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全真第八子》第五章 异世初临 射雕时代

发布时间:2019-11-10 10:38:51

秦浩老顽童小说名叫《全真第八子》,提供秦浩老顽童小说大结局,秦浩老顽童小说结局是啥。全真第八子小说秦浩老顽童节选:秦浩再次闭上了眼,等待着死,突然,她觉得自己手指的血仿佛被抽出了一样,有一种被掏空…

>>>《全真第八子》章节目录<<<

《《全真第八子》第五章 异世初临 射雕时代》精选

秦浩老顽童小说名字叫做《全真第八子》,这里提供秦浩老顽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全真第八子小说精选:“啊!……”这次,有点不甘心啊!秦浩再次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忽然,他感觉自己手上的血仿佛被抽出来了一样,有一种被掏空的疼痛,“原来人死了会这么痛苦啊!”他如是的想着。“我……我真的好不甘心啊,‘和氏璧’的秘密很快就要解开了,我却要死了,在这里,我还有爸爸妈妈,还有虽然关系不是很好的同学和老师,我还要为爷爷报仇的,没想到我就会这样死了,这难道就是天意吗?真如爷爷所说的‘天意难测啊!’……”如果秦浩睁开眼睛,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和氏…

“啊!……”这次,有点不甘心啊!

秦浩再次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忽然,他感觉自己手上的血仿佛被抽出来了一样,有一种被掏空的疼痛,“原来人死了会这么痛苦啊!”他如是的想着。“我……我真的好不甘心啊,‘和氏璧’的秘密很快就要解开了,我却要死了,在这里,我还有爸爸妈妈,还有虽然关系不是很好的同学和老师,我还要为爷爷报仇的,没想到我就会这样死了,这难道就是天意吗?真如爷爷所说的‘天意难测啊!’……”

如果秦浩睁开眼睛,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和氏璧’在这一刻变得血红血红,‘和氏璧’发出的红光照耀了整个山崖,它似一个血球一般的绕着秦浩疯狂的转动。

多时,秦浩感觉自己的血被抽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只留下一份虚弱,闭上眼睛的秦浩忽然感觉眼前一片血红,脑子中忽然想起了爷爷的那一句话“月光,‘和氏璧’在圆月的血光下……,”随即晕了过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秦浩还是静静的躺在那,仿佛天下万物皆与他无关一般。

在崖边看着做最后停留的黑衣人忽然见了悬崖之上一片血红,眼中露出了一怔贪婪,叹道,“原来这就是和氏璧的秘密啊!”

不知过了多久,在秦浩的世界里圆月的光却还是那般血红,只是此时的血红忽然变得温顺了起来,那些红光缓缓的侵入秦浩的体内,竟使其感到了一丝透入骨髓的舒爽,血被抽后留下的虚弱也渐渐消失了,随后感觉的是一阵温润,秦浩在无知无觉中仿佛听见有人在念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秦浩没有听明白是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大脑告诉自己自己已经都记住了,一切只在模糊之中,他自己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他忘记了思考,那一刻他只相信感觉。

“哎,小友,快醒醒啊,小友……”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而在此时,他的大脑却突然出现了另一句话“小浩子,快醒醒,咳咳……小浩子,别睡了。”声音一样温和,一样慈祥,只是秦浩此时已经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从心底里感到一种亲切。他使劲的挣扎,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只动了动,一阵疲倦袭来,他又睡了过去……

冥冥中,他感觉一个人在给他喂药,给他喂饭,他没有抗拒,因为他感觉这人的气息很熟悉,很亲切,只是这亲切熟悉之间有一丝不真实,仿似隔世。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秦浩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印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头发尽白的老者,只是不同于一般老者的是他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很有神采,那双眼睛,似乎在哪见过?秦浩如是想着,想着想着,他的脑中竟一片空白!

