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 阿姨 小玥 时代强人 彭峰柳秋月 都市妇科小圣手 成精的伙伴
28章 善良 浪漫的滋润  诛仙 绝色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身败名裂(一)

发布时间:2021-01-14 14:26:01

是盛寒深,而孟初秋听见盛寒深的声音,再也没有敢不能动弹一下。手中的手机还在不厌其烦的响着,她不明白盛寒深是何时回来的,而已脑海里面不断地的再回忆着盛寒深下面会对自己所做手中的手机还在不厌其烦的响着,她不知道盛寒深是何时过来的,只是脑海里面不断的回想着盛寒深接下来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26章 身败名裂(一)》精选

推荐书目:无限电影世界 爱妻如命 梦回大明春 大佬穿书后反派总想套路她 我在女权世界的那些事 全球武道进化 我在东京克苏鲁 横推一切敌 月光礼赞 最佳特摄时代

是盛寒深,而孟初夏听到盛寒深的声音,再也不敢动弹一下。

手中的手机还在不厌其烦的响着,她不知道盛寒深是何时过来的,只是脑海里面不断的回想着盛寒深接下来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她不知道盛寒深到底有没有看到电话上的来电显示,僵硬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

直到盛寒深去了洗手间,孟初夏听到门关起来,哗哗的流水声。

她才接起手中的电话,“喂?学长,怎么了?”

“夏夏,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不是最喜欢服装设计吗?我告诉你,最近安德森去蓝城了,还说是要举办一个大型的服装比赛,胜出的人会有幸跟安德森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学习。”

电话那端的许长青很是兴奋的开口。

但是孟初夏却是如坐针毡,听着洗手间依旧在哗哗的流水声,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好,我知道了。”

“夏夏,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许长青一点都没有听出来孟初夏的忐忑。

“学长,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了。你也知道我和寒深在一起。我怕他会多想,而且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孟初夏沉默了良久终于开了口,虽然很是不忍心。

“好,我知道了。夏夏,祝你幸福。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福,一定要告诉我。”电话那端的许长青,声音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声音里面的落寞与刚才的兴奋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

孟初夏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应出这一声好的,说完立刻就挂了电话。眼眶都有些湿润。

孟初夏刚刚挂完电话,洗漱间哗哗的流水声忽然就停了。像是盛寒深早就知道自己这些小动作和这个电话。

盛寒深从洗漱间走出来,孟初夏忽然有些心虚。

只是盛寒深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孟初夏心里面暗自松了一口气,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是平静。

孟初夏在房间里面呆了一个下午,脑子里面一直都是许长青在电话里面和自己说的,关于安德森来蓝城举办服装比赛的事情。

而学服装设计的人都知道,安德森是多么的享誉国际,是多么的让人向往。

他在孟初夏的心中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就像是天神一般。还记得自己这六年来和盛寒深说的最多的人就是安德森。

只是如今恐怕自己……孟初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的一切,她明白,自己如今还有什么资格去谈梦想和理想。

孟初夏拿起笔,轻轻一笔,一个雏形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其实她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件礼服是给妈妈的,是给妈妈的婚纱。她听妈妈说过,和父亲只是简简单单的办;额一场喜宴。喜服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婚纱。

但是画了几笔之后,孟初夏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罢了。

刚把纸张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面,就听到王妈来叫自己吃饭。

“孟小姐,吃饭了。”

“哦,好,我知道了。”孟初夏看了一眼表才恍悟原来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时间过得这么的快。

只是孟初夏没有想到的是在饭桌上她看的盛寒深的身影。

好像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盛寒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孟初夏看的盛寒深的那一刻忽然间有些意外,有些不习惯。身子一顿,良久才回过神来,走到餐桌前做了下来。

想到下午许长青的那个电话,孟初夏的心里面还是心有余悸。想到盛寒深一个星期前的警告,有些害怕。

这顿饭吃的很是平静,孟初夏和盛寒深都没有什么话要说,甚至是连一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各自吃着自己碗里面的饭,像是陌生人一般。

“等等。”

直到吃完饭,孟初夏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忽然身后响起了盛寒深的声音。

孟初夏猛地抓紧自己的衣袖,有些紧张,生怕是心中所想的那件事情。

“这是蓝城的一个服装比赛,你可以去参加。这是我最大的限度。”

盛寒深转身回了沙发,从公文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小册子,放到了茶几上。

孟初夏很是意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那份关于大赛的详细的流程的册子就在眼前。甚至她还可以看到册子上面大大的安德森的照片。

孟初夏喜出望外,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小册子,像是拿着什么珍重的宝贝一般捧在手心。

“谢谢。”

自从盛寒深和林馨然结婚以来,好像是第一次盛寒深对待自己这么的宽容。

但是孟初夏口中的谢谢两个字,似乎一下子就让盛寒深动了怒,站起身,拿起公文包就转身离开了。

孟初夏有些不解,望着盛寒深远去的背影,似乎连脚下的步子都是那么的凌厉。忽的想到自己口中刚刚的那两个字。

一开始自己和盛寒深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确是左一个谢谢,右一个谢谢。可是自从盛寒深说了以后再也不允许她说谢谢,说她是他的女人,不惜要之后,好像这六年来自己从来都没有和盛寒深说谢谢。

而刚才是这六年来自己第一次对着盛寒深说谢谢。

可是如今以他们之间的身份,不说谢谢,又该如何呢?她已经不是他的女朋友,而他也是娶了林馨然,自己不再是他堂而皇之的女人。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也仅仅是因为肚子里面的孩子。

她很清醒,也很清楚自己如今的位置在哪?

而盛寒深要的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孟初夏都在专心准备自己的投稿,她准备将自己的心中一直以来的那个稿子给画出来,交出去。

因为这是自己二十年来的一个梦想,她相信自己用心的,融于真爱的作品,一定会是最好的作品。

稿子准备好了之后,自己就将稿子给了王妈。这次比赛,安德森坚持一定要手稿。她想就是为了看个人的功底,考察全面一些。大师就是大师。

只是孟初夏不知道的是,安德森这一次的合作方是长林集团。

“总监,这是这一次进入决赛的稿子。当然,您的在里面。”

孟初夏的稿子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进到了决赛。但是却送到了林馨然的手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