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火焰与河流|梦醒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39

“怎么可能会!”这个问题,连笨蛋兰泽都能提问出。“一个人,被砍自己的脚,喂给老虎。老虎没吃饱饭,他又砍了小腿喂老虎。老虎但是没吃饱饭。他再后来砍了自己的大腿喂老虎,砍了左边胳膊喂老虎。老虎吃饱饭了很开心。它是也不是以后也会饿了?““怎么可能会。”“在“一个人,砍掉自己的脚,喂给老虎。老虎没吃饱,他又砍了小腿喂老虎。老虎还是没吃饱。他后来砍了自己的大腿喂老虎,砍了左边胳膊喂老虎。老虎吃饱了很高兴。它是不是以后也不会饿了?“。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火焰与河流|梦醒》精选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星象江湖 红楼庶长子 差一步苟到最后 超能寒武纪 修仙也不错 何处望神州 邪灵战神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星球试炼者

“怎么可能!”这个问题,连笨蛋兰泽都能回答出来。

“一个人,砍掉自己的脚,喂给老虎。老虎没吃饱,他又砍了小腿喂老虎。老虎还是没吃饱。他后来砍了自己的大腿喂老虎,砍了左边胳膊喂老虎。老虎吃饱了很高兴。它是不是以后也不会饿了?“

“怎么可能。”

“在一个颠倒的世界里,真正的菩萨行,大概是像灰龙那样吧?”

“啊?”当年的兰泽,一个字也没听明白。

兰泽想起了这句。

菩萨行,大概是像灰头发的他家老头那样乱七八糟。

“觉悟者不看世界的表相。他们每做一件事,都是为了世上所有的生命。我努力修行摆脱自己的局限,让我这一个平凡的人,不论活着还是死了,能看一眼真实的世界。”

梦里的世界愈加混乱。所有的画面与话语,开始变得混淆不清。

这梦做得好累,好像有谁在不停叨逼叨逼叨。

早上兰泽睁开眼后,揉了揉眉头。

他最近成功混进了云姑娘的闺房。她的床不错,垫得软软的,带着沐浴露的香味。但没想到偶尔睡一次,醒来时这么累。梦境也非常的非理性,乱七八糟,颠三倒四,毫无回味的必要。也许他在木屋里救火的时候,在烟雾缭绕的环境下待得太久,脑子也被一氧化碳熏坏了吧。

从火场救人以后,云丫每次看到她,都要念叨:“我要给你生孩子。”

“急什么。”兰泽对云丫头念叨的事,根本毫无概念。

“那好,”云丫头改口,“高中毕业以后,我要给你生孩子。”

“你加油。”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兰泽根本没告诉她,自己要回去的事情。

大概,她听到会哭吧。

学校老师和住家当然也收到通知了。可这种事情,谁无聊去告诉云姑娘呢?

躺在云丫头的闺床上,他开始玩手环。身边云姑娘抱着枕头流了满脸的口水。

很久没有卫妖精的消息,也有阵子没看到他晒美女图了。

兰泽发了三个字:干嘛呢?

谁知道妖精立刻回复了。

:忙。整理资料。

这个点,他那边时间在半夜了吧?

兰泽问:你的大美女们呢?

妖精:啥美女?我在整理东亚共和运动史,累。以后再说。

:怎么了?要考试?

:帮别人整理。

:不像是一般人呀?

:对,老子女朋友。太平天国后裔。

妖精貌似很得意。

:有什么要帮忙的?

:不用。慢慢整理挺好的。

妖精就此沉寂。

很久之后,兰泽才听妖精说到后续发展。

妖精的妈,时不时地从国内飞去南美视察一番,时区的阻隔也无法阻止他妈对儿子成长的掺和。

对于妖精的当地女友,他妈表态就五个字:外国人不行。

那时候,兰泽早已回到国内。

那天的梦之后,兰泽多了个毛病。

在哪都像在河边一样,仿佛有道水流静静地从心上漫流而过。

水势太大,淹没了凌云壮志,也淹没了郁郁不平。

人还活着,有口饭吃,就没法在意命运的不公。努力,自然要拼尽全力;收获嘛,不要颗粒无收行不行?

大概这就是报应。人家姑娘说好了给你生孩子,结果这颗人渣一声不响就走了。

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一切联系都不再回应。

×××

从迷蒙的过去,拔身出来,再回到2237丁丑年。

兰泽在妖精的大豪宅里,到了第二天上午才离开。

妖精太忙了,哪有多少时间在家做饭?

早上妖精煎了一大锅生煎包子。配现点的嫩豆腐脑。妖精就是个天才,世界上的事没有什么他不会的。很可能像女人一样生孩子他暂时做不到,但也保不齐哪天心血来潮生几个孩子玩。

但是,大概因为失眠缺觉,妖精从一大早精神状态就不大正常。从开始煎小包子,就开始同步念叨:诸如,兰泽来妖精家这一趟,吃光了他的存粮,睡了他的卧室的床;就这样,妖精还打算过阵子掏一大笔钱给他,这是要闹哪样?

“你给我闭嘴!”兰泽生气了,“再絮叨我不吃了,马上就走!”

“哎呦呦呦……”哎呦了几声,妖精没下文了。也算是闭嘴了。

饭后,妖精掏出了——新做的棒棒糖。糖是放在大玻璃罐子里的,上面都裹着糯米纸。

大部分是梅子味的。看着黑乎乎。不太甜,微微酸。是熬了乌梅做的。生津止渴,含着很舒服。

还有一些牛奶的。看着白擦擦。味有点淡,不如梅子的爽口。不过含久了回味也不错。

“昨天我忘拿出来了。想吃吧?”妖精笑得特别诚恳,一点也不欠揍。

兰泽已经开盖,含了梅子棒棒糖进嘴。

“想吃带走啊。连罐子都是你的了。”妖精建议。

“我家孩子出生了,一定管你要糖吃。”兰泽松开了嘴,一点也不觉得这要求不合理。

“到时候小心牙。别吃坏了。”

“你自己娃呢?怎么管吃糖的?”兰泽问道。

“哼!”妖精不爽了,“有她们管着呢。”

“啊?”

“那是我妈的儿媳妇和孙辈。关我屁事。”妖精对家人有着深深的怨念。

“全不管也不行吧。”兰泽提醒他,“万一小孩以后和你不亲呢?不认你呢?”

“那正好。”妖精又开心了起来,“我做的一切都可以回归社会嘛。”

“这心态……”兰泽不想说好,——好诡异。所以是妖嘛。

兰泽不仅吃光了卫妖精的存粮,睡了卫妖精卧室的床,还带走了他亲手做的棒棒糖。不光背走了棒棒糖,还背走了卫妖精的大平板。

妖精准备好的数据都在里面。等兰泽把海浪的数学模型搞好了,再一起还给他就行了。

他们俩人一起离开的大宅子。妖精召唤了飞机来接,兰泽自己坐车回家。

路上他就掏出大平板,开始研究妖精收集的数据。

大平板拿着相当重。不只是分量,还有内容。

光是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卫妖精为了搞到这些数据,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花了多少心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