“啊,小友,你醒了,好好,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王重阳此时开心异常,这个孩子总算醒了,十天,整整十天了,真不知这孩子怎么撑过来的,他查过了这孩子的身体,没有伤,只是虚弱,但这对一个几岁的小孩来说却已经很严重了,连王重阳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救活,也许这就是战争的悲哀啊,无数的孩童连饭都无法吃饱。本来,全真教也会救一些资质好的小孩带回山教授武艺,但孩子一般都由门中弟子照顾,并不用掌门亲自来照顾,然而这个孩子却不一样,这个孩子仿佛认人一样,不是自己喂他他不吃,不是自己喂他他也不喝,这让修道已久的王重阳也十分感动,也许,这是缘分吧!

“额……”秦浩试着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只能呻吟似的哀了一句。

“你不用说话,不用说话,老老实实躺着,你的身体还没好呢,过几天应该就可以说话了,不用急,不用急!”王重阳看见小孩子要说话,顿时有些急了,这孩子的身子还是很虚弱啊!小孩子这么虚弱可是性命攸关啊,看来实在不行就要用内力帮他治疗了,至于什么华山论剑就不先管它了吧,人命要紧,只是这样怕他受不了,用内功疗伤的痛苦怎么会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能受得了得!先过几天吧,过几天也许就会好了!

一个月后……

“小浩子,别再躲了,出来吧,老顽童我发现你了!哈哈,再不出来我就过去找你了啊!”一老头双鬓都有些发白了,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年纪,行动却毫无一丝庄重,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有神,“小浩子,你就不用再躲了,老顽童我武功这么好,一听就能知道你在哪了,快出来吧!哈哈!”说着,眼睛却在向四处贼溜溜的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老顽童,你个不讲信用的家伙,我们说好了不用武功的!你老小子耍赖,你输了,不要想抵赖啊!”一脸气愤的秦浩慢慢的从旁边花坛里走了出来,嘴翘的老高,一脸我看不起你的样子。

“谁说的,谁耍赖了啊,老顽童我最恨的就是有人耍赖啦,我怎么会耍赖!”老顽童眼睛贼溜溜的一转,立即把腰挺了起来,双眼一瞪,大有你不要污蔑好人的架势。

“是你自己说的,‘老顽童我武功这么好,一听就能知道你在哪了’,哼,还想耍赖,我不跟你玩了!”秦浩给了老顽童一个白眼,随后就转身离开,大有你不认输我就不跟你玩的架势。

“哎,别啊!小浩子,我是说‘老顽童我武功这么好,一听就能知道你在哪了’可是我不是还没来得及用啊,啊,不是,我本来就没打算用。”一时情急说漏嘴的老顽童,一时老脸绯红。

“那?!是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逼你啊,怎么样?老顽童,认输吧,输了不认可是很没面子的啊,尤其要是有谁一不小心说了出去,以后人人都说老顽童是个耍赖皮的,看还有谁会跟你玩啊!”秦浩缓缓的转过身来指着老顽童狡黠的笑了笑,然后假装随意的弹了弹手指指。可在老顽童心里这“随意的弹了弹手指”可比前些日子认识的黄老邪的“弹指神功”还厉害,黄老邪那个最多打个内伤,百八十天就好了,可这个可让人一辈子翻不开身啊!想着想着这汗就掉下来了。

“我说,小浩子,咱俩商量商量啊,这话就咱俩知道就行了就别让其他人知道了啊!”老顽童眼睛贼溜溜的一转,顿时谄媚道。

什么你说赖账,我老顽童是那种人吗,再说了,也不看看,这臭小子后面是什么人,丫丫的,我师哥,让师哥知道了跟大家都知道有啥区别啊,这师哥也真是的,自从救了这臭小子就当宝似的,嗨,我老顽童欺负一下都不行。上次这小子说他可以跳的比终南山还高,丫丫的,我就不信了,你说人怎么可能跳的比山还高呢?我就跟他打了个赌,好小子,直接到终南山顶随便蹦蹬了一下,就说了,我站着都比终南山高了,你说我跳得能不比它高吗?没办法,输了,本来想找师兄帮忙的,怎么着也要把惩罚退了不是,可师兄直接一句“伯通啊,你说咱赌得起,还输不起吗!认赌服输才是英雄本色啊!”就完了,我一想,对啊,还是师兄是真英雄啊,可过了俩月我才明白师兄明明帮着他啊,这也就罢了,我……我还是听一个徒孙说的——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啊,可是没办法啊,师兄是我最钦佩的人,咋也不能让人看笑话不是,可怜我堂堂的全真教二号人物就这样被糟蹋了——打扫了大殿七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专干这行的呢!

