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王者归来 老旺儿媳 公公  公媳 公交 斗罗大陆
 曾经 二十三 乡村野韵 农民 极品儿媳 表嫂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无情的挑衅

发布时间:2020-11-22 14:26:51

韩军一拐一拐的回到他们的面前,将他父亲的尸体放下自己,脸色惨白的他眼中流入了眼泪,露着极其难过的神情。“各位亲人,是我实在对不起大家,我也没面目来此见你们,呜呜…”韩军“各位亲人,是我对不住大家,我没有面目来此见你们,呜呜…”韩军在说这话的时候双膝突然跪了下来,眼眶里流出了眼泪。。

>>>《霸世神婿》章节目录<<<

《第18章 无情的挑衅》精选

推荐书目:赛博英雄传 阴山密档 吞海 谍海先锋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这狗子无敌了 剑走偏锋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 美人难追:太子殿下请滚粗! 万古帝尊

韩军一拐一拐的来到他们的面前,将他父亲的尸体放下,脸色苍白的他眼中流出了眼泪,露出极为伤心的神情。

“各位亲人,是我对不住大家,我没有面目来此见你们,呜呜…”韩军在说这话的时候双膝突然跪了下来,眼眶里流出了眼泪。

“我很想阻止我爹去做这种坏事,但是我却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我阻止他的时候还被他打伤,并且关闭了起来,好不容易我才假装答应他,让他带我一同来到这里,刚才在车上我趁他受到重伤时,忍痛了结了他的性命,希望能够给各位一个交代!”韩写哭着说。

头脑简单的韩雷顿时被感动,连忙走过去将他扶起来,帮他擦干眼泪。

在擦眼泪的同时突然将他的衣服撕裂,露出结实的胸膛,在他的胸膛上有一个深深的黑色手印,这个手印并不是今天刚刚留下的伤害,而是有一段时日。

韩雷更加相信他的话,也味为到自己有这样一个,大义灭亲的侄儿而感到开心。

“这些全部都是你父亲咎由自取,他死了也是活该,就算你不将他杀死我们也不会放过他!”韩雷安慰道。

“三叔,我决定将我父亲得到的所有财务物,全部都拿出来,归还给各位。”

“你放心,只要是你的东西我们都不会碰,无论怎么样你父亲都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不可能怪责到你的头上,你把他的尸体拿回去好好安葬,奶奶的股份我会合理的分配给各位!”韩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韩军拜谢过后转过身,将自己父亲的尸体扛在肩膀上,向着大门走去,眼中的泪水立马停止,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韩月因为父母亲去世的缘故,好几天都没有出门,就算是骆不凡去找她,也同样是不愿意出来,只想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骆不凡这几天也开始感觉有些平静过头,没有消遣的他感觉到百无聊赖,莫虎刚好从外面走回来,心情感觉愉悦。

自从莫虎知道骆不凡如此厉害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存在根本就是个多余,就时不时的找机会出去溜达玩耍,若骆不凡与他成为了好朋友,也不介意对方偷懒。

“小莫,今天一天去哪里玩?你可不能够丢下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骆不凡将遥控器放在桌面,望着莫虎说。

“我去的那些地方恐怕不适合你吧,像你这么有钱的人基本上不会去那种地方!”小莫好奇地望着他。

“如果你想去,今天晚上我刚好准备要去迪吧,你要去的就跟过来!”

“那些地方我在好多年前经常去,我混得比你还要熟呢!”

他们两个人相约一起,整装待发。

深夜是人们狂欢的时刻,迪吧里面传出了强劲的音乐,里面的客人随着强劲的音乐节奏起舞,一个个似乎忘记了自我,只沉醉在这一刻中。

昏暗的一个角落,莫虎拿起桌面上的酒杯与骆不凡碰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怎么样,夜生活不错吧!”小莫的身体随着强劲的音乐摆动。

骆不凡确实不是很喜欢这种环境,只是他实在太过的无聊,只好出来消遣一番。

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扭抱在一起,样子十分的亲昵,在他看得正入迷的时候,一位穿着暴露身材丰满的美女,手里拿着酒杯走到了他们的旁边。

