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小强 房东 彭峰柳秋月  夫妻 我是白无常 我的妹妹
妹妹 抗战之最强特工降临 村色少年行   儿媳 爱妻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失职

发布时间:2020-11-22 14:26:52

“李蝶,你怕看见这种场面吗?”莫虎问身边的美女。“也不是啦,只但是还不明白在场上那个人是谁,他看出来很很厉害的样子。”李蝶脸上带着抚媚的笑容。莫虎完全被身边的这位“不是啦,只不过还不知道在场上那个人是谁,他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李蝶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

>>>《霸世神婿》章节目录<<<

《第20章 失职》精选

推荐书目:令人震惊就变强 我与师兄去流浪 美人请自重 残明霸业 情人我来当 都市极品医神 我和师姐共系统 大唐之怼人就变强 飘香剑雨传 王牌自由人

“李蝶,你害怕看到这种场面吗?”莫虎问身边的美女。

“不是啦,只不过还不知道在场上那个人是谁,他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李蝶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

莫虎完全被身边的这位美女所迷住,站在旁边的胡老大望向他们,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莫虎感觉到有目光正望着自己,转头看到胡老大正盯着自己看。

“你就是胡老大?坝下最大的黑恶势力?”莫虎搂着女子走到胡老大的面前,脸带着笑容调戏道。

李蝶脸色顿时变了,她可知道胡老大的威名,在坝下这个地方谁敢得罪他?

“你怕什么?凡哥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从来都没输过。”莫虎看到李蝶有些害怕想要离开,却被他紧紧地揽住。

胡老大没有理会他,转过头继续观望着场上的战斗。

“虎哥,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连胡老大都不放在眼里?”李蝶的眼睛亮了起来,缠着他想要知道骆不凡的来历。

“嘿,既然你这样想知道,那就让我告诉你吧。”莫虎冷笑两声。

“我也不知道!”

李蝶生气地将他的身体推开,眉头紧锁嘟着嘴巴。

“嗯,我能够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杀意,这可不是一般女孩子能够有的哦。”莫虎一脸认真地望着李蝶。

“啊?你在说些什么?什么杀意?”李蝶退后一步,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在我的面前就不用装了,你虽然伪装得很好,但还是会露出你的尾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胡老大的人吧。”莫虎将目光望向望着擂台的胡老大。

“看来我确实小看你们了,本以为可以从你们的身上套出些信息,看来是不行的咯。”李蝶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她的样子虽然依旧迷人,但却变得冰冷无比。

胡老大张开手臂,李蝶走到他的身边,被他搂在怀中。

“当你第一天来到坝下,我就开始留意到你,心中很是好奇,为什么京都会派一个厉害的军人来到我们这里,他为的是保护一个人,而这个人的背景也十分的神秘?开始时,我还以为你们是受到命令来对付我,但似乎又不太像。”胡老大说道。

“看来你们俩个才是一对,嘿嘿,刚才真不好意思,揽了你的女人一会。”莫虎笑着道。

“没关系,只要你们肯加入我们,她送给你也可以。”胡老大满不在乎地说道。

莫虎对他的话有些意外,没想到胡老大是这么随便的人,或者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有心机的人也不为过。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而且我相信你们是值得这个价钱。”胡老大说道。

莫虎看到对方想要拉笼他们,他连连摇头。

“我可不敢要她,她那样厉害,万一哪一天,一个不高兴,趁我睡觉时将我的头给拧出来,我可怎么办!”