“我说,小耗子啊”丫丫的明着占不了便宜,我暗里占还不行吗?随即想一想还是把他哄好了为妙,不然……他打了个冷颤,“我们这次能不能不在大殿打扫了啊,打扫内殿行吗?”

什么打扫内殿也不好,那总比大殿强吧,反正整个全真教都知道我扫过大殿了,我老顽童不怕开水烫了,他们能怎么样吧!

“恩,我想过了,这次不让你扫地了。”秦浩一脸沉思样。

“真的啊!呼,谢天谢地!”老顽童总算松了一口气,不扫地就好!

“只要你说出师父去哪了,我就饶了你!”

“恩,我还是去扫地吧!”老顽童刚抬起得头又落下了。

“真的不说?”

“不说!”语气很强硬!

“那你到大门口打扫吧!”

“哼,别想威胁我,我答应过师兄,绝不告诉你他要去华山比武!”

“恩,行了,赌约解除了……!”说完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走了。

“恩?应该没人发现吧,”说完贼溜溜的眼睛又向四周望了望,见没人又嘀咕道“嘿嘿,我可什么也没说,师兄让我看着这小子,我要是不让这小子去华山看比武,我咋跟着去玩啊!”嘿嘿……真有点搞不懂,这小子明明才两三岁,怎么就这么机灵啊,还失忆了,那没失忆的话的话该咋样了啊,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才?恩!以后可得小心点,不然还不知自己被耍成啥样呢!想到这,摇了摇头,又跟了过去,没办法谁让整个全真教就秦浩跟他玩呢?

离开的秦浩没有想着要去找师傅,因为他知道自己去了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添乱,只有在全真教才算是安全的。

到这都一个多月了,嗨,虽然这里的人待他都很好,尤其是师傅,更是疼得没法说,连比武论剑都要让门人瞒着自己,以免自己担心,可是不知为啥,他总觉得自己缺了些什么,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自从来到这里,自己就失去了记忆,也许失去记忆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吧,到现在自己就只能记得自己的名字叫秦浩,其他的却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每天晚上睡觉时总会做一个梦,梦见一个白发鹤颜的人浑身血迹,嘴里不停的叫着“小……小浩子,你记住了,去解开和氏璧的秘密,然后回家,不……不要在想着报仇,你要做一个……一个普通人,一个开开心心的普通人”每当做到这时他总会惊醒,这个梦里的人会谁呢?他不知道,他只要一想,头就会**一般的疼。

“嗨,还是顺其自然吧,正如那人所说的,做一个普通人吧!”想到这,深吸一口气,顿时全身轻松了不少!

走着走着,秦浩竟来到了初级弟子练武的地方!

“咦,大师兄啊,大师兄好啊!又在这看门下弟子们练武啊……!”

“哦,小师弟啊,你不是陪师叔他老人家玩的吗,怎么来这啊?”来的是大师兄马钰,号称丹阳子。在他们这一代中威望很高,因为这一代中数秦浩最小,因此对秦浩也出奇的疼爱。

“我……”秦浩刚要说话,就听见后面传来了一个令人头疼的声音。

“怎么?小钰子,你也想陪我玩玩吗?好啊,呵呵,人多才好玩嘛!哈哈哈!”

“恩?啊,对了,该到了处机他们几个那看看了,他们几个也该到练武了吧,好长时间没跟他们练武了,不知这几个小子有没有在偷懒啊,嗨,师傅交代下来的可不能疏忽啊,恩,对,我马上过去看看,一定不能辜负师傅的重托啊!咦?是周师叔啊,师叔好啊!小师弟,你没事就陪师叔好好的玩一会吧哈!”说完也不顾自己平时的庄重,头也不回,立即运起轻功,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咦,小钰子的轻功有进步啊!呵呵,不枉我这个师叔好好指点了他一番啊,恩,到底是我老顽童指点的好啊!”老顽童,不无感慨的说道,“哎,小浩子,你流什么汗啊!怎么,生病了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