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二章 涕泗横流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2

个人之间相互微信转账的税率非常高,而征税起点又是非常低;因为想摆摊儿的人,要正式开通小商户身份,就算是学生也不列外。小商户要交营业税,从付款里直接提取的营业税税额低到也可以忽视不计;但是小商户个人,除了一份所得税要交。卫妖精三十岁成年以后,他妈给他发零花小商户要交营业税,从收款里提取的营业税税额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小商户个人,还有一份所得税要交。。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涕泗横流》精选

推荐书目:原界秘宝 星象江湖 红楼庶长子 差一步苟到最后 超能寒武纪 修仙也不错 何处望神州 邪灵战神 我的重生不一样啊 星球试炼者

个人之间互相转账的税率相当高,而征税起点又是相当低;所以想摆摊的人,必须开通小商户身份,哪怕是学生也不例外。

小商户要交营业税,从收款里提取的营业税税额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小商户个人,还有一份所得税要交。

卫妖精二十岁成年以后,他妈给他发零花钱,为了规避私人转账的高额税率,先后注册了好几个小公司。公司没收入不用交营业税。用公司给儿子发钱,虽然妖精要交所得税,但征税起点就比私人转账高得多了。

这样避税,比用小商户方式还有利。

他们家的人,大概“合理避税”(如果不是偷税漏税的话)是本能吧?貌似,几个小公司后来都成了卫妖精的玩具。

大人给未成年的小孩发零花钱,用下挂的副账户更合适。这是依照“视如一人”原则,不用交任何税的。未成年子女、老年期父母以及夫妻之间都可以开通副账户。兰泽和张荷,互相开通了副账户,也开通了最大限额50%。但是兰泽本人的账户,有一段时间只有民政救济,这个钱只能支付自己的生活必需花销,没法分享给别人共用。那段时间,他买设备买车票用的都是姐姐的钱,而他吃饭用的救济专款姐姐却动用不了。

说个笑话,和个人转账限制也有点关系:世界东方堂堂神州,竟然没有遗产税。

这是为啥呢?因为几乎没有遗产。

一个人去世前,可以指定给任何人留下纪念品,或者留下不超过个人资产10%的财富。剩下的部分呢?当然收归民政了。神州民政部真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部门了,每天都要考虑:又多了一大笔财富,怎么打理呀?如何花钱呢?

从即将离开人世者的角度,某些讨厌的亲生儿女,生前都懒得互相搭理,死后还管他们干嘛?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既然子女生前无义,也就休怪父母死后无情了。

反正,对于真正在意的亲戚朋友,不管什么事情,生前都足够处理好了。一门心思移交财产的人,会在意转账税吗?值得忧虑的,不该是税额,而该是人心吧。

话说回来,东胜神州对于公民的海外资产,倒是承认遗产的。血缘关系、领养关系、指定继承人,都可以接受海外遗产。不但不收税,如果出门的钱不够还赞助食宿路费。这就令人搞不懂了:为什么要让共产主义的公民,接受海外资本主义的腐蚀?

在这个普遍没有遗产的大神州,祖先能够正常传承下去的最宝贵财富,大概就是基因了。在社会抚养教育的制度下面,天赋,才是个人一切成就的起点。

从这个角度看,老爷子传递给兰泽的基因,一点用也没有。特别是什么“重大有价值突变”,兰泽一点都不想要。那种东西干脆是负资产——唯一作用就是给他的人生制造障碍。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写毛笔字的几个学生,看着还挺专业的。他们身着儒衫,分工明确。有人写字,有人拿喷壶喷纸,还有人刷浆糊装裱。在如今这个年代,写毛笔字,与其说是一项技能,不如说是一项行为艺术。这几个学生按照传统技艺进行的动作,一招一式从容不迫,透着东方文明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优雅,很有观赏价值。至于完成后的作品,归宿很显然是装饰屋子。

张荷站在学生们的摊子前面,兴致勃勃地看写字。

兰泽也打算先看看。如果买字的人不多的话,干脆他也写几张,回家可以挂健身房。那个房间太空,有一整面墙是硬质塑料的大镜子。姐姐不在家的时候,一个人进那个房间总有点瘆的慌;咳嗽一声,回音能响半天。如果写几幅《正气歌》里的辞句,挂在大镜子正对面的墙上,能不能辟邪兰泽说不好,回音肯定能吸收掉不少。

兰泽闲站在写字摊的外围,刚打开一个芥末冻塞嘴里,忽然发现有奇怪的视线在盯着他。

扭头望去,是个女的。看上去像西亚欧洲一带的人,长相还有点眼熟。

一头灿烂的金发,编了单麻花辫,从背后甩在胸前。五官精致,体态轻盈。实在是个少见的大美女。

兰泽觉得视线有点模糊。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辨认得清楚点,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冒出来。

那个大美人已经冲了过来。

“终于等到你。”金发女子不但眼熟,声音更是熟悉。“我知道一定可以遇到你。”

兰泽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和印象中的平凡无奇不同,现在的她,在一片金色霞光的笼罩下,美得如同朝阳,令人目眩。

“云……”兰泽只记得她的中文名。

他想用舌头把芥末冻搅碎咽下去。然而含着还好,一搅之下,鼻涕也不受控制了。所以,他很没风度地,吸溜了一下鼻子。

“云兰。这个名字好不好?”金发美人问他。

“好……”好没道理,兰泽心说:为什么把我的姓放在后面?

“兰字是这样写的哦。”云兰在半空中慢悠悠地画字给他看。

他这才反应过来,是“岚”不是“兰”。真要是把他的姓放在人家名字后面,让大美女跟他姓,这事情可就大了。

兰泽费劲地把芥末冻咽了下去。

“我记得你的头发……”涕泗横流实在很尴尬,话都不能好好说了。

“记得你说喜欢金发。”大美女对他说。

“我说过吗?”

“你说过。”

“没有吧?”

“有的。”云岚固执地坚持。

兰泽不想和她争论,自己到底有没有说过。反正就算说过,他也想不起来了。他目光闪烁地扫过周围,发现荷花姐姐不看写字了,正在津津有味地看他呢。

“你现在到这里干嘛?”兰泽问面前的美人。

“我回学校来看看。”云岚回答。“我找到很好的工作。但是还没有遇到你。所以总想回来走走看看,万一你来我们大学找朋友找同学玩呢……那么你,还在读书是吗?”

“没在读书,离开学校好几年了。”

“为什么不继续深造呢?”

“呃……学位拿到过了。所以……在忙别的事情。”

“那你在忙什么?”

兰泽忙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不过那些事情,再热血沸腾,再轰轰烈烈,都与云岚无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