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浪漫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首页 > 资讯

第9章 吃顿鱼虾补身子

发布时间:2022-01-15 18:15:50

一条三丈见宽的小溪在乱石中蹦蹦蹦跳跳跳,翻出来洁白的水花,悠悠流入远方。破旧的石灶上搭着两块薄石板,上面铺了满满一层小鱼小鱼虾。乔苓一家在溪边围在陶锅吃得热火朝天。一家人许久没沾过荤腥,一顿添了河鱼小鱼虾的糊糊毫无疑问是人间美味,即便也没加盐品依旧吃得香简陋的石灶上搭着一块薄石板,上面铺了满满一层小鱼小虾。。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9章 吃顿鱼虾补身子》精选

推荐书目:

一条三丈见宽的小溪在乱石中蹦蹦跳跳,翻出洁白的水花,悠悠流向远方。

简陋的石灶上搭着一块薄石板,上面铺了满满一层小鱼小虾。

乔苓一家在溪边围着陶锅吃得热火朝天。

一家人许久没沾过荤腥,一顿添了河鱼小虾的糊糊无疑是人间美味,即使没有调味品依然吃得香甜。

吃饱喝足之后,顾氏洗刷碗筷陶锅。

乔苓拿出一块花布把石板上烘得半干的鱼虾包起来,泼水把余火浇熄,然后踢倒石灶捧沙土掩埋。

毕竟前世防火标语深入民心。

山上一把火,所里坐着我。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收拾完毕背上家当继续朝永兴府极速前进。

行至午时找了一处水源生火吃了午饭小憩两刻一家人继续赶路。

傍晚的群山在夕阳的照射下,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临近沙兴府,山路变得平坦宽阔起来,偶尔还能看到几片农田。

乔苓又开始为夜宿在哪的问题发愁,最好是能找到一户农家去借宿。

但是一路走来还是没遇到任何房屋,还得继续往前找找。

太阳从西边的山头缓缓落下,落日的余晖逐渐暗淡。

终于走到一处山脚下时,乔苓发现半山腰有个小小的土坯房。

说是房子却又不像,只有小小一间,屋顶盖着瓦片,但是没有门窗。

“爹,你看那上面有个屋子,咱们上去看看,天快黑了得找个落脚的地方。”

乔先林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顺着乔苓指着的方向抬头仔细看了看。

“大概是个什么庙吧,不知道供奉的是哪个神仙,先去看看。”

乔先林弯腰抱起乔松在前面开路,下了大路拐进旁边的山林小路向半山腰进发。

山头不高,抵达半山腰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

眼前的房子确实是个庙,庙里只有五步大小。

斑驳的泥坯一块一块地摞成三面墙,依稀还能看见夹杂的碎稻杆。

黑褐色的横梁上方整齐有序倾斜地覆盖青黑的瓦片,有些瓦片间隙长着一些野草。

墙面是用熟石灰加水拌泥沙刮成,正对外面的那面墙上绘制了一副彩色神像,一个穿着富贵的老者。

白须白发,笑容可掬,一手拿元宝,一手执柺杖。右侧有一排小字,當方土主福德正神。

神像下面浇筑了一个长条台子,上面摆放了一个旧旧的香炉,里面插满了燃烬的红色线香棍子,两边各摆放一盏香油灯。

一家人不敢贸贸然进去,站在外面待看清里面供奉的神像和香炉时顾氏松了一口气。

不是所有的山间小庙都能随便进随便拜的。

所幸这是一个香火旺盛的土地庙。

顾氏示意全家人跪下之后缓缓伏低身体,手臂伸直平放在地上掌心朝上。

额头贴着地面轻轻出声。

“信女临漳府见潭村人士,因山洪暴发生存艰难携夫乔先林、大女乔苓、儿乔松、小女乔芸投靠沙兴府永旺镇夫妹,路经贵地借土地爷爷外间屋檐下庇护一晚。”

