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 阿姨 小玥 时代强人 彭峰柳秋月 都市妇科小圣手 成精的伙伴
28章 善良 浪漫的滋润  诛仙 绝色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盛寒深,你混蛋

发布时间:2021-01-14 14:26:00

床单上早已了被血浸满了,而孟初秋却睁着眼睛,也没任何的反应。眸子波澜不惊,是无助后没办法余下的波澜不惊。盛寒深醒过来看见身边的孟初秋,忽的才忆起前天早上突然发生的所有的一切盛寒深醒来看到身边的孟初夏,忽的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21章 盛寒深,你混蛋》精选

推荐书目:无限电影世界 爱妻如命 梦回大明春 大佬穿书后反派总想套路她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全球武道进化 我在东京克苏鲁 横推一切敌 月光礼赞 最佳特摄时代

床单上早就已经被血浸透了,而孟初夏却睁着眼睛,没有任何的反应。眸子平静,是绝望之后只能剩下的平静。

盛寒深醒来看到身边的孟初夏,忽的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的一切。

只是转身的一瞬间,看到孟初夏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盛寒深的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孟初夏。”

意识到对劲,盛寒深声音有些微微的震怒。

可是孟初夏还是一句话都不讲,只是平静的躺在那里,睁着眼睛,如果不是感受到孟初夏的体温,看到孟初夏眨眼,盛寒深还以为孟初夏已经没有了气息,已经死了一般。

他掀开被子,才发现,身下的床单早已经是一片血红。而孟初夏的大腿上还有血渍不断的一点一点在渗出。

“王妈。”盛寒深大怒。

王妈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看到床上的血吓得差一点晕过去。也不顾的惊讶盛寒深怎么在这里,昨天晚上盛寒深明明没有在这里的。

王妈惊慌失措的开口,“我去叫医生,先生。”

一个小时后,整个西郊别墅都快成了一个小型的医院,客房里面站了一屋子的医生,都是蓝城最顶尖的妇产科医生。

所有的医生浑身上下都早已经是一身的冷汗。其中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专家医师一边擦着汗,一边强自镇定的开口,“盛总,这位小姐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包住了。但是切记,一定不能再让小姐受任何的刺激。前三个月本来就是最容易流产的时候,所以此后一定要格外的小心。”

“王妈,请他们出去。”盛寒深听到孟初夏的孩子保住了,才缓缓的开口。

“是,先生。”王妈的心里面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恭敬的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你们辛苦了,请随我来。”

屋子里面的医生像是监狱中的犯人得到了特赦令一般,都纷纷仓皇而逃。

孟初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这一次盛寒深竟然意外的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在窗前站着,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直到此时,孟初夏都依然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是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上帝的宠儿,连背影都是如此的好看。

她的嘴角升起一抹苦笑,如今这个男人即使是再优秀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吧。

小腹一阵一阵的坠痛传来,孟初夏隐隐的感觉到下身还有丝丝的血流出。想必此时孩子一定掉了吧。

“孩子没有了,盛寒深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孟初夏将自己的目光从盛寒深的身上移回来,移到天花板上。口气平静,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只是只有她自己的心中明白,这是怎么样一种蜕变的痛。就像是蛹破壳而出,蜕变成美丽的蝴蝶一般,痛的像是第二次重生。

“孟初夏,我告诉你。孩子还在,还有今天我已经打电话过去了清水。”

盛寒深此时想起昨天晚上孟初夏的主动,手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的暴戾着。

“盛寒深,你混蛋。”

提到清水,孟初夏一下子就想到了远在清水的母亲。她的心中再也无法平静,胸口一上一下剧烈的起伏着。

她立刻找出自己的手机给母亲打电话。

“初夏?你怎么这个时候忽然打电话来。”母亲很快就接了电话。

“孟雅芝,我告诉你,房子我们给你住了二十多年,已经是够仁慈的了,况且房子本来就不在你的名下。只是我们镇子里面里面公有的房子,怎么,现在我们镇子的旅游业好一些了,你就还想霸占着这个房子。不可能!”

电话的那端除了孟雅芝的声音,还有乡长的声音。孟初夏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之前几年的时候,包括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乡长也来收过房子。只是后来自己遇到了盛寒深之后,好像乡长从来都没有再来过他们家说要收房子。

而此时孟初夏好像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原来都是因为有盛寒深在背后。可是此时,对于曾经盛寒深的帮助,孟初夏却没有感激,此时满满的都只剩下了怨恨。

“妈,你怎么样?你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房子怎么了?”孟初夏急的眼泪都快调出来了。

这房子是母亲的命,母亲在那个房子里面足足等了父亲大半辈子。

自己自从工作了之后,还几次都说呀把母亲接来蓝城,但是母亲却从来都没有同意过。她又何尝不知道,母亲是在等待着父亲。这一点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自己和盛寒深说过,盛寒深很清楚。

孟雅芝见自己瞒不过去了,只得开口掩饰道,“初夏,我没有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乡长前几年就说来要房子,我还不是一直好好的。你放心,我没事。”

然后孟初夏就听到了离电话那么近的,像市棍棒的声音,还有母亲吃痛的声音。

接着电话便挂断了,就只剩下了嘟嘟嘟的挂断声。

孟初夏从耳朵上拿下手机,再一次拨通母亲的号码,却是显示无法接通。打了一次又一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各种不好的预感在孟初夏的心中出现,还有各种不敢想象的画面在孟初夏的脑海里面出现。

因为她很清楚那栋房子对于母亲来说的重要性,而母亲无论如何都一定不会离开。

“盛寒深,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孟初夏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对盛寒深这么说话,仿佛自从自己和盛寒深在一起以来,孟初夏从来都没有像是这一刻一样恨盛寒深。都没有比这一刻更加的绝望,更加的心痛。

“孟初夏,我想你有时间来这里骂我,不如该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保护你母亲。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你若是乖乖的,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你若是不乖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了。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我盛寒深的,你想生也得给我生,不想生也得给我生。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盛寒深始终都背对着孟初夏在窗户跟前站着,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从来都不曾有过任何的犹豫,任何一丝的感情。像极了古代无情的帝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