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不要与狗说话 精彩章节

发布时间:2019-11-11 06:29:10

《切记与狗说话的》小说主角是宁缺段语琴,是由过客所写的言情精品,宁缺段语琴之间的情感危机四伏,切记与狗说话的小说是也可以细细地品位的一部网红小说,快来深度阅读吧!精彩的片段:段语琴突然间明白了什么,问:“你说在打雷的时候,我在我睡的那间房里,并且还叫你陪我睡?”。

>>>《不要与狗说话》章节目录<<<

《不要与狗说话 精彩章节》精选

《不要与狗说话》小说主角是宁缺段语琴,是由过客所写的言情精品,宁缺段语琴之间的危机四伏的故事,不要与狗说话小说是可以细细品味的一部网红小说,快来阅读吧!精彩片段:“对,那不是我。可是,当时在你心中那不就是我吗?你竟然……竟然……如果真的是我,你也会那么对我。你实在是太龌龊了!”

不要与狗说话 精彩章节

段语琴突然间明白了什么,问:“你说在打雷的时候,我在我睡的那间房里,并且还叫你陪我睡?”

我点头,“是的。”

段语琴又问:“然后呢?”

我说:“然后自然是我陪你睡了。”

段语琴脸色大变,“你竟然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我白了她一眼,揶揄道:“你不是说那不是你么?”

段语琴终于反应了过来,惊恐道:“不是我,那会是谁?难道是鬼?”

我摇了摇头,“应该不是,鬼的身上好像是没有温度的吧?可我当时摸了她,发现她身上有温度,跟人一样。”

“什么!”段语琴杏目圆瞪,“你还摸了她,流氓!”

“哼,那摸的又不是你。”我嗤之以鼻。

“可……”段语琴顿了顿,话锋一转,“对,那不是我。可是,当时在你心中那不就是我吗?你竟然……竟然……如果真的是我,你也会那么对我。你实在是太龌龊了!”

龌龊?那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好不?我不想跟段语琴再纠结这个问题,朝她肩上看了一眼,道:“你被小白咬了,赶紧处理一下吧,不然小心得狂犬病。”

“原来是小白咬的我。”段语琴摸了摸后肩上的伤口,两眼四下看了看,没看见小白,问道:“小白为什么咬我?”

我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

段语琴听后,秀眉紧蹙,嘀咕道:“怎么可能?”

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段语琴最多是高冷了点,但绝对不会开挂到那种程度,如非,当时的她,不是她。突然,我灵光一闪,难道,当时段语琴鬼上身了?

“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吧。”我想起了老中医给我的那个黑色瓷瓶,往桌上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这才想起在杂物室的时候,黑色瓷瓶在段语琴手中。

我望着段语琴问:“在打雷前,你下楼的时候有没有来我房间拿走一个小小的黑色瓶子?”

段语琴不假思索地答道:“没有,我根本没进过你的房间。”

既然这样,当时段语琴手中怎么会拿着那个黑色瓷瓶?并且段语琴“发狂”后,在小白的攻击下逃出了杂物室,在逃跑之前也带走了黑色瓷瓶。那个黑色瓷瓶似乎对她很重要。

我将昏迷后的段语琴抱回我房间后她手中并没有东西,难道那黑色瓷瓶已掉在外面了?但现在是晚上,外面又下着滂沱大雨,只能等天亮后再去找了。

段语琴拿起手机看了看,说天快亮了,她想上去休息一下。我提议带她去老中医那儿先上点药,因为现在去医院非常地不方便。段语琴却说:“不用了,反正我活不过三天了,就算得了狂犬病又能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我忙挡着她问:“什么叫你活不过三天了?”

“不关你的事。”段语琴绕开我就朝门口走去。

我再次挡着她,道:“上次你说一个将死之人会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就怀疑你有问题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实情,你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段语琴哼了一声,冷笑道:“我告诉你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能救我?”

我忙说:“只要我能救,我一定救!”

段语琴盯着我半晌,背靠在门上,头微微抬起望着天花板,说:“好,我告诉你。三年前我碰到一个神婆,她给我算了命,说我十八岁的时候有大劫,活不过十八岁。三天后我就十八岁了,所以我很快就要死了。”

说完,段语琴神色黯然,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

我暗暗惊讶,说道:“那个神婆应该乱讲的!哪有人真的能预测到人的命数的!”

