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浪漫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谁是云昭哥哥

发布时间:2022-01-15 18:15:53

太阳西沉,晚霞给这片贫困的西街尾被染一层温熙的淡雅色彩。荷锄归乡的庄稼汉子,从菜地挽一篮子瓜菜回去烧饭的妇人。散学归乡的少年,嘻笑玩闹的孩童,做买卖交易出摊回去的小贩。让宁静了一个上午的生活小圈子热闹的场面了出来。“娘,我们回去了!”乔苓笑嘻嘻的朝正荷锄归家的庄稼汉子,从菜地挽一篮子瓜菜回家做饭的妇人。。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22章 谁是云昭哥哥》精选

推荐书目:

太阳西沉,晚霞给这片贫穷的西街尾染上一层温煦的素雅色彩。

荷锄归家的庄稼汉子,从菜地挽一篮子瓜菜回家做饭的妇人。

散学归家的少年,嬉笑打闹的孩童,做买卖收摊回来的小贩。

让安静了一下午的生活小圈子热闹了起来。

“娘,我们回来了!”

乔苓笑嘻嘻的朝正在水井边洗衣裳的顾氏喊道。

顾氏转过头来温柔一笑。

“回来啦。等娘洗完这些衣裳就去做饭。你先带会儿弟弟妹妹。”

“不用,我来做饭。我会!爹一会儿来帮我烧火呀。”

乔苓把背篓接过来放在房间门口,走进房间。

乔松和乔芸正坐在凳子上认真的啃枇杷,见乔苓回来高兴的跳下凳子举着装枇杷的竹碗。

“大姐,吃枇杷!可甜了!”

乔苓接过两个小豆丁踮着脚努力举到面前黄澄澄的小枇杷。

没有嫁接过的山枇杷个头很小,剥皮咬一口甜中带酸味道丰富。

“咦,哪来的枇杷。”

乔芸从乔松碗里抓了一个枇杷熟练的剥皮,小口小口啃着。

“云昭哥哥给的呀。”

“云昭哥哥又是谁。”

乔苓继续啃枇杷。

乔芸停下啃枇杷的动作歪着头想了想,甜甜一笑。

“就是那个长得好看说话又好听的云昭哥哥,我可喜欢他了。”

乔松一听急了,“我也长得好看,我说话也好听。”

看看碗里的枇杷,低头小声嘟囔。

“他确实比我好看一点点,我,我也有点喜欢他。”

乔苓已经被两个小豆丁说得云里雾里。

“那到底谁是云昭哥哥?”

乔松认真想了想。

“就是你上午拿刀割他腿那个云昭哥哥呀,他也住这,他还叫姜婶子娘呢。”

乔苓恍然大悟。

啊,是那个少年。

但是,听起来有点血腥凶残是怎么回事?

想起姜婶子的嘱咐,摸摸乔芸头上的两个小揪揪。

“那你跟哥哥乖乖待在房里别吵闹哦,大姐给你们做红烧肉吃。”

听到肉,两个小豆丁眼睛都亮了,乔芸纯净无邪的眸子崇拜的看着乔苓。

“吃肉!大姐,什么是红烧肉,我没吃过!”

乔苓抓抓脸,不知道怎么解释什么是红烧肉。

“就是又香又好吃的红烧肉。”

乔松迫不及待的推乔苓的腿。

“那大姐快去做红烧肉,我会看着妹妹的。”

乔苓险些被推个趔趄,宠溺又无奈的说,“好好好,大姐去做红烧肉。那你们要乖乖的哦。”

两个小豆丁点头如捣蒜,为了证明自己很乖,马上爬上凳子正襟危坐,眼里充满了你看我很乖的神色。

乔苓笑着摇摇头,提上门口的背篓穿过院子走到灶房门口,冲正在帮顾氏晾衣裳的乔先林喊了一声。

“爹来帮我烧火。”

太久没做过饭了,乔苓仔细回想了一下在没有电饭煲时代的童年。

论,米饭的一百种做法。

土灶大多都是双灶,一口锅煮饭,一口锅做菜。

看见灶房墙壁上挂着的长柄笊篱和小桶状的饭甄。

不用论了,煮捞蒸。

拎开水缸木盖舀了两瓢水倒进其中一口锅,盖上锅盖。

另一口锅放着干烧。

乔先林进了灶房,径直坐在土灶前的矮凳上,“苓苓,爹帮你烧火。”

从身后抽出一把引火的干芒萁从土灶暗格掏出火折子点火放进灶洞。

舀了三碗米,想了想又舀了一碗,淘洗干净倒进锅里,盖上锅盖。

乔苓开始处理猪肉。

做红烧肉首选猪肚子上肥瘦相间的五花肉。

但是好的五花肉早就卖完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有肥有瘦的腿肉了。

从灶洞抽了一根小柴火让乔先林举着,乔苓开始烧猪皮上没刮干净的猪毛。

刮干净了把猪皮按在烧红的铁锅里来回滑动,呲呲的声音伴随着皮毛烧焦的焦臭味在灶房飘荡。

乔苓拎起来看看,猪皮外层已经是金黄带些许焦黑,用手指按按。

很好,摸不到扎手的猪毛了。

拿菜刀把焦黑刮去洗净,给这口锅也加了两瓢水把肉放进去盖上锅盖。

接下来干嘛呢,嗯,处理佐料。

乔苓后知后觉发现,硬菜三巨头葱姜蒜,一个也没买!

