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宁缺段语琴 精彩章节

发布时间:2019-11-11 06:29:09

过客原创的主角是宁缺段语琴的言情小说名字叫作《切记与狗说话的》,这篇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宁缺段语琴两人之间突然发生的出奇制胜的精彩的故事,像切记与狗说话的这样情节部分设计精妙绝伦的小说我猛地把门推开,站在门口两眼直直盯着里面。。

>>>《不要与狗说话》章节目录<<<

《宁缺段语琴 精彩章节》精选

过客原创的主角是宁缺段语琴的言情小说名字叫做《不要与狗说话》,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宁缺段语琴两人之间发生的匪夷所思的精彩故事,像不要与狗说话这样情节设计精妙的小说真不多~!精彩片段:我心里有一个直觉,李克良并没有看错,那个浑身是血在他眼里像个恶鬼的男人,的的确确是我爸!

宁缺段语琴 精彩章节

听到我爸名字的时候,我再无法保持冷静了,尤其在李克良说我爸全身是血的时候,我整个脑袋都炸了。

我猛地把门推开,站在门口两眼直直盯着里面。

李克良和老中医都回过头来看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老中医神色凝重,道:“宁缺啊,你先别急,李克良虽然说你爸全身是血,但……”

老中医的话入了我的耳却入不了我的心,我杀气腾腾地盯着李克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清楚点,我爸到底怎么了!”

李克良这个二愣子被我吓得脚步偷偷往左挪移了一步,大半个身体躲在老中医的背后,但是他人比老中医生得高大,虽然弓背弯腰,但我仍然能清楚看到他的样子。

李克良期期艾艾地说着:“宁、宁缺啊,我虽然看到了你爸,但是,但是你爸很快就不见了啊!我当时还以为我看错了……不不不,应该真的是我看错了!宁叔怎么会满身是血呢,你说是吧?”

李克良朝我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心里有一个直觉,李克良并没有看错,那个浑身是血在他眼里像个恶鬼的男人,的的确确是我爸!

我猛地向前踏了一步。

李克良把身体更往老中医背后缩了缩。

我抓住李克良的衣领子将他整个人从老中医身后拖了出来,老中医伸出手挡着我,劝道:“宁缺,你不要冲动,这事儿先问清楚。”

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盯着李克良袒露出来的胸膛,几道伤痕横贯在李克良的胸膛上,果然像是他口中所说的抓了一下,皮肉伤留下的痕迹就像是人的五根手指抓过后的血痕,只是这个人的指甲肯定很长也很锐利,这一抓之下直接硬生生地抓成了这幅样子,而且,伤口上的血颜色有点不对。

我眯了眯眼。

伤口是黑的!

“宁、宁缺…”李克良可怜兮兮地喊了我一声。

我放开了手,任凭他手忙脚乱的站好,若有所思地转身问老中医:“你看他这个伤口的样子正常吗?”

老中医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这个憨货不是见鬼了吗?鬼抓出来的伤口,难道会是正常的样子吗?”

李克良直着脖子嚷道:“那怎么办啊!我不会死吧?老师傅啊,你可得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呢,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

老中医说道:“你当你自己是国家栋梁吗,还好多事情没做,你怎么不干脆说你自己壮志未酬?行了行了,别号丧了,死不了。”

李克良问道:“真的?”

老中医横了他一眼,说道:“自己拿去敷一下。”

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个黑色瓷瓶递给李克良。

又是黑色瓷瓶!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段语琴。

这已经是老中医第三次拿出黑色瓷瓶了,这瓷瓶里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段语琴被小白咬了拿这个做药,李克良被鬼抓了也拿这个做药,就连我上次也是一样。

李克良一拿到瓷瓶就像拿到了救命神药似的,紧紧抓在手里就往外跑,边跑边跟喊:“谢谢老师傅!回头再给你钱啊!记在账上!”我立即抓住了他问:“你昨晚是什么时候看到我爸的?”

“这个……”李克良想了想,说:“大约是十一点钟左右吧,当时打雷了。”

打雷的时候!也就是段语琴发“发狂”的时候。在那之前我爸出去过一次,受了伤回来,然后他又出去了!并且,他再次受伤,还全身是血!!!

我心急如焚,担忧不已。

难道我爸是被那白骨似的鬼怪所伤?

段语琴急急地问:“你还有没有看到别的人?”

“没有没有。”李克良挣脱我的手,扭头便跑,那落荒而逃的样子,深怕再一次被我给逮住。

我冲他大声问:“你是在哪儿看到的?”

然李克良已跑了很远了,根本没有回答我。

我与段语琴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追了上去。

那个女人既然不在家,应该是和我爸在一起。我们现在找不到他们,也联系不上,去他们昨晚出现过的地方可能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我们追了一阵后,转了个弯,李克良早不见了踪影。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悲恸的哭泣声。我的心再次沉重起来,与段语琴快走朝哭声的地方走去。

远远看到一户人家的门前围了很多人,全都在议论纷纷,悲愤填膺。而哭声,是从那家堂屋里传来的。

这家的主人叫唐响,两年前讨了个老婆,但至今没有生育。

走近了,我问其中一个堂伯出了什么事了,堂伯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芳芳死了,只剩下骨头了,不晓得哪个天杀的干的!”

唐响的老婆就叫芳芳。

我赶紧走进堂屋,只见地上的席子上盖着一块大白布,白布下面有一个人形轮廓,想必是芳芳的尸骨。芳芳是我们本村人,她的父母这时跪在尸骨旁抱头痛快,声音已经嘶哑。一旁不少的亲戚邻居在慰劝。

唐响蹲在一旁,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脸上尽是悲愤之色。

我想走近一点看一下尸骨到底是怎样的,唐响一眼瞅见了我,立即指着我喝道:“别动!”我一怔,望向唐响。唐响双目通红,倏地站起,大骂道:“宁缺,你他妈的还敢来!”说着抓起身边一张木凳就朝我劈头打来。

我吃惊非小,下意识地朝后一连退了四五步,唐响第一凳子打了个空,还想再打来时,被一旁的人给抱住了。

唐响冲我骂道:“狗日的宁缺,你爸杀了芳芳,我要你们一家人偿命!”

“放你妈的狗屁!”无故被打,我本就气愤,现在唐响又冤枉我爸,我更是怒火中烧,对着他也骂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爸杀人了?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打破你的狗嘴!”骂着我也要冲上去,被我身边的人给拦住了,他们用力将我推出了堂屋,叫我快走。

“这狗日的,说我爸杀人,怎么不说是他自己把他老婆杀了?”我愤愤地道。

唐响破口大骂,“狗日的,不是你爸还是谁?有种叫你爸出来当面对质!”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应,我爸到底去哪儿了?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回来?

堂伯劝道:“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杀的,你也别跟他拗,快回去吧,等你爸来了再说。”

在堂伯等人的劝说下,我半推半就地与段语琴离开了。

唐响在后头叫嚣,“狗日的,杀了我老婆,我不会放过你们,绝对要你们血债血还!”

回到家后,见门还锁着,我狠狠朝门踢了两脚。

段语琴在一旁打电话,秀眉紧锁。

“到底去哪了!”我抓了抓头发,感觉一阵头疼。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触电一般立即拿了出来,是我爸打来的!

我迫不及待接了,急声问:“爸,你去哪儿了……”

“宁缺,”我爸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听着,你马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