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20岁陷入泥沼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4

行政命令,是民政部门发布最新的。有关条文尤其多,明确规定得尤其细。兰泽草草了事页之下,意外发现了为啥他早晨不能够坐校内通勤车的原因——无人驾驶校车的安全的等级还不够。安全的等级的评定,其中一套很复杂的规则。大致上和时速、车辆以及使用年限、维修保养情况、操作方式者的有无、水兰泽草草浏览之下,发现了为啥他早上不能坐校内通勤车的原因——无人驾驶校车的安全等级不够。。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20岁陷入泥沼》精选

推荐书目:社长你这叫明恋 巨星闪耀时 前方高能 洪荒之太清问道 八方云动 剑破天门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吾乃财神 梦道破天 我点石成金

行政命令,是民政部门发布的。有关条文特别多,规定得特别细。

兰泽草草浏览之下,发现了为啥他早上不能坐校内通勤车的原因——无人驾驶校车的安全等级不够。

安全等级的评定,另有一套复杂的规则。大体上和时速、车辆使用年限、维修保养情况、操作者的有无、水平这些因素全都相关。

在这堆行政命令的绑定下,他的麻烦大了。

有关职业和福利的长篇大论,他暂时懒得看。先浏览的,是交通方面的规定。

大部分交通工具他算是坐不了了。飞机这辈子差不多算告别了;除非是高安全等级的客用飞机,配最高级别的飞行员。他谁呀?还特意配个专机?

陆上交通工具方面,时速200km~800km的差不多只有地铁可以坐。跨大洲,以三马赫以上超音速运行的飞铁,这辈子算是告别了。时速20km~200km范围,他有高安全等级的智能客用车和城市大型公交系统可以选择。

至于时速20公里以下的交通工具,他倒是可以随便用——但这类陆上交通工具,到底能有什么用?

水面以上和以下的舰船乘用规定细则也有一堆。

就连公共海滨,也不再对他开放。除非身边有高级别的救生员陪着。

对于专门不许他干这干那的规定,其实兰泽有一项很棒的本能:

看见条条框框,他就不由自主地思考如何规避。

不能去公共海滨的限制,绕过去其实很简单:可以游野泳嘛。

但要是这么玩的话,总觉得……有几分幼稚。成年人,这样胡来不好。

本校和突变携带者有关的一切内容,他读得倒是挺仔细的。

校内的存在,大体上和民政部的行政命令互相拆台。

比方说,校内有几条实验真空轨,是工学院的人一百多年前建好的。

除了线路偏了一点,车站都在工学院的室内,入口设置隐秘对外人不大友好,只适合工学院师生的日常移动之外,没别的毛病。

他以前也偶尔坐过。

但就是这几条轨道线,正式运行快满一百年,从来也没申请过安全评定!

所以,这几条路线的安全等级,被民政部默认为“高危”!

至于校内通勤班车。倒是有几辆通过安全等级评定的。也就是说,大部分通勤车,根本不管安全评级那一套。

为什么学校要这么干,兰泽好奇之下胡乱浏览,倒是也找到了答案。

每年总有学生拿校内的无人通勤车实践自己的想法——包括但不限于工学院的才子们。

这些想法嘛,有的是设计方面的。实践中狗屁不通的设计,在学校车场搞车辆维护的师傅们,还给你折腾回去。好用的设计就留下了,还在车内留下一张贴纸:某某、某某和某某某,某年月日对本车作了什么改进,诸如此类。

贴纸这种东西,时间长了,坏了褪色了都很正常。大学是铁打的营盘、流水价学生,贴纸只是当时用来显摆的。学生离校多年以后,档案里记载有这点小事,也就不用惦记当年贴纸之勇了。

还有些学生热爱艺术,给通勤车内外加装饰。小部分装饰设计挺正常。但大部分设计是胡来的。

时不时会有一些特殊装饰物出现在车身上。车在低速运行时性能影响微乎其微。速度高的话,装饰物搞不好就改变车身风阻,破坏运行稳定性。

这些被历届学生发挥过才干的校内通勤车,能正常通过安全评级才怪。

这些都属于“改装车”。哪怕学生做出的改进,是在安全方面也不行,与出厂的配置不符。更离谱的是,有的车变动不止一次,不止一项。

因此,全都被默认为“高危”。

反正今后也还要继续改着玩下去的。

在校内公共设施上面随便瞎参和,这特么也算是本校一项传统了。

校内的通勤车那么多,谁知道哪几辆是没动过的。只有没被动过的车辆,才保留有厂家原来做过的安全评级。

这样一来,兰泽只能彻底放弃通勤车了。

在这些没用的信息后面,兰泽忽然发现了一条奇特的规定:

虽然校内的各种班车,他简直是一种也用不了,但是呢,作为“重大有价值突变携带者”,——他可以向校方申请一个高安全级别的专职司机。

唯一的困难是,好像自己必须有车。

呃,这条规章制定的时候,校领导脑子进水了吗?兰泽在枕头上晃了晃脑袋,理智恢复了一点,于是,他猜:这一条,很有可能是针对教职员工的吧?

出于对自己体能的信任,兰泽决定忘了专职司机这码事儿。

有自行车,还要啥司机?

自行车这玩意,正常时速总在20km以下。他只要自己别蹬得太着急,随便怎么用都是合法的。

一般同学在科技史馆,只是打印点儿小玩意儿。他打印出来的自行车,算是个大家伙。指望这玩意结实是不可能的。本来就是个玩具。

兰泽决定:等到自行车玩散架之后,校内移动靠自己跑步。

出汗有味儿怕啥?脸皮厚点,什么麻烦都没有。

真正有问题的集体活动。

很自然,他不可能再参加集体远足。高山与大海,以及路上的各种“不安全”的交通工具,都不再欢迎他的进入。

他不可能再和别人欣赏同一片天空,畅游同一片海。不可能和别人同进同出,嬉笑怒骂。

他的成年和别人不同。

——年满20岁,兰泽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空中楼阁陆续崩毁,人生的真相暴露了出来。这分明是一个巨坑。

所有别人都需要学会:担负社会责任,承受人生风险。

他也要承担社会责任,却必须保护自己。

随着成年,他失去的是作死的权利。别说跳四楼了,从一楼窗户往外蹦,估计都能被当成“高风险行为”。

未成年人自由成长的代价是死亡指标。从0岁到20岁,总死亡率允许在5‰以下;平均下来,每年每四千个未成年人中,可以有一个死去。

而成年人是没有死亡指标的。——所以他必须被保护起来。

身为“重大有价值突变”的携带者,这辈子再也用不着努力了——因为人生方向已经确定了。天赋再适合上天也不可能上天,只能留在地面生孩子。

这就是为啥兰泽感觉浑身难受。

混吃等死,还不如直接去死来得痛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