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武侠世界侠客行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超级小保安 和后妈同居的日子 乱世长歌老王 吃奶 小雨
  乡野 阿姨 小玥 时代强人 彭峰柳秋月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身败名裂(四)

发布时间:2021-01-14 14:26:02

盛寒深的声音一出,原本喧哗的大厅突然间就宁静了。盛寒深,在蓝城谁不明白,盛世集团的总裁。并且盛寒深从来不都不出席发布会任何的公众场合。盛寒深的声音忽的传来,林馨然立马而纠盛寒深,在蓝城谁不知道,盛世集团的总裁。而且盛寒深从来都不出席任何的公众场合。。

>>>《情痕难断》章节目录<<<

《第29章 身败名裂(四)》精选

推荐书目:专宠小毒妃(上) 我是无敌大师兄 老婆不买帐 斗罗大陆之修罗审判 时轮沙漏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绝世狂兵. 都市主宰神医 惊世嫡女:这位公子我罩了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盛寒深的声音一出,本来喧闹的大厅忽然就安静了。

盛寒深,在蓝城谁不知道,盛世集团的总裁。而且盛寒深从来都不出席任何的公众场合。

盛寒深的声音忽的传来,林馨然立刻而纠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孟初夏也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盛寒深在这里。

“是盛总。”

“天啊,盛总从来都不出席任何的公众场合的。这一次居然来了。”

“哎呀,你们都忘记了吗?盛总和林小姐都已经结婚了。有林小姐在的地方当然是有盛总了。哼,这个女人还敢诬陷林小姐,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可是安德森大师是专业的人士,曾多次参加巴黎时装周,我相信安德森大师的判断。”

“安德森大师只是说稿子,并没有说这个女人不能栽赃陷害林小姐。”

台下此时已经分成了两派,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盛寒深的裁决。这场比赛似乎安德森已经不能做主了,而是盛寒深做主。

但是,孟初夏看着盛寒深一步一步的走来,走到舞台中间,心早就已经疼得无法呼吸。是啊,盛寒深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他和林馨然结了婚。自然要为自己的妻子出头。

“寒深,不是让你在后台等我,你怎么了来了?”众目睽睽之下,林馨然提着轻快的步子走到盛寒深的面前,亲昵的挽着盛寒深的双手。

“我担心你被人陷害。”盛寒深并没有看林馨然,而是看着孟初夏不动声色的开口,语气听不出来几分温柔。

落在孟初夏的心上却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就插在了孟初夏的心头上。

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甚至此时都还抱着一分希望,因为盛寒深在西郊别墅见过自己的稿子,见过自己做的礼服。甚至让王妈去投稿都是盛寒深默许的,孟初夏等待着盛寒深最后的答案。

“安德森大师,我知道您可能有所怀疑。但是我妻子的作品我很清楚。而这一个作品我也很清楚,她是我们盛世集团设计部的一个员工。我妻子的作品是在盛世集团的服装部做的这件礼服。这个女人的礼服怎么来的,我想大家应该很是清楚了。”

盛寒深几乎话似乎就将所有的一切说的清清楚楚。

台下所有的人矛头顿时就指向了孟初夏。

“真是不要脸。”

“是啊,这种人还来冤枉林小姐。”

“贱人。”

只有孟初夏呆呆的愣在了原地,看着盛寒深和林馨然亲昵,胜利的样子,心碎成渣。

从盛寒深和林馨然结婚以来,这么长的时间。还有华森的话,孟初夏甚至心底里面是有那么一丝相信的,相信盛寒深和林馨然结婚是另有隐情的。可是今天呢,今天这个男人亲口为了林馨然歪曲了事实。

稿子如何,盛寒深是最清楚的。

“这位小姐你还有什么解释的吗?”安德森还是不肯放弃的问了孟初夏一句。

但是孟初夏却再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盛寒深,眸子里面伤心,失落,决绝。

盛寒深凌厉的看了王妈一眼,王妈立刻就拉着孟初夏往外走。

直到回到西郊别墅,孟初夏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孟初夏紧紧的抱着自己,缩在客房的床上。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今天盛寒深为了林馨然竟然将自己推向了万丈悬崖。

眸子里面的泪顺着脸颊流下,冰凉的噬入骨髓。

直到晚上盛寒深过来的时候,孟初夏都还在床上呆呆的坐着。眼睛干涩,泪仿佛已经流干。

“先生,你可算是来了,孟小姐自己一个人在屋里面,把房间反锁了,我怎么叫她都不开。中午也没有吃饭,到现在滴水未进。”王妈很是着急,盛寒深一进到客厅,王妈就迎了上去。

盛寒深大步走向了主卧,拿了客房的钥匙,就开了客房的门。

开开门的那一瞬间,盛寒深看到孟初夏的样子,眉头紧触。

孟初夏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紧紧的缩在墙的一角,神情呆滞,目光涣散。

盛寒深放下手中的钥匙,向床边走来。只是盛寒深走到床边,还没有坐下,孟初夏就猛地抬起了头,眸子无情,冷漠,像是一把利剑,“这是我的房间,请盛总出去。”

盛寒深像是想要抚摸孟初夏的头,听到孟初夏的话,手盗版空中你那个又收了回来,“孟初夏,既然你还有力气赶我出去。就证明你很好,给我下去吃晚饭。”

孟初夏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盛寒深的面前。

盛寒深,你如此对我。你明明看到我辛辛苦苦一个月做的礼服,明明看到我的稿子。你为何要帮林馨然。盛寒深,在你的眼里面我到底算什么?我们六年的感情到底算什么?!

孟初夏张了张口,但是这些话始终都没有问出。

因为她不想再自如其辱,她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说了也是白说。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狼狈和不堪,今天盛寒深在颁奖大典上的表现不就足以证明所有的一切了吗?

孟初夏在盛寒深的面前站了良久,她强忍着眼中的泪。开开门走下楼去。

“孟小姐,快来吃饭。”

王妈看到孟初夏下来,很是高兴。

孟初夏走到餐桌前,望着眼前餐桌上面的饭,没有任何一点的胃口。但是听到身后盛寒深的脚步声,孟初夏还是拿起了筷子。

因为她知道肚子里面还有孩子,而盛寒深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孩子,若是自己不乖乖吃饭,恐怕母亲又不知道该出什么事了。

她无法忘记上一次在清水乡下的院子前,她看到的母亲蓬头垢面的那一幕。

“若是我再听到王妈说你不吃饭,不管是因为何事。你知道后果。孩子必须要平平安安的生下来。”

盛寒深走到餐桌前,很显然没有坐下的意思。

孟初夏的心已经千疮百孔,而盛寒深在不管不顾的在上面撒着盐。想到今日在颁奖大殿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孟初夏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盛寒深,我即使是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给你生下来,你又能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