“哼,要拧掉你的头也不用等你睡着。”李蝶自信地说。

“我安排他们相斗,为的就是想看看骆不凡的实力,他是从外国回来的厉害人物,京都一下子就给了他一个大将职位给他,必定是有他的原因。”胡老大望关场上的战斗。

他的这句话让一直观点韩雷和韩伊立马转过头,脸上无比的震惊。一个大将是何等的高职位,就算是坝下的最高官员职位也没有这样高。

“胡老大,你刚才说什么?骆不凡是大将?这怎么可能?”韩雷两只眼睛望着胡老大。

“哼,难道我的消息不比你的要准确吗?在坝下每一处都是我的线眼,谁进到这个地方来,谁出去,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胡老大自信地说道。

“爹,不凡哥哥太厉害了,难怪韩姐姐这么喜欢他,要等他这么多年。”韩伊心中很是兴奋。

就在众人分心时,擂台上爆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擂台被炸烂,将明朗和飞宇逼开一段距离,骆不凡直接冲向站在擂台边沿的胡不意。

刚才的爆炸把胡不意吓呆,一时没能回过神来,骆不凡就冲到自己的跟前,他的掌推到肚子上。

“你敢伤他,我就杀了你。”飞宇远远地大叫一声。

骆不凡微微转头望了他一眼,嘴角露出笑容,力量推出。

胡不意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飞射而出,撞破护拦飞到远处的人群中。

“比赛结束,这场比赛我判骆不凡胜出。”看台上的胡老大手里拿着麦克风,用洪钟般的声音说道。

飞宇看了骆不凡一眼,眼神中带着不甘,飞身到人群中查看胡不意的伤势。

明朗站在擂台的边沿,力量造成的风将他的长发吹动,他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睛望着骆不凡,除了胡老大之处,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对手。

擂台下面的人群完全没有想到会是骆不凡胜出,但喝彩声一浪接着一浪地响起,骆不凡独自一人站在破损不堪擂台中央,眼睛望着观望台上的胡老大。

漆黑的公路,莫虎开车载着他向三道别墅区而去,前不久的那一点让骆不凡有些疲倦,眼睛安静地望着外面的夜景。

“凡哥,你为什么故意去胡老大那里找茬?难道你不担心他这条地头蛇反咬你一口?他手底下那四个手下可不得了,每一个都是一流的高手。”莫虎不明白地问道。

“我一直都想会一会他,难得今天晚上有机会。”骆不凡说。

“你如今打伤了他的儿子,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他儿子身上穿着一件盔甲,我那一掌只能让他受到一些皮肉伤痛,不会有大碍。再说了,他如今正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哪有心思全心来对付我们!”骆不凡一笑道。

“他可以我们坝下的第一势力,要不要趁着他自顾不暇,一举将他挖起来?”

“不必,他留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坏事,可以牵制到一些人,就算他倒了,也将会有第二个他起来,到时局面恐怕会更加的难以收拾。”骆不凡摇摇头。

“你身为将军,留在这里难道就一点事情都没有得做吗?”

“有,我多年前家里的事情都还未结束,他们应该是不会派给我做其他任务的。”骆不凡说。

“既然你知道害你的人是谁,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将他剁成肉酱?”莫虎说。

“他们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简单,别说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他,就算是真的找到了他们,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将全部的人收拾,他们实在是太强大,强大到令人发寒。”骆不凡说道。

“他们既然这样强大,又为什么不敢直接来找你?相信他们肯定知道你在这里。”莫虎说。

“坝下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同样也是一个比较小的城市,他们的势力在早些年忽视了这里,才让这里并没有成为他们的基地。如今他们想重新得到这个地方,但恐怕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简单。更何况我此时的身份是将军,就算他们势力有多强大,也不可能明刀明枪的来杀我。”骆不凡解释道。

