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超级小保安 和后妈同居的日子 乱世长歌老王 吃奶 小雨 
 乡野 阿姨 小玥 时代强人 彭峰柳秋月 都市妇科小圣手
首页 > 资讯

第8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发布时间:2021-01-14 18:37:48

备车日常出行。吴徒刚回去南州,喊他登门他。那去去也不妨事。他也挺想明白凌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底蕴,才能强力支撑凌舟如此猖狂骄横,让锐利如此盛气凌人。一次邀请,一个鸿门宴。敢邀吴徒刚回来南州,喊他上门他。那去去也无妨。。

>>>《超神奶爸》章节目录<<<

《第8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精选

推荐书目:吾家上仙是只鸟 金口小娘子(下) 千金上贼床 贵妇实习生 万能女婿 千年枕上蝶 杀手邻居 连环妙计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九世传奇

备车出行。

吴徒刚回来南州,喊他上门他。那去去也无妨。

他也挺想知道凌家究竟有什么样的底蕴,才能支撑凌舟如此嚣张跋扈,让凌厉如此盛气凌人。

一次邀请,一个鸿门宴。

敢邀请,他便敢去。

来到地方。

地址是一处别致的饭店,周围有些特意栽培的花朵,五颜六色,各显缤纷。

车刚在这里停下,门口就迎上来十数个保安。

一个个虎背熊腰的样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给我们下马威吗?”老白缓缓摇头,并不在意。

吴徒也不多言,打开车门。

就在这时。

“哗啦!”

周围的保安纷纷上前一步,再次给吴徒施压!

领头的那位带着不怀好意地笑容:“吴徒是吗?你还真敢来。”

吴徒动作没有因为众保安突然的举动而又丝毫停滞,缓步下车。

举步从领头那人身旁走过,无视他们迈步踏进饭店大厅。

顷刻间,里面略微嘈杂的众人陷入一片死寂。

“你说他会不会吓得不敢进来?”

这句不知道出自现场谁人口里的话语,嘲讽意味还没流露,就被生生截断。

外面的人被无视了。

声势浩大的一幕,仿佛对吴徒而言不值一提。

居于高位,周边伴有自己亲友的凌厉,握着高脚杯的手颤了颤,看了一眼门口出现的身影,脸沉了下去。

与表情各异,凝滞起来的现场不同。吴徒很自然地找到一处空位置坐下,静坐抬手,拿起桌上的红酒轻轻抿了一口。

看都没看现场的所有人。

凌厉将手上的高脚杯,猛砸在桌子上站起身:“你就是吴徒?”

“就是你打了我儿子!然后还想把我喊过去道歉?”

凌厉一拳砸在桌子上。

“等我赶到后你却留都不敢留下地跑了的那个吴徒?”

话气越来越重,从努力压制怒火,到能清楚感觉到凌厉的火气。

吴徒抬眼看了凌厉一眼:“你真的很喜欢说废话,明知故问?”

凌厉呼吸急转加快,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尽,杯子碗筷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既然你来了,那么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下场!”

凌厉的狂躁给周围众人带上契机,开始有人对吴徒说出讥讽的话语。

“不会以为真是邀请他过来吃饭喝酒的吧?”

“动了凌家公子他觉得自己还能完好的走出去?”

“他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个傻子而已!”

吴徒依旧平静,甚至脸上还带上失望。

凌家?就这?

从这反应和表现来看,不值一提。

吴徒扭动手腕,习惯性地做了一个放松手腕的动作,这才将桌上红酒杯再起端起,又抿了一小口。

“说完了吗?”

凌厉双手撑在桌子上对吴徒龇牙咧嘴,气得肺都要炸开。

都这种情况,为什么吴徒还能这么淡定?

宴席大厅里面可有几十号人,而吴徒算上给他开车的司机就只有两个人。

让吴徒过来,他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

怎么他还能喝起这里得到酒来?真以为是请他来这里吃饭的?

