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抱歉,不行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32

小二哥把东西接回来,直接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外兜里。外兜有拉链,他把拉链拉严了。“不需要看一看?”恪齐瞎掺合。“一个卡有什么很好看的?能可以看出什么来呀?”王小二又问他。“你把数据给我。”兰泽再次提醒王小二。小二哥从另边外兜,摸出另一个塑料圆筒递回来。上面“不用看看?”恪齐瞎掺和。。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抱歉,不行》精选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星象江湖 红楼庶长子 差一步苟到最后 超能寒武纪 修仙也不错 何处望神州 邪灵战神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星球试炼者

小二哥把东西接过来,直接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外兜里。外兜有拉链,他把拉链拉严了。

“不用看看?”恪齐瞎掺和。

“一个卡有什么好看的?能看出什么来呀?”王小二反问他。

“你把数据给我。”兰泽提醒王小二。

小二哥从另一边外兜,掏出另一个塑料圆筒递过来。上面有红笔画的一个圈。其实,这就是上次兰泽用来装存储卡的圆筒。也就是另外半截的牙刷包装管。

兰泽把这截塑料筒抠开了,里面有王小二用纸巾卷的一个细长卷。兰泽把纸卷嗑出来倒在桌面上,纸卷打开,把小卡拿了出来。

他包里装着移动式工作站。

一般的办公娱乐,用随时在线的手环加上投影就够用了——手环可以投影出各种虚拟的控制板,包括拼音键盘,配合扫描功能精准识别人手的动作。用来写文章什么的挺方便的,随时在线嘛。

但搞开发不能用随时在线的设备。

网络未必不安全。但就怕万一。

比方说,使用者哪天自己手抽抽了,把该保密的东西共享出去了,那乐子就大了。

这台工作站是台大厚平板,足有2cm厚,八斤重,四角包胶,背后是结实的支架。兰泽自己动手,拆了它的一切对外无线连接,连投影和扫描都没有,只能靠触屏控制。

兰泽把大平板支桌面上,把卡插进去,打开文件,看了眼记录的格式,往下翻了几页。

“你记的数据都在这了?”

“就这些。这次仪器采集的数据都在里面。工厂数据是最小的那个文件。”

兰泽点头表示知道了,打开最小的文件,前后扫视了几段,导入到模拟器环境里面。

“我说你们,直接在网上传,多方便?”恪齐开始刷存在感。

兰泽暂时没工夫理他,小二哥看了看恪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做开发,设备不联外网,应该是常识吧。”

“哦,对!”恪齐虚心受教,话音一转,“呵呵,兰泽,那个,你们现在公司,需要资金不?”

兰泽抽空扫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伙不像发财了没处花的样子。

“钱够。”

“可以增个资,扩大点股份规模嘛。”

“真不缺钱。”

“互相给个机会嘛,我投的股份也不多。”

兰泽不由觉得好笑,“我就问你,你想加入,能为公司干点什么?”

王小二轻咳了一声,他慌张地给自己和兰泽倒茶。

他和恪齐,从幼儿园时代就是室友。关系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兰泽判断,他可能是被恪齐磨得受不了,所以带过来看兰泽怎么怼。

恪齐在笑。

“我说你干嘛不找妖精呢?”兰泽又反问他第二个问题。

“卫妖精没理他。”小二哥开口解释了。

妖精这个家伙何止是不好讲话,根本是傲气冲天,没当场骂人就算不错了。

“他这辈子看得起过谁啊?”恪齐酸溜溜地说。“横行霸道,眼高于顶,一点礼貌也没有。”

“那你觉得我好说话?”兰泽接着反问他。

恪齐一震,马上回过神来,“小兰老师,你不是早就成为一个成熟稳重、正直可靠的成年人了吗?”

好吧,兰泽承认他说得对,所以:

“我还是这个问题——你能干什么?你会干什么?”

“妖精还不是只出钱,什么都不干?”

“一开始妖精找来好几个客户。”兰泽说。

“对,没错。”小二哥附和。

恪齐看了一眼王小二,忽然又来了精神。“我可以帮二哥一起跑客户。”

王小二的活其实干得很勉强,但这是因为他本人不够专业的关系。他用工作热情弥补了一切不足,他本人还是挺有干劲的。但如果来个本事还不如他的,一心抱着懒汉的理想……

而且客户根本不需要跑,都是靠熟人介绍。而其中的大部分,还都是兰泽的熟人。

他非要来掺和的话,小公司可以直接散伙了。

兰泽直接笑了,决定就当恪齐不存在。于是问王小二:

“小二哥,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还能有什么安排?联系一下实验室。如果运气好不用排队,我打算直接去了。”王小二忙得挺开心的。

“两个版本看清楚了。”兰泽提醒他。

王小二以前出过岔子,试用版只能分裂256代的微生物留在了手里,把50万代的正式版交给客户测试用。

还好客户是国家部门。都是忠厚老实人,没有不认账。不然小公司当时就得倒闭。

“是是是。”这件事小二哥因为心虚而虚心。凭借先天禀赋的脸皮,被当面提醒虽然难为情,但还不至于翻脸。

“微生物还有不同版本啊?”恪齐眼神发亮,还想知道更多。

“暂时都是商业机密,你别问了。”兰泽不得不堵住他的好奇心。

兰泽收起堪比水泥块子的大平板之后,小二哥结了茶钱。兰泽做东,请他们到茶馆隔壁的饭店涮锅子。

从饭店出来之后,虽然天都黑了,小二哥仍然表示,已经订好了飞铁的床位。

他和俩人告别,独自下地下通道去安检。

兰泽看了眼手环时间;查了下地铁时刻表,发现某条路线马上进站的一班地铁,居然还能还能买到靠窗独座。

恪齐跟在兰泽身后,一起从车站花园的地上玻璃大厅下了地铁口。

“你家在哪儿?”恪齐问。

“在市区。”

恪齐看着通道里到处闪亮的地铁路线标识,好奇地问:

“要坐地铁?”

“当然不用了。”

“那你来这儿干嘛?”

“我要去会小女友。你想一起去?”没等恪齐回答,兰泽又说,“她不认识你,应该不想看到陌生人出现吧?”

恪齐定定地看了他两秒,不满道:“不就是老朋友到你家借住两天嘛?至于这样吗?”

“我们认识是蛮久了,我承认。”

从幼儿园用尿不湿互相呼脸的记忆开始。虽然呼人脸什么的挺美好的,但是被人呼脸并不。而且发育慢的小孩往往比较倒霉。兰泽印象中的童年并不和谐,相反充满了各种腐烂与阴暗的气息。

戾气这种东西,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只会因为埋藏太深而更有爆发力。

“你今天来并没提前通知我,对吧?想来我家借住,也没事先问过我一个字,没错吧?你知道我方不方便?当然了,”兰泽抢在恪齐开口前补充说:“就算你提前通知我,我也不同意。那是我和我家老婆俩人的私人领域,容不下外人。”

“切!”恪齐对他比中指。“你小时候还钻过我被窝呢!”

“那时候老子七岁!”那个年纪,兰泽刚刚展现出揍人的天赋。他身子小,被子焐不热;所以看谁高大胖就钻谁的被窝。不服就打。

兰泽举起戴手环的手腕,手向下虚握成拳,想再看一下时间。

恪齐见状惊恐地转身,跑了?跑了。跑了!

兰泽愣了一下,随后好笑地叹气。“说好是成熟稳重、正直可靠的成年人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