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章 小弟是捡的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3

张荷始终会觉得,当初兰泽是她拣到的。五年半现在,荷花姐姐第一次碰上小兰的时候,是在某处闹市区酒吧夜店的门外。大早上的,兰泽提着书包,在门外遛达了好几圈,是不进屋。那是妖精的妈开的店,兰泽而已来找妖精的。他现在可从来不不明白,这种喝酒时听音乐的地方进屋三年半以前,荷花姐姐第一次碰见小兰的时候,是在某处闹市区夜店的门外。。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小弟是捡的》精选

推荐书目:社长你这叫明恋 巨星闪耀时 前方高能 洪荒之太清问道 八方云动 剑破天门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吾乃财神 梦道破天 我点石成金

张荷一直觉得,当年兰泽是她捡到的。

三年半以前,荷花姐姐第一次碰见小兰的时候,是在某处闹市区夜店的门外。

大晚上的,兰泽背着书包,在门外溜达了好几圈,就是不进门。

那是妖精的妈开的店,兰泽只是来找妖精的。他以前可从来不知道,这种喝酒听歌的地方进门要买票。所以,他就被挡在门外了。

买票进门很简单,但是事后怎么和大学里专门负责找碴的训导老师解释清楚这份开销,就不简单了。

他知道妖精在里面,来之前联系得好好的。到了门口,却死活收不到妖精的回应。

挡住他的何止一张门票。更多的,是内心的顾虑。比如妖精他妈很可能正在训人之类的。

张荷正在地面休假。出来时只穿了一身联合体的冬季制服,没佩带职衔标识。她看着小朋友在街上徘徊,一看就是不属于这里的乖孩子。忍不住上前,把他拦住了。

“没来过?”

男孩摇摇头。

“想进去?”

男孩点点头。

“姐带你进去玩?”

“还是算了。”

“为啥算了?不想进去见识一下了?”

“其实我只是想找人。再说了,有什么好见识的?”

“唔,有道理。”张荷自来熟地拍拍男孩子的肩头。“有什么好见识的,自己判断嘛。”

于是,兰泽跟着陌生的大姐姐,进夜店里转了一圈。

当然,没找到妖精。店铺的后面部分,他们也进不去。工作人员把门。报上妖精的大名有可能管用,但万一他妈真在的话,那不是自找麻烦嘛。

说起来,夜店里,HT联合体的人,真不是一般的多,简直和包场了似的。昏暗的光线下,宾客聚成一堆一堆的,到处都是张荷大姐的熟人。

这帮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从天上回地面来休假,一般都是能怎么浪就怎么浪——不分男女老幼,都和撒欢的野狗似的。联合体也不管。当然,如果浪过火了:违法犯罪,有地方公检法管着;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滥用联合体明文禁止的违禁品,诸如酒精、伪麻黄碱之类的,联合体的制度也不是摆设。

禁用酒精的制度和种族有关系。北亚和东亚起源的各民族,普遍对酒精的耐受性非常差。这是基因缺陷造成的。

如果只有少数人携带基因缺陷,可以称之为遗传病。然而事实上,北亚和东亚的大多数人,都是基因缺陷的携带者,这就只能称之为种族特性了。

联合体并不禁用酒精,只不过针对北亚和东亚各民族,规定一定剂量以上的酒精内服或外用,必须附带有效处方——有医生签名、医院盖章的处方。

这种事情,如果称之为种族歧视的话,也不知歧视的是北亚、东亚人,还是非北亚、非东亚人。无论何时何地,搞事情的人总是不缺的。有些热爱搞事情的洋鬼子,拿酒精种族歧视的事情,找联合体的麻烦。这也太难为他们了:他们始终说不清楚,联合体对北亚、东亚人禁用酒精,究竟是歧视了谁?

说起种族缺陷这种事情,北亚人、东亚人、东南亚及太平洋岛国及大洋洲原住民,还拥有另一项共同的基因缺陷——糖类耐受阈值低。这意味着,一个热爱吃饭、努力吃饭的人,由于当饭吃的米饭、米线、面条、凉粉、粉丝、粥、藕粉、馒头、面包的主要成分——淀粉是多糖的一种,不幸身为这些人种之一的话,没等吃成个大胖子,就已经吃出糖尿病了。

所以能怎么办呢?这些人种,在培养胖子方面的种族天赋,实在相当地……不给力。

天赋基因,不仅决定优势,不仅决定人长成啥样,还决定了被大自然,强制赋予什么样的缺陷。

兰泽保持胖子的体型容易嘛?他的天赋一点都不友好:不光被种族天赋决定了,他的糖类耐受阈值偏低;而且不知是妈妈白老师还是兰老爷子的遗传,多吃的食物优先长肌肉。他长肌肉又没用!他不过是一个书生,设计微生物实质上就是靠脑子吃饭的。人类也早就不是冷兵器时代了。

不不不,肌肉也不能说完全没用。

至少在几年以前的时候,兰泽比现在年轻好几岁,体重也少个一百来斤。虽然脸看上去幼稚了点,低体脂率的肌肉令人身姿挺拔——不看脸还是挺帅的。

看脸的话……只求光线暗一点。

夜店里光线昏暗,凑近了才能看得清楚,找起人来很费事。

兰泽在夜店里仔细溜达了一圈。表演还没开始,台前舞池里面没什么人。台上亮处,有个嘴皮子很溜的小姐姐,背靠着栏杆一边调音响一边说冷笑话暖场。

他到处看人,大厅里一桌桌的人也回头看他。

万众瞩目之下,脸皮厚点若无其事也就走过去了;还老有人和他身后的张大姐打招呼,让他老得分辨,是不是真有人认识自己。

转了一圈,兰泽没看见妖精本人。虽早已料到,还是有点失望。他直接从入口又出去了。

谁知张荷大姐也跟出来了。

“我找的人没在。”兰泽不好意思地对张荷大姐笑笑。

“嗯。看出来了。”张荷没想再回夜店里。“你是学生吧?要不我送你回去?”

“呃……”天早就黑透了,如果真是小朋友,到处乱逛当然是不对的。

“我一会自己坐地铁。下一班大概还有……”他的手环投影显示,下一班地铁在半夜。“一小时四十二分。”

“得了,叫个车送你吧。”

“别!千万别!”兰泽及时制止了张荷大姐叫车的行为,“好多交通工具我坐不了。”

“啊?为什么?”

“我能说是个人隐私吗?”兰泽才不会说,自从年满二十岁成年以来,他掉进一个巨坑。

他携带的“重大有价值突变”要求他毫无风险地活着,对交通工具的安全等级要求比较高。

陆上交通工具他只能坐时速800km以下安全等级最高的那种。所以,他可以坐通常的大众交通工具,比如老弱妇孺都适用的地铁,却不能上大部分的客用飞铁。租车,他就只能选择最贵的那种。租那么贵的车,反正他也付不起钱——还不如慢慢走回去,看一晚上星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