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浪漫  事务所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赘婿 我要
桃运乡医  天龙 销售 寡妇 幸福人生 辣妈
首页 > 资讯

第36章 笑这么好看作死啊

发布时间:2022-01-15 18:15:55

经过一个上午的朋友相处,乔苓结论一个结论。刘楚楚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二货,本性倒不坏。对于乔苓三姐弟这种较为明显穷人家的孩子,也没露着一丝瞧不起。走的时候还大声嚷嚷改日带更多非常好吃的给两个小豆丁。走后了刘楚楚,乔先林夫妇回去了。夫妻两人一人提着一个背篓,晒刘娇娇就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二货,本性倒不坏。。

>>>《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章节目录<<<

《第36章 笑这么好看作死啊》精选

推荐书目:

经过一下午的相处,乔苓得出一个结论。

刘娇娇就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二货,本性倒不坏。

对于乔苓三姐弟这种明显穷人家的孩子,也没露出一丝看不起。

走的时候还嚷嚷改天带更多好吃的给两个小豆丁。

送走了刘娇娇,乔先林夫妇回来了。

夫妻两人一人背着一个背篓,晒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脸上却是眉开眼笑神采奕奕。

乔苓打了水给爹娘洗脸洗手。两个小豆丁一人递上一杯凉开水,仰着小脸眼睛忽闪忽闪的写满期待。

顾氏噗呲一笑,从背篓里翻出三串糖葫芦,一人递了一串。

三姐弟喜滋滋的接过,凑在一起比谁的糖葫芦大颗。

顾氏笑着摇摇头,“苓苓你怎么跟三岁小娃一样。”

乔苓抬起头,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这世间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娘爱我买了这糖葫芦,当然不能辜负了。”

两个小豆丁嚼着糖葫芦根本没空说话,只能附和的猛点头。

辜负不辜负的不知道,反正糖葫芦好吃。

顾氏哪里听过这么肉麻的话,虽说有些难为情,心里却是觉得熨帖。

“你呀,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来,看看娘给你们买的新衣裳料子。

顾氏把码在上层的几匹布拿出来摆在床上。

“这匹粉色的呢给芸芸,这匹水蓝色的给松松,这匹薄荷绿的给苓苓。都是细棉布穿着舒服些。”

两个小豆丁欢呼一声乐得又笑又跳,手上黏黏糊糊的又不敢上去摸。两颗小脑袋凑在床边心花怒放的看着属于自己的布料。

“娘,新衣裳可以不打补丁吗?我想要一件没有补丁的衣裳。”

顾氏心酸的摸摸乔芸的头,“当然啦,新衣裳不打补丁的。娘给你做一身漂漂亮亮的新衣裳。”

乔苓看着这清新脱俗的薄荷绿棉布还挺满意,心想还好自家娘亲没买什么辣眼睛的颜色。

“娘,那你和爹的呢?”

“买了,这匹堇色的是我的,灰茶色的是你爹的。”顾氏从背篓里又拿出两匹布。

乔苓看了一眼,“怎么是葛麻布?这老气横秋的颜色也不好看啊。”

顾氏温柔笑笑,“爹娘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什么好看。成天做活图个耐穿耐脏就行了。”

“才三十出头正当壮年,哪里老了?又不是不够钱,这么节俭做什么。”

乔苓决定等下回自己上街再买两匹好些的料子给爹娘做衣裳。

“娘,我要的彩线买了吗?我这脚伤了哪也去不了,我想明天可以开始做防晒斗笠了。”

“买了买了。粗的细的都买了,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心意。”

顾氏掏出一个布袋,每一种按颜色绕在一个小线轴上。

色彩五花八门,虽然颜色不齐全,但是常用的颜色差不多都有了。

乔苓抽出一条看了看,虽然不如毛线粗,勉强还能用。

“打灶的人请了吗?”