“你的意思就是说,现在与胡老大争斗的势力,就是你的仇人?”莫虎这时才明白过来,骆不凡留在这时的原因。

骆不凡点了点头。

“你的下一步计划就是要把胡老大收入囊中?来壮大你的力量,以此来对付仇人?”莫虎脸色变了变,他此时才明白骆不凡的计划。

“胡老大不是一般的人,想要得到他的势力,恐怕一点都不容易。”骆不凡说。

他看着窗外昏暗的路灯一个一个地从身边闪过,他们的汽车走在山路上,骆不凡的思绪万千。

他知道想要消灭自己的仇人,必须先断其翅膀,不然就会有太多的阻碍,他现在唯一担心的还是韩月,担心敌人会对她下手。

宽敞光亮的别墅内,传同一男的痛苦叫喊声。

胡不意赤着上身,在他的肚子和胸前有一大块黑色的积血,那是让骆不凡给打出来的地方,飞宇正在为他身上做针灸,把里面的血都放出来。

“可恶的骆不凡,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胡不意咬牙切齿地紧握住拳头。

“这件事情算了!不要再去追究。”胡老大开声道。

其他的人都意外地将目光望向他,这与他的一贯作风很不一样,完全是两个人。

“老大,你以前做事情都很利索,谁敢犯你,你必追究到底,为何今天却不让我们去找他?”飞宇很是不了解。

明朗安静地坐在一旁边,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与他毫无关系。

“如今我们正面临大乱,不宜多生事端,而且若是能够把他也拉进来,我们就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将他们赶走出去。”胡老大抽起了烟。

“爸,那我被打的事情怎么办?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人这样欺负吗?”胡不意有些小孩子气,用力地踩着地面。

胡老大对他这个不成才的儿子十分的头痛,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有些真的想将他给捏死。

“不意,你要开始收心养性,不能够再这样胡闹下去。”

“你是不是不给我报仇?好,那我自己去。”胡不意生气地将身上的针拔到地面,拿起一块布擦了擦身上的血,然后将它扔到地面,大步地向着门口走出去。

胡老大看到自己任性的儿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望着飞宇。

“你去看着他,别让他搞出乱子。”

“老大你放心,我会看着少爷。”飞宇快步跟出去。

胡不意独自一个坐在坝下娱乐城酒吧里喝着闷酒,一个身材强壮国字面孔的男子走过来,在他的身身旁跟着一个比较矮小的短发中年男。

“胡少爷,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喝酒?连一个女人都没有,这怎么行呢!豚鼠,你去让经理找几位小姐姐过来陪我们的胡少爷。”国字面孔的男子直接坐了下来,拿面前的酒杯倒了一杯酒。

“你是谁呀?少在我的面前攀亲,老子不吃这一套!”胡不意本来心情就不好,见到这俩个陌生人还来搭讪,心中更是生气。

“哦,真不好意思,刚才忘记自我介绍,我叫血鹰,旁边这位是我的好兄弟豚鼠。”血鹰眼睛红红的,与其他人的眼睛完全不一样。

“切,什么血鹰、老鼠,我没兴趣,不想断手断脚就给我死走开。”胡不意冷眼看了他们一下。

豚鼠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目光望着依旧脸带着微笑的血鹰。

“今天晚上的战斗我也看见了,那个人实在是太嚣张,跟本就没有把你这位胡少爷放在眼里,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与你合作,一起将他给铲除。”血鹰诱导地说。

“哈哈哈!”胡不意望着他们俩,站起来,走到血鹰的旁边,将头凑近他的耳朵。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吗?百兽组织,你是想利用我来离间我父子,从而达到你们侵蚀坝下的目的。吃屎吧!”胡不意无比嘲讽地说道。

他转身就想离开,血鹰与豚鼠相视而笑,也跟着起身突然快速地靠近胡不意。

胡不意眼角望向自己的四周,发现这里全部都是敌人,他们每一个都是厉害的高手,化妆成酒吧的服务员,以此来迷惑其他的人。

他发现得太迟了,心里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得出去,所以特意在自己死之前尽情地嘲弄一番。

酒吧里冲进一个光头男子,此人便是飞宇,他的身上衣服有些凌乱,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

他看到酒吧的一个无人角落中,一个男子背靠着沙发,一动不动。

飞宇冲过去眼睛呆呆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的胡不意,卟通一下子跪了下来,两行眼泪从眼眶中流出。

胡不意坐在沙发上,脸带笑容地死去了,这是他保护不力,更让飞宇无比的自责。

飞宇曾经是一名亡命之徒,受控于百兽组织,曾经一次行动让他奄奄一息,同伴直接要了结他的性命,但他却大难不死被胡老大救回,他从此转姓改名,忠心地投靠在胡老大的手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