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 妖魔曾横行|流放边鄙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36

礼堂平常是也没人的。有王小二在外放哨,妖精在现场监工指导,兰泽爬到屋顶下的框架,顺利可以安装好了几处爆炸物。时间基础设定在了第二天下午——夜间炸的话,效果会很引起轰动。第二天果真很引起轰动。平常没人的礼堂不明白为什么塞得了低年级学生。老师在台上,小娃娃有王小二在外望风,妖精在现场监工指导,兰泽爬到屋顶下的框架,顺利安装好了几处爆炸物。。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妖魔曾横行|流放边鄙》精选

推荐书目:快穿:我只想种田 暧昧十年有成 泪眼王妃 跨越时空的情夫 无敌从狂野吞噬开始 我真是实习医生 比邻 大唐神级驸马 夫人肯认错了么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礼堂平时是没有人的。

有王小二在外望风,妖精在现场监工指导,兰泽爬到屋顶下的框架,顺利安装好了几处爆炸物。

时间设定在了第二天上午——白天炸的话,效果会比较轰动。

第二天果然比较轰动。

平时没人的礼堂不知道为什么塞满了低年级学生。老师在台上,小娃娃们在台下。

老师正在热情洋溢地给娃娃们讲着什么,轰-轰-轰轰轰——连续几声响成一片的急促爆响,轻质屋顶被气浪吹上了天,礼堂变成了敞篷。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咳。屋顶乘风而起,在天上轻松地翻了几个身。时而飘荡,时而翱翔。飞行了一段距离,最后扣在了附近的小树林上。

妖精的受力点计算很精准。

整栋建筑毫发无伤,更别说下面的人了。

如果来个巨人,捡起房顶来直接扣上,又是好房子一个。

就是炸药的能量太足了点。

轻质金属屋顶飞行得太远,掉下来有点摔变形。

爆炸发生的时候,俩主谋正在大学校园里。老师边讲课边不停喝水,结果水喝多了落荒而逃,留给学生一段临时的下课时间。

妖精眼望天空若有所思。兰泽借着问仙女碧如小姐姐问题,观察仙女。结果发现仙女讲问题心不在焉,时不时看一眼妖精。

岁月静好,时间凝固。才怪。

美人如玉,帅哥如妖。好吧。

这次爆炸,学校的反应速度超快。

中午一回去,俩主谋就被校警逮了起来。这次卫大妖精交给老郑的任务,就是把他俩一起供出来。

下午,卫瀚扬的妈妈赶到了学校里。兰泽的妈和他家老头也都到了——这是后来兰泽才知道的事情。

非法制造爆炸物,外加炸学校?!罪名好像不轻。

校警给他俩关的都是单间。俩人头一次进学校警察局。地上设施就一个二层小楼,还被树挡得几乎看不见。地底下好像还怪大的。走廊里还有持枪人员溜达着经过。在学校里持枪干啥的?难道地底下有靶场吗?

俩人的手环也暂时上交了。

说实在的,傻坐在单人床上,完全不知道外界情况。挺无聊的。

一直到了晚上,兰泽才从小单人间里被带出来。没看到妖精。

通勤团的老师和没见过的校警一起等着兰泽。

这是要审讯他呗,还能干啥。对童校里的训导老师那一套,兰泽很熟悉的。

所有问题,有问必答。没问的也主动交代。

老师全程一脸的不可思议。

“总而言之,你们干这个就是不想上大学去?”老师好不容易找到了提问的机会,“为什么?”

“课太难了。”兰泽答得很快,也很诚恳。

才不会说他和妖精俩人舍不得几千美女呢。

“你知道后果吗?”校警严肃地打岔。

“掉下来没砸到什么人吧?”兰泽知道那屋顶挺大的。万一有人经过的话……这种事情无法预测。

那俩人对视了一眼。

老师清了下嗓子。为了让兰同学放心,他讲了一下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从低年级开大会讲起,一直说到屋顶飞行器的落点。

这次轮到兰泽一脸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今天低年级开会。”兰泽痛苦地开口,“那么,伤亡多少?”

俩人再次对视了一眼。

“没有人受伤,几个小同学受到了惊吓。”校警开口回答。

“空气冲击波呢?有没有人被震聋?”

“噪声还行,没有永久损害。”

兰泽舒了口气。

“没事就好,怎么处理我吧?”

校警楞了一下。“你先回去睡觉吧。”

“啊?”

“回去等候处理。”

就这样,一晚上光聊了会儿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兰泽在小单间里住了一个星期。

谁也见不到。除了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什么事也干不了。

人都快生锈了。乱喊也没人理。

实在太无聊的时候,只好自己拿大顶玩。

但也许血液冲到了脑袋里的关系,换回正常姿态,依然不能停止胡思乱想。

什么都想。一开始想漂亮女孩,不大工夫就发现自己是个白痴,想女孩子纯属自找麻烦;于是想数学公式,世界果然清净多了。想一会数学,想炸药分子式;想完炸药分子式,想屋顶为什么会飞上天,飞行轨迹大概是什么……想什么都好,不能想漂亮女孩,不能想漂亮女孩,不能想漂亮女孩……但是会梦见。

所以,清醒的时候怎么控制都是白搭。

一个星期之后,兰泽离开小单间的时候,感觉浑身每个关节都涨得难受。

学校方面礼节很隆重。虽然没有全校开大会,会议室里也是坐得满满当当的。至于屋顶飞掉的礼堂嘛,不知道有没有开始修理。

靠近前边讲台的地方,兰泽看见了几位校长大人。他本人的爸妈哥三人,妈妈一脸不爽,哥哥扶着她的肩。妖精的妈紧抿着嘴,目不斜视对着正前方。

当然,他也看见了妖精。

他俩到会议室的门前才终于碰面。妖精的头发被扎了个马尾,一脸的不合作。

看见兰泽,妖精笑了下,然后再无交流。

这个会好像是专门用来宣判他俩的。

主持的人,他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

主持人在会上念过了公文,校警就把他俩揪到了前边。先喝了几口成分不明的液体,俩人一起被按倒在长板凳上。执刑校警把鞭子蘸湿了,一人一鞭子轮流打,各抽了10鞭。为了照顾面子,没扒衣服。然而鞭子下去,衣服都破了。扒不扒衣服还有什么区别?

俩人从来没这么疼过,不叫出来是不可能的。每一下都疼得人头发竖起来了,校警还不紧不慢地,抻着打。一鞭子之后好长时间才来第二下。

一开始喝得啥玩意,救命!这不人道!

满世界飘荡着俩熊孩子的哀嚎。

不去上大学的愿望实现了。但也没留在本校继续摘菜。

俩人被远远地分开。兰泽被送到北欧,妖精被送到南美。——出国留学。

相隔半个地球,再不能相见。

据说关于他们的处理方式讨论了很久。出的事情太大。在没伤到人的情况下,俩人被从轻发落了,所以没被送去工读学校。

老师们最愤怒的就是家长的介入。有家长介入教育的孩子,出问题的比例比其他孩子高得多。

胡作非为的青少年,十个里面七八个是有父母在后面撑腰的。——所以,老师们最想做的,就是把熊孩子放到一个家长碰不着的地方去。永远别受干扰,一辈子见不着最好。

这种处理方式,在古代称为什么来着?

兰泽,笞十,流一万五千里。

卫瀚扬,笞十,流三万里。

这特么在古代就是:

流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