“那个神婆算得很灵的。”段语琴说:“她算到我妈会遇到你爸,并且你爸还有一个孩子,年纪比我只大了两岁,这些都算对了。”

我突然觉得段语琴非常可怜,便问:“那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段语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过一天算一天呗。不过近几天我总是心神不宁,感觉有事要发生,所以晚上老是失眠,哎……我感觉到我马上就要死了。”

我想安慰段语琴,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死亡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那神婆既然那么厉害,那么她有没有说怎么样可以救你的命?”

段语琴轻启红唇,“说了。”

我心中一喜,忙问:“她怎么说?”

段语琴说:“她说,如今天下能救我者惟有一人。”

“谁?”

“宁天纵。”

“我爸?!”我半信半疑,“我爸有什么能力,竟然能救得了你?他一不懂医术,二又没有像道士一样能从阎王手下救人的本领。”

段语琴说:“他有没有这个本领我不知道,但他手中有一个宝贝可以救我。”

我赶紧问:“什么宝贝?”

段语琴反问:“你真的不知道?”

我急了,一时脱口而出:“我若知道,我还问你么?而且我爸肯定没那个宝贝,不然,我妈也不会死!”

段语琴没有再说什么,准备回房,我说:“不管我爸有没有那个宝贝,我明天去问问他,如果有,我一定叫我爸救你。不过我建议你现在最好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不管怎么样,你都不想得狂犬病吧?一旦得了这病,人就会像疯狗一样乱……”

“怎么处理?”段语琴脸色微变,立即打断了我的话。

我说我建议去老中医那儿。

段语琴说:“现在下着大雨不方便,等天亮后再说吧。或者我去我妈那儿也行,老中医给我妈多开了一副药。”

“你妈和我爸根本就不在家!”

“不在家?”段语琴将信将疑。

“是的,若他们在家,在你昏迷后我直接叫你妈来了,何必要把你抱到我这儿来。”

段语琴嘀咕道:“我好像是去敲过门,他们不在家,然后……我以为那是在做梦,没想到是真的。”

接着,我和段语琴各自拨打了我爸和那个女人手机,结果对方全都关机。

我提议道:“要不我先帮你把伤口清理一下吧,我这儿有碘酒,消消毒总比不管它要强。”

段语琴犹豫不决。

我继续劝道:“你就算会死,也要漂漂亮亮地死去,而不是像……”

“行了,你给我打住。”段语琴走到凳子旁坐下了,背对着我说:“那你帮我消毒吧,给我速度快点。”

我拿出碘酒与棉签走到段语琴背后说:“你的伤口在肩上吧,你把衣服拉下去一点。”

段语琴警戒道:“除了伤口,其它地方你不许碰,也不许看。”

我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知道了。”心想就算我看了你也不知道!

段语琴将垂在后背的长发全弄到胸前,将睡衣往下拉了拉,露出白皙的后颈与香肩,肌肤白嫩,吹弹可破。但是在右后肩的位置上却有两道深深的咬痕,皮肉外翻,触目惊心。

“可恶的小白,怎么咬得这么深?”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升,我不由地将小白埋怨了好几遍,也暗暗佩服段语琴,伤口这么深,刚才她竟然连眉头也没曾皱一下。

我将碘酒倒在棉签上,小心翼翼地给段语琴清洗伤口,棉签刚一碰到段语琴身上,她就触电一般抖了一下。我问:“疼吗?”

“疼。”段语琴回答得倒是干脆。

段玉琴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令我闻之着迷。但我现在对她丝毫没有其不良的想法,更多的则是担忧。

给段语琴清理好伤口后,我说这伤口太深,只怕就这样消消毒不顶用,咱们还是去老中医那儿吧,或者去医院也行。段语琴却将衣服直接拉了上去,说不用了。

“那至少也要包扎一下吧?”我拿出了纱布。这纱布是从老中医那儿拿来的,原本是想给我换洗伤口的时候用的。

“不必了。”段语琴转身走了出去。

忙了这么久我也感觉有些累了,准备上床躺一会儿,却发现床上湿了好大一片,必须得将床单换掉才行。

我正准备将床单扯下来,却发现床的一头放着两件衣服。我拿起一看,一件是段语琴的睡衣,另一件是她的内裤。内裤是白色的,蕾丝小花边……,挺漂亮的嘛!

正在这时段语琴走了进来,边走边说:“我的衣服还在……”话未说完她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此时我正拿着她的内裤在“欣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