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八章 20岁寻找方向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5

20岁,找寻方向在应用数学系下面,有几个大的分支,每个分支下面又有若干小的方向。兰泽是应用数学系的。但他从来不没需要考虑过专业方向的问题。所以,所有的分支方向,看上来都不被吸引人,都也没老天好。这些方向都也不是通常地难学。统统很难的话,怎么可以选择就无所兰泽是应用数学系的。但他从来没考虑过专业方向的问题。因为,所有的分支方向,看上去都不吸引人,都没有上天好。。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20岁寻找方向》精选

推荐书目:社长你这叫明恋 巨星闪耀时 前方高能 洪荒之太清问道 八方云动 剑破天门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吾乃财神 梦道破天 我点石成金

20岁,寻找方向

在应用数学系下面,有几个大的分支,每个分支下面又有若干小的方向。

兰泽是应用数学系的。但他从来没考虑过专业方向的问题。因为,所有的分支方向,看上去都不吸引人,都没有上天好。

这些方向都不是一般地难学。全都很难的话,怎么选择就无所谓了。

作为两眼一抹黑的选择困难症患者,兰泽选课是以学分多少为标准的。

这样不但不用考虑专业方向的问题,还可以带着闪亮的累积学分进入天空单位。

很可惜,上天就是个笑话。

所以等他回过头来,再看自己的选课表时,感觉欲哭无泪了。因为毫无计划,他的专业课与专业课之间,跨度非常之大。

再添几门课上去,他就可以搞清楚本系专业的所有分支方向了。于是他自暴自弃地又选了几门。

正式的开课时间早就过去了,有的课都快上完了。他只能看录制好的存量课赶进度。不过,赶进度他擅长。

在20岁开始之后的日子里,兰泽没有伙伴,没有女朋友。他把精神花在了专业课上,结果就是很快搞清楚了本系专业的全部分支。

他上的课里有几门是选修。是搞前沿的老师亲自带的小班研讨课。

兰泽没有校车坐。他慢腾腾地骑着自行车去参加课堂讨论,认真写学业报告和课程论文。

没有女朋友喋喋不休的日子很清静。兰泽在课后还爬了一些期刊,啃了几摞专著,攒了一堆笔记。

成绩是喜人的。在对应用数学的所有分支有了充分了解之后,他成功地发现:他对所有分支方向都没有天赋。

把所有方向的专业课学一遍,别人一般不这么干。如果有人这么干了,一定是有大毅力者,是标准的学霸。

兰泽不这么看。他觉得自己是缺心眼。

当然了,如果还有别的同学在深思熟虑后,也照他这么选课。兰泽一定竖大拇指。因为,一般人不可能有他这么傻。

既然他对数学的所有分支都没天赋,放弃,按理说,是个好选择。

连上天这么美好的事情都可以放弃,世界上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

麻烦的是,想离开数学系并不容易。

理学院每年新入学的人数并不少,之后学生一年比一年少。

几乎人人都想转系离开。

有两类人是想转系也走不了的。

绩点太差的,转系也没人要。这些人没有念书的天分,上大学就是为了让人生完整的;学术评定十个人有九个半都通不过,能踏踏实实地考个合适的操作类资格证书,以“尚可”的评级毕业,好好找一个也算尚可的工作,就谢天谢地了。之后的人生可以过得毫无波澜,清澈见底。

还有一类人也走不了。他们的成绩可能不错,也可能看上去一般,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老师认为你有天分。这类人,系里和院里是舍不得放走的。

理学院自古以来人丁单薄,理科教育却是基础研究的基础。基础研究对于人类未来关系重大。

所以为了生源质量,各大学也都出过不少狠招。

本校的招数就是,智测结构中表现出数理优势的新生,只要没有明确的其他专业倾向——统统分配给理学院再说。

这也就是为什么,兰泽上大学之前的兴趣和能力,明明更接近于工科,却被发配到应用数学。仙女李碧如比他早一年上大学,她也是在理学院。她的物理化学专业,按常规属于化学系,在本校偏偏归属于物理系。

在本校的招生方式下,理学院固然得到了大批有天赋的年轻人,转系率也是高高飞起。

为了大部分学生的就业考虑,校方也鼓励理学院学生转系;大学生在理学院受几年严格的数理训练反正也没坏处,转系改学什么都有底气。但是,可以随便离开理学院的学生,并不包括院里看好的那些。理学院的目标就是为国家的基础研究大战略提供人才储备。现在人才好不容易挑出来了,你说想转系?开什么玩笑。

像兰泽这样的,本系的每个专业分支方向都亲身探测一下的傻瓜,一看就知道脑子缺弦。他不留下来继续搞数学研究,还有谁适合给基础研究大战略当苦力?

系里硬是不放,兰泽本来也是没办法的。但是有一天,本系一位老师找他谈话,给他提了个醒。那位老师是搞前沿的,姓胡,兰泽上过他的课。因为胡老师的研究方向做的人少,所以全世界这个方向的老师们远程组织了一个研究组,学生的课程论文也算他们的研究成果。如果是比较典型的作业也会被他们讨论来讨论去——比如兰泽的小论文。一开始他还觉得羞羞的。后来,脸皮厚了,也就习惯了。兰泽旁观过他们的讨论,感觉比较闹腾+涨见识。

胡老师给他的建议是:“你胡思乱想什么,转什么系呀?跟我做研究吧。再攒几篇论文,我们就可以结集了。”

对于“跟我做研究”五个字兰泽很不理解。

胡老师指点道:“你去系里申请读博啊。你的选课表我刚看过,学分够本科毕业好几轮了,现在就差毕业论文。你课程论文不是写了好几篇吗?随便哪一篇提交上去都够毕业了。”

“课程论文也可以?”兰泽心虚不已。

“别的课不好说,我的课肯定没问题。我那是研究生课呀,小朋友。”

貌似兰泽选修的小班研讨课,全都是研究生课。好奇心是人类胡来的最大动力,没有之一。

经过冷静的思考,兰泽开始在各个学院各个系,串实验室玩。

那阵子他的自行车还没坏。

自行车在路上散架的那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生物力学实验室,从上到下每个人都特别有意思,实验室负责人老罗教授也明确说过,“你只要申请来我这,我看到了立刻确认下来,反悔机会都不给理学院那帮人。”最关键的是——生物力学实验室在生命科学学院的主楼侧翼。这位置离宿舍区最近。走着来回不累。

混到生物力学实验室,成为在读博士生之后,兰泽曾经以为摆脱了应用数学。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理学院还在耍赖:就是就是就是不放人。

学籍转移,在教务处的学籍表上,理学院的院办公室确认一下本科学位发放,学籍就可以移交了。但理学院就是不确认。

他们不确认,生命科学学院和理学院都没损失。兰泽本人就麻烦了。

本科还没有毕业,他还算不上正式的博士生,也算不上生命学院的人——他依然还是数学系的本科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