顾氏看了坐在一旁的乔先林一眼,“你爹说打个灶不用请人,只要买些材料回来,我们两个就够了。”

乔苓低头盘算了一下,觉得没必要省这些钱,“不行。爹明天开始要做竹编,娘你要处理棕叶,我们马上就要做防晒斗笠了,没时间打灶。还不如请人。”

乔先林点点头,“行吧。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去哪请人,这一个人都不认识。”

“爹你不是给姜云昭做了一个新箱笼吗?一会等姜婶子回来让娘把箱笼带过去,顺便问问打灶去哪请人不就得了。姜婶子在这镇上住了这么多年肯定知道。”

顾氏点点头,“行。娘晚点去问。”

乔先林歇息够了坐在屋檐下继续编着还没做完的米筛。

顾氏提着背篓进了灶房归置新添置的碗碟粮食干货和菜肉。

乔苓拎着着那袋彩线带着两个小豆丁回了房间,拿出磨好的竹钩针开始试着钩一些小花样。

当第一顶鹅黄色迷你小草帽在乔苓翻飞的手指下完成的时候,两个小豆丁发出一阵惊叹声。

“哇哦,这个帽子好可爱呀。可以戴在我的手指上呢,哥哥你看。”

乔芸的小食指上顶着一个小草帽,时不时摇摇手指,咯咯咯笑个不停。

乔松羡慕的看着,翘着嘴摇摇乔苓的腿,“大姐,我也要,我不要帽子,我要一只大老虎。”

乔苓抽抽嘴角,“你当我是神仙吗,什么都会。要不我给你钩一个小萝卜可以吗?”

乔松勉强点点头,“也行吧。”

顾氏归置好了东西,正巧看见姜娘子挽着一大筐衣裳回来。

顾氏回房取了新箱笼,忙追了上去,“姜娘子,我相公做了一个新箱笼给姜公子,你看样式合适不?”

姜娘子嗔怪的说,“姜娘子叫着多生疏啊。我闺名宋秋容,你唤我秋容就可以了。”

顾氏脸上一喜,“好呀。那你也叫我桂香好了。”

姜娘子看了看顾氏手里提着的箱笼,“这箱笼原是要拿去卖钱的吧,云昭那个箱笼还能用,就不要破费了。”

顾氏挽着姜娘子的手把她拉着进了堂屋,“一个箱笼跟我客气什么。不然我就把那两百文还给你。我看你家姜公子的书箱边角都磨开口了,用不了多久就要坏了。”

姜娘子拿起崭新的箱笼左看右看,满意的不断点头,“也别叫姜公子啦,叫他云昭吧。这手艺真不错,肯定结实耐用。”

顾氏看地上的一大篮子衣裳,“秋容,走,我帮你一起洗。”

姜娘子胡乱摆摆手,“不行不行,这是我的活,怎么好叫你来做。”

顾氏也不争辩,直接弯腰提起大篮子,“我也不单单是帮你洗衣裳,我还有个事跟你说。走吧,咱们边洗边说。”

顾氏要说的正是一起做防晒斗笠的事和哪里找人打灶的事,两人在水井边一边洗衣裳一边讨论这斗笠做出来有没有市场。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院子里。天空中一片片火烧云层次分明,颜色由西向东逐渐变淡。

姜云昭扛着一大捆棕叶推门而进,冲水井边的姜娘子顾氏和屋檐下的乔先林一一问好。

走到乔苓房门口把棕叶卸下来,敲敲房门,说了一声,“乔姑娘,你要的棕叶放你门口了。”

乔苓听见声音应了一声。两个小豆丁跳下床哒哒哒哒跑去开门,甜甜的叫着云昭哥哥。

乔苓跳到房门口,看地上那一大摞棕叶,看姜云昭肩上还有抗棕叶留下的灰尘。

靠在门框笑嘻嘻的说,“这么多,谢谢你啊。哦,我爹给你做个了新箱笼,我娘给你送过去了,以后你去学堂就背那个新的吧。”

“好。”

姜云昭嘴角微微勾起,薄唇抿出好看的弧度。

深褐色的眸子目光清澈,微扬的眼尾却又风情万种,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的眸子上。

乔苓暗骂一声,笑就笑,笑这么好看作死啊!害得我心里老鹿乱撞了一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