乔苓快步出了灶房朝堂屋走去。堂屋门口,姜娘子趁着天色还亮,给小笸箩里一件青色长袍锁边。

乔苓看看那袍子,还挺眼熟,不就是上午少年撕了一条布绑腿那件么。

“姜婶子,我们今天要用灶房比较久,等我们做完你再做就晚了。所以我多下了一些米。”

“晚上咱们一起吃吧。另外我忘记买葱姜蒜和糖了,婶子可以匀给我一些么?”

姜娘子常年洗衣裳的手粗糙发白,虎口长茧皲裂,停下针线抬起头温婉笑笑。

“葱姜蒜在水缸脚下自己取,糖在橱柜第二层的小罐子里。吃饭的好意婶子心领了,我们中午还剩几个馒头,热个馒头费不了多少时辰。”

乔苓也不纠缠,等做好让娘再去请就是。

笑着道了谢转身回灶房。

找出葱姜蒜择洗干净,切好备用。把锅里的肉翻转一下继续煮。

从背篓找出买好的八角丁香桂皮香叶草果,洗干净放在案板上。

掀开煮米饭的锅盖,用笊篱搅拌搅拌捞起看了看,米粒还没开花,盖上锅盖继续煮。

掀开煮肉的锅盖,拿了根筷子扎了一下,扎透了说明煮熟了。

用筷子挑起猪肉放在笊篱上晾着,用竹签子扎它个千疮百孔,遍地开花。均匀抹上酱油。

齐活!

锅里的汤水舀到木盆里,拿起锅扫收拾干净铁锅。

从灶台上的油罐子舀了两大勺油倒进锅里,嘱咐乔先林火不要烧那么旺,中火就好。

筷子伸到油里冒出细密的小泡泡,油温七成,炸猪皮。

乔苓左手举着锅盖,右手拎着猪肉,深吸一口气进入备战状态。

把猪肉皮朝下放进锅里,迅速盖上锅盖。

就在这一瞬间,锅里噼里啪啦伴着巨大的砰砰声不绝于耳,仿佛不是在炸猪皮,而是炸着一串鞭炮。

完美,一滴油也没溅出来!

趁着空档赶紧把另一口锅里的米饭用笊篱捞起来,盛在垫着纱布的小饭甄里。

锅里的米汤可是好东西,浓浓稠稠的还有些碎饭粒,舀进陶罐里放凉了可以当稀粥喝。

收拾干净之后舀了两瓢清水进去,饭甄搬进锅里盖上盖子,蒸米饭。

油锅里的噼啪声已经进入尾声,等没动静了乔苓心惊胆战的掀开锅盖,生怕锅里的油突然炸起来渐到脸上。

曾经吃过的亏记忆犹新。

把肉用筷子扎着挑起来,猪皮呈微微的焦黄色还有一些泡泡状,敲一敲梆硬还有脆响。

甩甩油放在案板上切成食指长的方块。

这时顾氏进来了,把乔先林换了出去,坐在凳子上看着乔苓熟练的切肉。

眼睛盯着乔苓,但是又像透过她在盯另一个人,目光又复杂又心疼,最后只是低低叹息一声继续低头烧火。

乔苓找出糖罐子,舀出一勺看了看,并不是熟悉的白砂糖。而是暗暗黄黄的粗砂糖,一眼就能看见细碎的杂质。

乔苓心想,糖在古代还是很精贵的,等赚了钱买糖再还给姜婶子吧。

“娘,火小一些。”

乔苓把锅里的油舀回油罐子里,只留下一点点底油。

佐料分批次下锅炒香铲起来。下糖不断搅拌翻炒。

等颜色变暗浓稠冒小泡泡的时候把肉块全部下到锅里,每一块肉都均匀的裹上糖色。

把佐料都倒进去翻炒,加盐加酱油调味,舀了一大瓢水倒进去盖上锅盖。

乔苓吁出一口气,“差不多了,就等把肉煮烂收汁。娘,烧大火。”

顾氏低头添了几块大柴,抬起头,嘴唇嗫嚅了几下,终于下定决心定定的看着乔苓,“你原来叫什么名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