“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吗?要不请我喝一杯酒如何?”美女面带笑容,目光盯着骆不凡。

小莫一见有美女,两只眼睛如同会发光一般,口水都快要流出来,脸上的神情十分的滑稽。

“当然没问题,只要是美女,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小莫连忙将旁边的凳子拉开一点点让对方坐下来。

他们两个开始聊的热火朝天,骆不凡眼睛只是望着舞池里的人群,并没有理会他们。

他在舞池的人群中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娇小而丰满的身躯在重男人的围绕之下显得格外的妖娆。

“韩伊也是这里的常客。”骆不凡轻声地说道。

韩伊在舞池中随着强劲的街拍起舞,一个个看重她身体的男人,不断地向着她靠近,他们的身体几乎要贴在一起。

其中一个戴着帽子的高大男子在于忍耐不住,一手将她丰满的娇躯揽在怀中,韩伊连忙睁开眼睛将对方推开,挥手就是给了对方一个耳光。

情况顿时紧张起来,韩伊被人团团围在中间,不肯让她离开。

“你们想干什么?我劝你们快点给我让开一条路,要不然我的父亲可不会放过你们!”韩伊脸上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胸有成竹地对着他们说。

“你的父亲不就是韩雷嘛,我们认识他,现在是你先打了我,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了?”头戴着帽子的年轻男子看着韩伊,眼中透露出猥琐的神情。

“那你想怎么样?”韩伊望着他问。

“很简单,今天晚上你陪我一个晚上,你打我的这一巴掌就一笔勾销。”

“你痴人说梦话吧!”韩伊生气地说。

“你要不要,那就由不得你了,给我带走!”他一声令下,几名手下将韩伊的手臂抓住,半推半拉将她带走。

骆不凡看了一下莫虎还在跟女子谈情说爱,他从座位上站起来。

“小莫,我出去溜达一圈,你快过来找你!”

“没问题!”小莫应了一句。

骆不凡快速地转过人群,来到那一群人的前面,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不凡大哥,是我呀,我是韩伊。这一班都是坏人,他们想伤害我快点救我出来。”韩伊兴奋地喊道。

头上戴着帽子的年轻男子望着骆不凡,打量了一下他,然后冷笑一声。

“哼!原来是一个中年大叔,我还以为是什么来头,不就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吗!还敢跟本少爷争女人?”男子看不起骆不凡。

“她是我的朋友,把它放了!”骆不凡的话简单又明了。

对方走到他的跟前,个头与骆不凡一样高,伸出一只手指撮在他的头顶上,脸上露出一副尖酸刻薄的神情。

“大叔,人我是不会放的,如果你看不惯那你就来打我试一试,来呀,来打我呀!”对方用语言来挑衅着骆不凡。

骆不凡手掌快速地伸出,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指,一用力就将他的手指给掰断。

男子的脸上顿时变得苍白,痛苦地大叫起来,他的手下马上向着骆不凡发起攻击。

骆不凡一拳一个轻易地将对方打倒在地上,顿时引来了一阵的骚动,许多人都停住了舞步,目光望向他们的那个方向。

一个身穿着西装,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斯文男子,带着两名打手快速的穿过人群,来到骆不凡的跟前。

打量了一会儿他,连忙将在地上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帽子男扶起。

“胡少爷,你没事吧?”

“你快点将这个可恶的人给我抓住,我要让他尝尝我的厉害!”帽子男指着骆不凡恨恨地道。

“这位兄弟,我是这里的总经理严志诚,请问怎么称呼?”

