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浪漫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你也想去?

发布时间:2022-01-15 18:15:54

有了挣钱的方向,乔苓并也没立马让乔先林不动手实行。还得砍棕叶,煮过,曝晒,漂白。还得买丝线。买桐油。准备好工作很多,乔苓会觉得但是先让爹做些常规生活物件,去集上摆摊儿混个脸熟很没用。仅有让人认同你的手艺了才敢买你正式推出新奇有趣的物件。除了最最重要的的,没还得砍棕叶,煮过,暴晒,漂白。。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29章 你也想去?》精选

推荐书目:

有了赚钱的方向,乔苓并没有立刻让乔先林动手实施。

还得砍棕叶,煮过,暴晒,漂白。

还得买丝线。买桐油。

准备工作比较多,乔苓觉得还是先让爹做些常规生活物件,去集上摆摊混个脸熟比较有用。

只有让人认可你的手艺了才敢买你推出新奇的物件。

还有最重要的,没钱了!

啊!啊!啊!钱到用时方恨少!

看来明早还得去子里那棵老桃树上的蝉却叫得一声比一声长。

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夕阳的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的瑰丽霞光。

乔苓从灶房出来,正遇上站在院子里的姜云昭。

夕阳的余晖洒在少年白皙的脸上,还是初遇时那身青色书生袍,不过已被姜娘子浆洗得干净清爽。

姜云昭脸色微赫,俊俏笔挺的鼻子微微冒汗,低沉的声音略有迟疑。

“乔姑娘,你们明天还去进山么?”

乔苓柳眉一挑,“去啊。怎么,你也想去?”

姜云昭轻轻点头,柔声说,“我娘今天吃着那蒸槐花觉得香甜,我想明天跟你们进山采一些回来。”

乔苓疑惑道,“咦,你明天不用去学堂吗?”

姜云昭眼角微扬,浓密的睫毛掩不住眼里笑意盈盈,“明天休沐。”

乔苓哦了一声,转头冲屋檐下剖篾的乔先林朗声问道,“爹,他明天休沐想跟我们进山,带他去不?”

乔先林放下竹篾,望着姜云昭和蔼的笑笑,“你娘同意吗?”

姜云昭微微颔首,“我娘去雇主家送还衣裳了,还没回来。等我娘回来我再跟她说明。”

乔先林点点头,“行,你娘同意的话明早卯时出门。”

姜云昭眼里有些雀跃,“好,那我先回房看书了。”

太阳从西边的山头一点一点下沉,顾氏开始摆晚饭,晚上还吃蒸槐花,不过多了一陶罐冬瓜筒骨汤。

夹一筷子槐花吃完喝一口汤,每个人脸上既享受又满足。

乔苓吞下一口汤之后开口问,“爹,后天镇上大集,咱们去摆摊么?”

乔先林有些为难的开口,“娘叫我编好了物件送去春兰那杂货铺寄售。”

乔苓放下碗,蹙眉,“卖出去的银钱怎么算?月结?”

乔先林吭哧了半天憋出一句,“娘说她先收着,家用花销找她要。”

乔苓差点摔筷子!

嚯,算盘打得可以啊!

这住镇上没有田地,连吃碗青菜都要靠买。吃的用的哪样不用花钱?找她要花销,天天吃糠?

乔苓试探着问,“爹,要不,咱们跟他们分家吧?”

顾氏听着眼前一亮,接着又叹了一口气,“分家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

乔先林也摇摇头,“父母还健在,怎么可以提分家这种事,要被戳脊梁骨的。”

乔苓拿着筷子一下一下戳着碗里的冬瓜。

“那怎么办,你们还像以前那样给他们当牛做马?娘,你看二婶和三婶什么时候下过地?连棵草都没拔过。”

顾氏觉得嘴里的槐花不香了。

“她们有手艺,红白喜事能去帮厨做席面,闲时能领绣活赚钱。娘。。。娘没什么本事,只有一把子力气。”

乔苓翻了一个白眼。

“那又怎么样。她们挣钱怎么了,我们得到什么了?家里的猪和鸡鸭都是我和松松喂的。地里的活大半都是你和爹做的。”

“爹还编不少物件卖了钱呢,凭什么咱们吃最差的,穿最烂的?”

乔松听到提到自己,连忙点头。

“对对对,我每天都喂鸡喂鸭子,奶奶不让我捡蛋。”

乔芸也跟着举手弱弱的说,“我,我也捉过虫子喂鸡。”

乔苓越说越气,被乔芸这么一打岔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彻底气不起来了。

顾氏本来觉得自己跟两个妯娌比挺自卑的,被乔苓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还挺有用,微微挺直了背。

乔苓眼珠转了转。

“爹,要不你就交一部分去二姑家,其他的咱们去摆摊。”

乔先林有些意动。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乔苓咧嘴一笑。

“发现了再说呗。大不了逮住了就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花都花了,还能吐出来不成。”

顾氏看看自家几个孩子,跟家里分开之后吃得比以往好了一些,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顾氏心一横,小声开口。

“他爹,要不就按苓苓说的办吧。你看这几日松松和芸芸的脸上都长肉了。不说他们,我的脸摸着都没那么糙了。”

乔先林看看孩子,看看媳妇,叹了一口气,妥协的点点头。

乔苓和顾氏交换了一个你很棒棒的眼神,嘴角上扬。

吃过晚饭,乔苓早早的洗漱完了就回房躺着了。

之前采收的当归只卖了六棵,剩余一小堆乔苓打算分批卖掉,一口气全卖了有些扎眼。

新栽下的当归已经出苗长出真叶。金线莲和何首乌却堪堪破土冒出两个小嫩芽,看来生长周期不会短了。

无事可做,乔苓索性出了空间。

房间没有油灯,只有月光透过窗户能提供微弱的光线。

睡又睡不着,索性想想怎么把锥笠做得美观又有特色。

锥笠的做法只要懂篾匠活的一看就能仿个大概,必须增加点什么别人不会的,才能不被同行砸饭碗。

染色?不会。

绘画?有钱人家谁要戴这种东西,没钱的谁要欣赏你的画。

这个时代的颜料也没办法在风吹日晒,甚至雨淋的摧残下还能坚强的不糊不掉色。

刺绣?不好下针啊,那棕叶又不是布,针扎得这么密集叶子就破了啊。

那就只剩一招了。

用彩线勾些小花样再缝上去!这个别人不会!

锥笠主要针对的销售群体是女子和孩童,没办法,谁让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呢。

了却了一桩心事,乔苓顿时觉得通身舒坦,看着漆黑的房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五更,晨鸡初叫。

乔苓揉揉乱发起身,掏出小梳子。

啊!终于结束了用手指耙头发的日子了。

乔苓给自己梳了一个自认为整齐对称的双丫髻,端着木盆出门打水洗漱。

院子里姜云昭已经坐在桃树下的石凳上等着了。

乔苓还以为像姜云昭这种书生天天穿长袍呢,没想到他还有农家男子的短打装扮。

不得不承认,长得好看的人披个麻袋都比别人好看。

乔苓对姜云昭咧嘴一笑,“等我洗漱完就出发啊。”

随后皱着眉头眼神围着他绕了一圈,乔苓挑眉,“你就这么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