竟然拿我来当做挡箭牌,好在奶奶没有将她的攻击打在我的身上,若不然我必死无疑。经过这一次教训,与其中有一天我要死在你的手上,还不如我亲手送的上路,这些全部东西都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

鲜血不停地从韩伏的嘴中流出,使得他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用双手死死地抓住他儿子的脚。

“只要我把你杀了,然后再领着你的尸体回去给他们,他们必定认为我是为民除害,属于我的东西还是属于我,你就在黄泉中安息吧!”

韩军抬起另外一只脚,用尽全力踩在了韩伏的头颅上。

韩伏至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儿子的手里,就如同他的母亲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要杀她一样,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他的尸体被搬上汽车,汽车调转了一个头向着骆不凡的别墅回去。

骆不凡和其他人正在院子里收拾着,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门铃声,当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看到韩军手里拖着一个人,一拐一拐地向着他们走过来。

所有人连同骆不凡在内都意想不到,逃走的韩伏居然已经被人杀死,还让他的儿子随意拖行到他们面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