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火焰与河流|灰龙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39

那么,兰泽问自己:“的话这群人是智障,既不非常友好又缺少理性,你还不愿意为他们而死吗?”“毕竟。”兰泽欢快地回答,“我自己也从来不是那样的人啊。”教谕老师被小魔王磨得没脾气的时候,可从来不没想把这小孩人道彻底毁灭,顶多怕他这辈子要在工读学校里过了。训导老师被小魔王磨得没脾气的时候,可从来没想把这小孩人道毁灭,充其量担心他这辈子要在工读学校里过了。。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火焰与河流|灰龙》精选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星象江湖 红楼庶长子 差一步苟到最后 超能寒武纪 修仙也不错 何处望神州 邪灵战神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星球试炼者

那么,兰泽问自己:“如果这群人是智障,既不友好又缺乏理性,你还愿意为他们而死吗?”

“当然。”兰泽轻快地回答,“我自己也从来就是那样的人啊。”

训导老师被小魔王磨得没脾气的时候,可从来没想把这小孩人道毁灭,充其量担心他这辈子要在工读学校里过了。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兰泽对自己悄悄地说,“我一直是个智障。只是现在假装成一个正常人。”

“我曾经是那样的人。”

“我不可能和别人一样。”

“我在这世界上没有同伴。”兰泽-大魔王(已故)表示很高兴。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多年以前的并校大旅行。

想起了他碰见过一个奇怪的大叔。大叔自称是和尚。和尚讲过一个故事——为什么他要修行,成为一个不同的人。

那时候和尚还是个年轻医生,在北美洲南部的沼泽地带治病救人。

这一带处在几个毒贩子势力交错的边缘,当地政府鞭长莫及,遍地都是贫民窟。

医生们带着满腔热忱来到这里,给小孩子接种疫苗,给当地净化水源,给成年人治疗传染病和寄生虫病。同时,也努力教导当地人改善环境,以避免传染源再生。

那时候,和尚觉得自己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证明他们的努力没啥用。

毒贩子成群结队来的时候,当地和过节一样。小孩子跑到导弹车上东摸摸、西看看。车上的壮年武装分子还给他们发糖吃。很有点民匪一家的意思。

领队正和大家分析,毒贩子来了也不影响治病救人,一切工作照常就好。当地的居民一拥而上,把他们全绑了起来。得,工作没法照常了。

在东胜神州本国政府的营救到达之前,他们的定位手环全被撸了。领队打算找毒贩子的领袖据理力争,直接被小兵一枪给毙了。

然后他们就被关押了起来。

他们依然是医生。只不过毒贩子要求他们只医治指定的病人。断然拒绝有可能立刻毙命。所以,他们所能做的,只有先“考虑考虑”拖延时间。

兰泽很在意这个故事,因为和尚说到一个灰头发的军人。那人看身材很年轻,看脑袋颜色是老头。没人看得出来到底他多大岁数。

一头灰发的特征太明显了,和尚想忘掉都难。

他就在前来营救他们的人里面。叫做灰龙。究竟是外号还是代号,和尚也没说。

兰泽没法分辨,灰龙的事情是和尚大叔当年对他说过的,还是他自己做着梦现编的。因为,在他梦中看到的烽烟血火里,龙大爷顶着他家老爷子的脸。

疑似老爷子的那条龙,并没在一开始就出现。

在他梦里的营救行动中,第一波军事人员的行动其实已经成功了。

军人把医生们从毒贩子手里顺畅地掏了出来。带着他们离开的路上,军人们分散撤退。他们这一路,有很大一部分军用外骨骼的钒电池在突围时给打坏了。那些电池耗电特别快,上路了才陆续发现。

没有电池的军用外骨骼,和铁坨子没什么两样。然而气候潮湿又缺乏工具,没办法维修。于是他们把控制器击毁,报废的外骨骼丢弃在了路上。仅存两台能工作的外骨骼由轻伤员穿着,担任警戒,维持战斗力。

其他军人除了带着自己的武器装备,还要轮流背着伤员。

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们这一路人,又被包围了。可能是丢弃的外骨骼被发现了,也可能有人身上的定位信号比较顽强,穿透了屏蔽。但就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面对敌方武装人员的重武器,他们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最后的电池耗尽。最后的外骨骼机甲损坏。山穷水尽,坐以待毙。

和尚大叔的故事演出到这里,忽然灰龙来了。

灰龙开着旋翼运输机,全副武装从天上跳了下来。那种飞机的翅膀可以变形成螺旋桨,飞行方式可以在喷气式超音速和直升机式的垂直起降之间切换。

从飞机上往下跳,还能更夸张不?飞机的高度,没有一百米也有好几层楼高了吧?

灰龙单枪匹马,直接跳在敌方全地形装甲车的车顶上。左手托着机载航炮,右手举着激光枪,浑身都是主角光环。在对方人堆里大发神威,杀得对手是鬼哭狼嚎。同时天上的旋翼运输机,正以临界音速模式低空乱窜,发出巨大的音爆噪声。飞行轨迹毫无规律,地面上打不着它,它还时不时来个俯冲,撒两串航炮轰他丫的,然后就立马拉升。

灰龙和他们这些人会合的时候,敌方的装备和人,已经被他一个人外加一架运输机给收拾得差不多了。见了面,灰龙把运输机移交给他们这一队军人的小队长,大家才知道运输机是处在无人状态。难怪飞机窜得和个没头苍蝇似的。有人在里头的话,早被过载力甩零碎了吧!

队长召唤飞机降低了高度,利用机载设备让大家陆续登机。这个时候,灰龙一个人,追着残敌,继续赶尽杀绝去了。

峰回路转,灰龙现身,救苦救难,艺高胆大,一个打几十上百个——和尚的评书演绎得很精彩。

但在梦里,灰龙顶着兰泽他爸兰老爷子的脸。无论怎么看,兰泽都觉得不真实。

这匹龙本来在另一组正面刚毒贩的人员里。那边行动完成以后,他自作主张飞过来救援的。他之所以自己一个人来,他移交飞机的时候,对大家交代了一声,就是为了承担乱跑的全部责任。

这样二缺的行为艺术,也让兰泽在半梦、半醒、半回忆、半演绎间,不断怀疑。和尚大叔说的灰龙,大概就是他知道的那个灰头发老头吧?很有可能就是他爸呀?应该没别人了吧?缺心眼很流行吗?

于是,医生们就和营救他们的军人一起,坐着灰龙开过来的旋翼运输机,回到了海边的营地。并在不久之后,离开了这片混乱的地区。

和尚大叔说到这里的时候,感慨道:“从那时起,我一直在想,什么才是真正的善行。如果看到外表的穷苦就跑去拯救别人,也许只是在助长邪恶。因为,所有诸相皆是虚妄。他们受苦有他们本身的原因。你说,对着图画上的花草浇水,图画能够结出种子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