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家族 书香剑 天荒 我的老婆 老旺 逝爱 苏锦
 人妖 人妖 绿帽 老牛 支教 干爹
首页 > 资讯

第16章 要被开除

发布时间:2021-01-14 14:25:59

她不记得我自己是在门后蹲了多久,一直到身体甚至麻木,血液有些不市场流通,双腿都有些麻着疼的时候。她才站站起身回了床上。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苦,艰苦的犹如当年回到盛寒深的身边,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艰难的如同当初来到盛寒深的身边,六年来,她几乎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终于觉得自己有资格可以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转身去爱了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结了婚。。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16章 要被开除》精选

推荐书目:我真是编剧 大爷慢走 末日老实人 人生就是练级打怪 天哪,我变成鳄鱼了 亡族公主 从神级选择开始的特种兵 昆吾心纪 重启末世剑神 一剑画天

她不记得自己是在门后蹲了多久,直到身体麻木,血液有些不流通,双腿都有些麻着疼的时候。她才站起身回到了床上。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艰难的如同当初来到盛寒深的身边,六年来,她几乎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终于觉得自己有资格可以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转身去爱了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结了婚。

这六年来,她总是天真的以为,盛寒深的妻子最后一定是自己。

想想当初自己是那么的可笑,想想盛寒深这六年来对自己的温柔,越想心就越痛。她不得不承认,盛寒深的确是一个情场高手,骗了自己六年的真心。

脸颊的泪滴落,烫伤了眼角。孟初夏才回了神。想到自己刚才依旧在为了这个男人伤心的一塌糊涂,心中暗自嘲笑着自己的不争气。

她起身去了洗澡间,洗了一个澡,换上了睡衣重新躺回了床上。

看了看天气预报,今天的确有雨,很大的雨,暴雨。

孟初夏一直睁着眼睛,没有瞌睡。等待着这一场暴雨的来临。

忽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上妈妈两个字,让孟初夏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一次翻涌。

孟初夏接起电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妈,怎么了?”

“初夏,今晚我听天气预报说蓝城有暴雨。清水这里已经下了。你那里下了吗?从小你就最害怕打雷了。记得关好窗户,开着夜灯。”

电话那端传来孟雅芝有些着急的声音,话到最后听的孟初夏的心里面很是温暖。

这个时候孟初夏才忽的想起,自己今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回家,而母亲始终是一个人。

从今以后自己也会变成一个人吧。

从前她一直为了父亲和事情和母亲吵架,不明白为何母亲一直那么傻,一直在等着父亲回来。

可是如今她终于明白了。

“妈,你放心,我这里还没有下。我看了预报天气了。知道今天晚上有暴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再说了怕打雷都是小时候的事情。”

孟初夏流着泪,装作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好,那就好。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孟雅芝似乎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就准备挂了电话。

“好。”

父亲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回来过,你后悔吗?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问母亲,可是孟初夏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始终都没有问出口。

挂了电话之后孟初夏就一直在床上躺着,睁着眼睛。一直睁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闭上眼睛睡着了。

后半夜,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下雨的声音。雨下的很大,雷声轰隆隆的,也很大。

她浑身都怕的抽搐了,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怀抱熟悉的味道,像极了盛寒深。

后来还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她梦到盛寒深没有娶林馨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自己穿上了白纱,成为了盛寒深的妻子。

这一晚,孟初夏睡得格外的安稳。似乎是自从发生了盛寒深和林馨然要结婚的事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晚。

第二天孟初夏醒来的时候,天气已经放晴。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枕头依旧整洁如新。

恍惚觉得自己很是可笑,盛寒深怎么可能会来,自己明明很清楚。却还是傻傻的抱着一丝希望。

只是昨天晚上的温暖,真的很真实。真实到好像是真的。忽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那个更加真实的梦,可是梦终究是梦。

孟初夏,你争些气,以后再也不要抱有这样的幻想,即使做梦都不要有。

她起身走到窗边,开开窗户,雨后的夏天总是格外的凉爽。床前的银杏树叶经过昨天雨水的洗礼绿的发亮。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的味道。

孟初夏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四十了,她立刻洗漱完毕下了楼。

到了楼下,王妈已经做好了早餐。孟初夏打量了客厅一圈,没有看到盛寒深的影子。

“孟小姐,先生一大早就走了。好像是要赶去公司处理文件。”

王妈看到孟初夏搜寻的目光,开口道。

孟初夏没有应,继续吃着早餐。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只差了几分钟不打卡,自己就要迟到了。

刚到了公司,孟初夏就被林馨然拦了去路。

“林总监有何贵干?”

孟初夏抬头迎上林馨然的眸子。

“孟初夏,小娜优盘里面有一份文件丢失了,我问过保安了。昨天服装设计部最后一个走的人是你。”

林馨然像是有备而来。

孟初夏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的感觉,“林总监,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今天去调查监控了。只是正好看到你昨天动了小娜的桌子。你要知道现在小娜是我的助理。而那份文件是公司后半年和华宇集团的重要合同。你上一次搞砸了合同,我好不容易才让华总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如今又是被你给搞砸了,孟初夏,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林馨然说的滴水不漏,当着整个服装设计部的面。最后闹的人尽皆知,而孟初夏昨天的确是动了小娜的电脑,所以这一次,即使是她浑身有嘴都说不清了。

最后,事情闹到了盛寒深那里。

“寒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并非是想刻意为难孟小姐,只是所有设计部的人都听到了。我怎么样也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不是,你也知道,我刚刚上任,如果这件事情不处理好了,以后让我怎么服众啊!”

当着孟初夏的面,林馨然像极了一个新婚妻子对着丈夫撒娇的小女人。

这一幕落在孟初夏的眼里,格外的刺眼。

“好了,馨然,我知道了。监控的视频在哪里,我看看。”

盛寒深依旧像是昨天晚上在电话里面的语气一样的温柔。

“好,你看。”

林馨然眉眼处尽是得意,拿出手机上的视频给盛寒深看。

视频上的确是清清楚楚的播放着,昨天孟初夏动了小娜的电脑,铁证如山。

“孟初夏,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吗?”

良久,盛寒深才缓缓的开口。

“没有。”

孟初夏并不矢口否认,现在她只恨自己太冲动了,没有想到林馨然这么难对付,这么的有心机。

“好,按公司的规定,是要敬将你开除的。这一次是你自己犯了错误,公司是不赔偿违约金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