“还望土地爷爷保佑信女一家路途平安。待日后信女返途奉上香油供果前来还愿。”

说完起身高举双手俯身再拜两次。

乔苓跪在地上平静的看着地面,她对于神佛没有太多的感触,但是她尊重别人的信仰。

跪拜之后顾氏起身对家人说“土地爷爷答应了,我们去外面屋檐下借宿一晚吧。”

牵着乔芸走出去捡起地上的背篓,在屋檐下找了个空地开始准备晚饭。

趁着天色还亮,顾氏捡石头垒灶和照看孩子,乔先林和乔苓分开寻找水源和茅草干柴。

经过几天停雨一日暴晒,柴火倒是好找,水源却不是哪里都有的。

背篓里的柴火都快装满了,还没找到一滴水。

眼看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天色也要暗下来了,乔苓放弃寻找。

试着用意念把空间里水坑的水引到手里的陶罐里。

顺便粗略看了一眼种下的益母草,长势不错,已经长到三寸来长,遂不再管专心引水。

试过几次之后指尖终于渗出一滴水,乔苓大喜过望,成功了!

继续引水,慢慢的水滴变成细细的水流缓缓填进陶罐。

乔苓席地而坐放松身体,集中精力,一刻钟过后陶罐已有九分满。

乔苓背起背篓抱上陶罐转身往土地庙走。

顾氏正在把苦笋掰成一段一段,地上木盆里的苦笋不多,最多只有两顿的样子。

乔松和乔芸并排蹲在地上乖乖的看着娘亲干活,不吵不闹。

看到乔苓回来,顾氏抬起头温婉的笑笑。

“苓苓回来啦,有没有打到水?笋子都择好了,就等你们打水拾柴回来就能煮了。今天借宿神仙庙,鱼虾就不能吃了,吃荤神仙要怪罪的。”

“打到水了,走了好大一段路才找到一个渗水坑。柴火也在这了。”

乔苓卸下背篓把干茅草和干树枝倒出来,四处看了看,爹还没回来。

顾氏麻利地生火,把陶罐里的水倒出大半到木盆里,再把陶罐架在小灶上,等水烧开把苦笋分出一半焯水。

焯水过后苦笋没有了豆青味,只剩鲜甜。

陶罐里的糊糊咕嘟咕嘟泡着泡泡的时候天色微暗。

乔先林背着背篓拎着两个竹筒回来了,满脸自责。

看到顾氏正在搅拌糊糊,陶罐里飘出雾气腾腾,欣慰的笑着。

“桂香,我找遍了还是没找到水,我还以为晚上吃不上糊糊了。”

乔先林卸下背篓,拍拍裤腿上的尘土,伸出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一把接住飞奔过来的乔芸抱起来。

“这几日芸芸和松松吃得饱了些,精神头好多了。抱着感觉重了些呢。”

顾氏噗呲一声笑着摇摇头。

“哪里就长那么快了几日时间就能感觉重,许是吃得饱了人更活泛些,不是恹恹地靠在怀里。”

乔苓抬起手捏捏乔芸头上两个小揪揪,惹得小豆丁摇头晃脑躲着乔苓的手。

越躲乔苓越逗,两姐妹嘻嘻哈哈哈的玩闹声让顾氏暂时忘记了粮食快告罄烦恼。

顾氏拿出碗筷分糊糊,没有坐的地方,一人一只碗蹲着喝。

看着乔芸精神头挺好,顾氏也分了一个竹碗一双筷子让她自己吃。

吃饱饭过后。

一弯明月已经升到半空,银白的月光静静地照在大地上,顾氏就着木盆里焯过苦笋的水洗刷碗筷。

乔苓和乔先林把包袱里的衣物拿出来几件,剩余的用手整理抚平让乔松躺上去。

顾氏整理好了杂物擦擦手从乔先林手上接过昏昏欲睡的乔芸。

依旧是乔先林守前半夜,顾氏守后半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