凌厉脸色反复变化,好一会他才压制住心里几乎要溢满的怒火,脸上露出冷冰冰的笑容:“我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人,死到临头还不知。”

吴徒眉头轻挑:“天下之大,想要我命的人多得去,可一个都没成功。”

“不知,你们做出了什么准备?”

“啊哈哈哈哈!”凌厉怒极反笑:“我已经查清楚你的后台是谁?”

“我这么跟你说,你还能这么嚣张吗?”

凌厉说到这里,语气,已然冷得令人发寒。

“整个南州没人敢动我儿子,谁都得给我凌厉三分薄面!你打了我儿子,却想让我跟你道歉,真是痴人说梦!”

吴徒放下手上的高脚杯,古井无波地说道:“你将我喊来,难道没了解清楚,你儿子为什么会被我打?”

“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打了我儿子,就会付出相应代价!动手那一刻你就该明白你做了一件一辈子都不该做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不论他做了什么,你都当他做得是对的这个意思吗?”吴徒道。

“没错,不管他做什么,该死的人都会是你!”凌厉感觉掌控到局势哼哼冷笑:“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不了解,碰了一个自身不干不净的寡妇,有什么问题?”

这句话,就有点刺激到吴徒的心弦了。

不过事情就是这样,在南州凌家横行霸道,对凌厉而言凌舟别说碰了周思晴,就算玩了她一晚上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嚣张,狂,可凌厉的确在南州在家底有本钱。

但,他面前的人是吴徒。

“子不教父子过,在我看来,你很可笑。”

吴徒起身。

他起身之时,现场众人纷纷绷紧神经,警惕地看着他。

吴徒继续说道:“而且,你们凌家真的到那种权势滔天的程度了吗?我想你比我要清楚。”

“我给了机会,让你道歉,你却没有好好珍惜。”

周围众人莫名感觉到一阵心凉感席卷而来,寒意笼罩。

他们在吴徒身上感觉到了一股……

恐怖的杀意!

凌厉自被吴徒一瞬展露的气场震得心神具颤,他喊道:“阿乐。”

“轰!”

在他身后站出来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站得笔直,两侧肩膀上得到肩章表明他自有的殊荣。

军部背景足以表明阿乐的可怕。

凌厉能够在南州里面混的风声四起,如鱼得水就是因为他善于人际交往,懂得怎么更好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对于一些部门,一些人物,他都能将关系打点得非常好。

在鸿兴茶行,凌厉就知晓吴徒有点身手,他不会傻到不做一些准备。

有阿乐在,无人能近他的身。

看着阿乐站在自己面前,凌厉在胸口激荡的那股气终是压下,满是玩味地看向吴徒。

然而,这一架没打起来。

紧跟而来的老白也上前两步站到吴徒身旁,双手背负于身后。

高大的身影,激起阿乐血的回忆。

阿乐全身具颤,他卑微地低下头呼喊:“老……老师?”

当下,凌厉脸色急变。

阿乐在军中可是有着校官的殊荣。

可吴徒身后跟着的那位却是他老师?

能被阿乐喊老师,那绝对不单是校官,而是校官以上。

校官以上的话就只有……

凌厉猛咽了口唾沫,瞳孔颤动。

眼睛猛地看向那不动如山的吴徒,心里不祥的预感弥漫。

吴徒身后随便跟着这样一位大人物,那他又是什么?

吴徒的后台不应该是陈杰吗?

“阿乐?”老白看着阿乐皱眉回想缓缓摇头:“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老白想了一会才想起来阿乐是谁,一个军二代,他只是做样子带过很短一段时间的兵。

老白言语,即为事实。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厉再看向吴徒时,脸色变了,深吸口气,心跳如鼓。

吴徒嘴里发出一声极为轻蔑的笑声,便不再多语。

越是这样,凌厉心里越是不安。

现场整备的众人,更是倒吸口凉气,心情复杂。

“嘶……”

情况,有点不对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