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六章 蒸腾的荷尔蒙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2

望着哥哥凑到的脸,小兰泽一激灵。人人都有中二期,中二兰泽不自然而然地问:“你会是想把我当妞泡吧?”“嗯?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哥哥一副装傻充愣的表情,便闲聊不欢而散。后兰泽被安排好去发东西。发薪水日过了,哥哥又找他聊。这一次有点儿严肃认真。“妈妈让我人人都有中二期,中二兰泽不自然地问:。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蒸腾的荷尔蒙》精选

推荐书目:社长你这叫明恋 巨星闪耀时 前方高能 洪荒之太清问道 八方云动 剑破天门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吾乃财神 梦道破天 我点石成金

看着哥哥凑近的脸,小兰泽一激灵。

人人都有中二期,中二兰泽不自然地问:

“你不会是想把我当妞泡吧?”

“嗯?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哥哥一副装傻的表情,于是聊天不欢而散。之后兰泽被安排去发东西。

发薪日过了,哥哥又找他聊。

这次有点严肃。

“妈妈让我转告你一些事情。”

“啥?”

“妈妈说,你年纪还小,不要急着恋爱;恋爱太早了不好。成熟一点再谈女朋友,来得及的。”

“没谈恋爱。”

“你都和女孩子约会了,怎么说没谈恋爱。”哥哥用事实反驳他。

“真没谈恋爱。”兰泽决定坦诚一点,“我现在没心情拉拉扯扯的,都只是约炮而已。”

“什么!!!”哥哥的淡定不知道哪去了。“你才几岁?!”

兰泽不爽了:“你管我几岁。”

“你怎么能这样?是谁把你带坏了?是什么人?你最近交了什么坏朋友吗?”哥哥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哥哥的怀疑毫无道理。身为魔王,虽说魔王“已故”,但要说“带坏”这种事情,他带坏别人还差不多吧。保证再乖的宝宝都能被他拐得人生观错乱,价值观颠倒,世界观崩毁,从此找不着北。魔王留下的人形躯壳,依然是个混蛋,从来没学过如何当个好人,正人君子就更不可能了。

“有些事情不好,你不能做。知道吗?”哥哥已经接近于喊,“别人怎么样,你不要管。自己千万不要那样子呀。有的事情不好,不能那么做!小泽,你知道吗?”

哥哥的表情诠释了一个成语:“痛心疾首”。

这种状态下,没法好好谈话。所以兰泽印象深刻。

“对了。”哥哥瞪大了眼睛问他,“你不会拿零花钱做不好的事情吧!”

“不会。”大学里消费管得比较严,不合常规的开销立刻会被发现。“大学训导老师比你还叽歪。”

“哦,那就好。”哥哥好像松了口气。

中二期兰泽暂时想不到零花钱能做什么不好的事情——约炮又不用花钱。

说起来,痛心疾首的哥哥,和在投影里慷慨激昂说个没完的伊戈尔曼老头,怎么看也看不出相似的地方。要说相似,兰老爷子和他这哥哥,看上去更像亲父子。俩人身材都很修长,肩宽腰细,脸型也差不多。没少有人判断失误过。兰胖子,以前不胖的时候,他都不怎么像老爷子,何况现在了。很遗憾,他长得更像他妈白老师。

荷花姐姐在卧室参加会议的几天之后,果然,关于“老英雄伊戈尔曼”和“人类亲临柯伊伯带”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新闻报道之中,伊戈尔曼的脸被模糊化处理了,免得安静养老的生活被不相干的人骚扰。但其他人,包括角落小图里的各位,并没做模糊化。放大了看,张荷的脸也能认出个八九不离十。

荷花姐姐不满地吐槽了一句,也就不在意了。反正她出门可以换便装。

张大舰长这次的假期,好像特别长。

她猫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吃了几天兰泽精心搭配的病号饭;兰泽去市立育儿所当义工的时候,她也乖乖守在家里,相当有闺秀风范了。

身上一清爽干净,立刻生龙活虎。

小兰同学要是不陪她玩,她就捣乱。一个劲地捣乱,没脸没皮地捣乱。

如果荷花姐姐不来捣乱,那怎么行呢?兰泽一定要去骚扰她。骚扰到她来捣乱为止。

有时候兰泽怒火上炎,把她放倒在地;当然了,有时候是莫名其妙地被她反杀摁倒。最后,总会演变成了俩人用体表皮肤丈量住宅内的使用面积。为了严谨起见,他们反复丈量了好多次。一直也没个准数出来,所以判断不了房屋使用手册上的平米数对不对。不过,身上的每块皮都能证明,房子里面积还是挺大的。

每次量完地面之后,一起打扫卫生,也总得花不少时间。而且,不管是丈量房子还是打扫房子,兰泽身上都哗哗淌汗。

一发现自己淌汗了,他就心疼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脂肪又变少了。

增脂过程,一直十分艰难。反而是减脂,总在不经意间。

但是只要荷花姐姐一挑衅,他还是不假思索地热血上涌、挺身而起。男子汉大丈夫,面对风流阵仗,坚决不能退缩。

欺负了兰泽好几天之后,荷花姐姐和手下全体乘员会合,回HT联合体报了个到。然后,没过两天,她又回来了。兰泽就纳闷了,这次的假放得有点奇怪。

不过作为联合体的家属,不该问的问题他从来不问。该他知道的,张大舰长自己会告诉他的。

张荷每天只是照常活动:在家里底层的小健身房练肌肉,在家欺负小兰、欺负小兰和欺负小兰,出门遛弯闲逛,在社区活动中心用体感设备欺负小兰、欺负小兰和欺负小兰,在家里她的工具房忙自己的事情……关着门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在远程参与HT联合体的事务。

荷花姐姐情绪平和淡定,霸气的女人味一如既往。除了在家的日子有点久之外,没什么不同的地方。

有一天,张荷一大早穿着HT联合体的常服出门。

常服也是制服的一种,男人经常把常服当日常的衣服穿,女人一般不这么干。所以,她穿常服出门,这总算有点不寻常。

“你要回联合体?”兰泽问荷花姐姐。

“不回,出去随便玩玩。”

穿啥,去哪,都是荷花姐姐的自由。

不过,她穿制服太好看了。天气还挺热的,不知为什么她穿的是春秋天的长袖制服,贴在她身上,看似规规矩矩的。但分明浑身的雌性荷尔蒙正在沸腾,冒着泡地往外蒸腾。兰泽肉眼分明看见她头上有一片荷尔蒙之云正在翻卷,随时准备下暴雨。

“那你快走。”兰泽提醒她。

“啊?”

“再不走的话……会下雨。”被雨淋湿实在是小事。

兰泽不说话了,他盯着制服琢磨。这衣服按理说应该很结实,撕起来得挑角度。

“下什么雨?外面晴空万里。”

张荷发现小兰眼神不对,急忙跳出家门。

家门边上就是电梯门。门外这一小片虽说是公共空间,平时也只有他们家自己用。这块地方倒是没用皮肤丈量过。

兰泽追出门去,荷花姐姐正在关电梯门。

“乖乖在家等我!”

荷花姐姐的话,从电梯门的缝隙甩了出来,人溜走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