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秀婷 嫂子的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章 又是迎新季

发布时间:2021-11-02 18:16:45

理学院的应用数学系,兰泽的研究生导师刚定下去,还将近一个多星期,整个大学城里,热闹的场面的迎新就了。大学城非常大,占地面积面积好几百平方公里。学术各院占了中间一大片,技能各院占了周围更大的一片,靠校车联系,倒看起来相隔不算太遥远的。人口按季节波动。人大学城相当大,占地面积好几百平方公里。学术各院占了中间一大片,技能各院占了周围更大的一片,依靠校车联系,倒显得相距不算太遥远。人口按季节波动。人数总在十几万到几十万之间。。

>>>《人类更新计划》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又是迎新季》精选

推荐书目:社长你这叫明恋 巨星闪耀时 前方高能 洪荒之太清问道 八方云动 剑破天门 穿成甜宠文恶毒女配之后 吾乃财神 梦道破天 我点石成金

理学院的应用数学系,兰泽的研究生导师刚刚定下来,还不到一个星期,整个大学城里,热闹的迎新开始了。

大学城相当大,占地面积好几百平方公里。学术各院占了中间一大片,技能各院占了周围更大的一片,依靠校车联系,倒显得相距不算太遥远。人口按季节波动。人数总在十几万到几十万之间。

学术各院共用一处大生活区。生活区里除了有大片宿舍楼,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光食堂下属的餐厅就有大小二十来处。

技能各院是和学术各院全然不同的存在,一个学院就是一个小的独立王国。

根据教育法规定,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机构,必须给学生们提供户外的新鲜空气和自然采光,所以一概很少采用地下建筑。

正因如此,在大学城这片土地上,星罗棋布地散布着高低起伏的地表建筑。

大学城里虽然也有地下通道。但是几乎不用。只有工学院一百年前学生自建的实验地铁,依旧还在现在的学生手里当玩具,或者说正常运营着,算是大学城里少有的日常开放的地下构造。

迎新一开始,大学城里到处是气球、鲜花和横幅。

至少在一两个月内,校内总能看到疑似新人的脸——这不能看外貌,主要看表情。一脸好奇东张西望的,满怀热情到处参观的,呼朋唤友大呼小叫的……总有各种各样明显不像老生的萌新。

大学城每年总有好多老生离开。

有人就业。有人到科研部门深造。有人去联合体接受岗前培训。有人去服兵役。

离开的人走得兴高采烈而又悄无声息。

新来的人数和离开的人数总是差不多持平的,但是每年新生的集中大规模入学都搞得轰轰烈烈。

年满二十岁的大学新生们,终于离开了集中住宿、作息时间严格的未成年人学校。大学阶段,没有定时熄灯,没有封闭式管理。起床、吃饭、睡觉,没有铃声提醒,一切要靠自己。新生们把这理解为一种自由,每个人都心情愉快,开始充满希望地放飞自我。

大学城的自由其实是用来放飞心灵的。有的人从一开始就会错了意,搞成了放飞躯体。结果就白白浪费了人生中最好的年华。

兰泽也刚满二十,他已经是个标准的老生了。如果不是胡老师提醒他可以申请读博,他这时候该是大三。他算是研究生新生,表面上也该是新生;实际上,都读到研究生了,也能算新生吗?

他看着他的同龄人们在大学城里东游西逛,各个喜不自胜。

从大学城毕业很容易,从大学城以优等毕业就不容易了。带着几本技能证书毕业,基本上天下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去的。但想要职业生涯的高起点,优等、大量学分、高级技能等级证书,缺一不可。

进了大学,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兰泽从宿舍到食堂,再到生命科学学院,到处都能看到萌新,和欢迎萌新的老生们。

别的院系他看不到,生命科学学院的小广场上面,有高年级的学生在耍猴。

俩猴子,一个敲锣,一个作揖、翻跟头。

“瞧一瞧看一看嘞,我家大圣长得帅嘞!”

还有拿八哥摆摊测字的,解字的胖子面相憨厚,说起话来满嘴跑火车,“你看这个‘吉’字,两臂伸展,下方有口,看来同学你适合学‘动植物免疫’啊”。

头一回见到迎新这么有创意的,耍猴+遛鸟也可以用来糊弄萌新。理学院万万玩不出这种花样。

大学城里的大势就是一大波新生正在涌来。

顺应大势潮流,兰泽当年那所未成年人学校的同学会,也组织了迎新晚会。

这一届新生里,兰泽的老朋友可多了。当年一起混的那些哥们全来了。

他们入校之后,首先要忙各自的入学手续,然后适应环境。

大学太大,院系众多,技能各院各自都有生活区,学术各院共用的生活区地方又特别大;所以人进了大学城之后,自然就分散开了。而且,各人的学业时间表各不相同,就算在同一片生活区居住,想碰见也要靠运气。

同学会的迎新晚会当天,兰泽的实验室开会。小会结束后,兰泽是走着去的。到了举行活动的小广场,天都黑透了。

这一处小广场,位于大学城的中轴线上。靠近理学院,离他住的宿舍区有点远。

这一带白天的时候,人迹罕至。这主要是因为理学院的人都不爱出门,风景是很好的。广场本身倒不算太大,不过借着贯穿广场一侧的宽阔大路,来三五千人都能装得下。

广场周围地方开阔,晚上一帮新老学生在这热闹一下,倒也不至于扰民。

现场在放音乐,功率挺大。离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舞会彩灯也打开了,晃得这一片有点魔幻。

小广场上的人成群结队聚在一起说笑,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借着夜色壮胆开始跳舞了。

远处路边上还能看见有长桌子和冰柜,那里灯火通明,好像提供饮料。

“弟兄们,你们在哪?”兰泽用手环问了这一句,顺手在会场范围内公开了自己的位置信息。

算起来,他们那所未成年人学校,一年能有一千多学生毕业,就近都进同一座大学城。手环的地图上面,会场这一带满满当当地挤满了公开了位置信息的人头,人头上面还有密擦擦的一层浅色人名浮动,随着人头的移动而移动,好像一片随风飘动的云。看着地图没法一目了然地找人,直接搜人名可能更快一点。

兰泽关了手环显示,看着面前的小广场。似曾相识的同学在他身前来来往往。他没上去招呼人家,因为以前没什么交情。

几个眼熟的女孩子手拉着手,紧挨着他进入了小广场。兰泽转头顺着她们来的方向,放眼望去。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仙女李碧如也到场了。

她静静坐在广场边缘的角落,孤独地望着人群,面带高深莫测的微笑。让人觉得“寂寞如雪”四个字,正是她本人的化身。

诸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类美好的诗句,应该都是照着她本人写出来的。

在当年的变态班里,这位才是最变态的一个。

当年她被全班男生称为女神(经),后来又被广大人民群众亲切地称为仙女。

这些年来,长得越发冰肌玉骨,出场自带仙气。依然是好看到不食人间烟火,也依然木有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