“骆不凡!”骆不凡淡淡的说。

“你刚才出手太重,伤到了胡少爷。请你到我们的办公室来一趟。”严诚志说。

“去就去,你以为我怕你啊!”韩伊愤怒的对着他说。

骆不凡本来是不想跟着他去的,但是韩伊却主动地跟着对方去,他也只好跟在她的身后。

他们一行人来到一个宽敞的办公室,严志诚开始慢慢地询问起他们打斗的缘由。

骆不凡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全部都是韩伊在说,他心里知道严志诚在拖延时间。

骆不凡从严志诚的口里得知,这个胡少爷是城中黑恶势力头目的儿子胡不意,他的父亲拥有很大的人脉,几乎黑白通吃。

严志诚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面前的这俩个人都是有来头,自己也犯不着为他们的一方出头,所以他就用话语来暗中拖延时间。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胡不意的父亲带着人马直到,他的身上披着一件大衣,脸上留着八字胡子,国字面孔,江湖人称他为胡老大。

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办公室,目中无人地盯着韩伊看。

严志诚连忙站起来,脸上露出笑容道:“胡老板,你来得还是挺快的,快请坐。”

“别给我来这一套,是谁把我的儿子打伤了?”胡老大将目光望向骆不凡。

“爸,就是他,你可别小看他,这个人很厉害。”胡不意指着骆不凡大声地说。

骆不凡一直都坐在沙发上,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这些人好像并不存在一样。

“你知道我是谁吗?”胡老大声音洪亮,如同打雷一般。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骆不凡说。

胡老大身后跟着一个光头男子,他踏步上前正要对骆不凡动手,此时一个声音从门外响起。

“胡老大,何必跟后辈生气呢。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罢了。”韩雷的声音从办公室的外面传进来。

胡老大的眼皮跳动了一下,转头看到韩雷推开门走了进来。

胡老大嘴角一扬,冷笑一声道:“韩雷,你带着你的女儿走吧,这件事情与你无关,请你不要插手进来。”

韩雷眼睛望向骆不凡,他心里正在犹豫,他知道胡老大坝下城中是最有势力的人,如今他们韩家又支离破碎,完全没有能力与对方抗衡。

韩伊却在这时站起来,挽着她父亲的手臂,哀求地道:“爹,是胡不意要来调戏我,好在不凡哥哥急时来救我,你把他也一起带走吧。”

韩雷当天也曾看到骆不凡的身手不凡,心中终于都下了一个赌注。

“胡老大,这位年轻人也是我侄女的未婚夫,不如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改天我再宴请赔罪。”韩雷对着他说。

胡老大跟本就不吃这一套,他知道韩家死去了三位主力,如今只剩下韩雷一个人撑着,跟本就对他们组织起不了太大的震慑作用。

“韩雷,相信你也清楚,如今的韩家已经不是从前的势力家族,我想灭你们,只不过是吹一口气那么简单。”胡老大一点都不在乎地道。

“胡老大,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在城中势力滔天,但我们韩家烂船也有三斤钉,如果你确实要我们势同水火,那我也愿意奉陪到底。”韩雷也不避讳,直接说明了自己的心意。

光头男子嘴巴凑到胡老大的耳边道:“老大,我们正在抵抗外来势力入侵,恐怕不能够有太多的分心,这样会打乱我们的计划。依我看,这件事情可以先缓一缓,以一再算帐也不迟。”

“不行,爸,他把我的手指都掰断,无论如何我都要报仇,今天他给我留下一只手臂。”胡不意不依不饶地道。

胡老大只有这个不成才的儿子,心中对他十分的宠爱,事事都顺着他的心。

“别说我不给机会你们,只要他敢出战,应战我四大手下中的一员,能够在五招之内不被打倒算他赢。”胡老大自信满满地说。

韩雷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纵然他知道胡老大的四大手下非常的厉害,但骆不凡也不会弱于他们,但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

“废物,你敢吗?如果你承认自己是一坨屎,那你可以滚出去了。”胡不意故意这样说,为的就是刺激骆不凡,让他答应。

骆不凡冷笑一声道:“哼,我答应挑战,但我有一个条件,我要他也一起参战。”

骆不凡的手指着胡不意,众人都十分的意外,没想到骆不凡会有这想法。

“你放屁,本少爷不会与你们这些莽夫一起打架。”胡不意不愿意地道。

“哼,我早知道你是孬种,不过我可以让你多带一个人上场,也就是说,你们三人打我一个。”骆不凡冷眼望着胡老大。

胡老大与他身边的光头男子对望一眼,光头男子点头表示同意,胡不意更是气得从座位上站起来。

“老子答应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