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6章暴露

发布时间:2019-11-11 06:29:10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切记与狗说话的》第6章曝露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回到楼下,我一再打开门,小白就迫不及待跳了进去。我不高兴地问:“你怎么回去的?”小白扭着尾巴跃动着不断地往我身上蹭。来到楼下,我一打开门,小白就迫不及待跳了进来。我生气地问:“你怎么出去的?”小白扭着尾巴跳跃着不断往我身上蹭。。

>>>《不要与狗说话》章节目录<<<

《第6章暴露》精选

  段语琴走到窗前朝下面看了看,问:“那狗是你的?”

  我没有正面回答段语琴,说我下去看看。

  来到楼下,我一打开门,小白就迫不及待跳了进来。我生气地问:“你怎么出去的?”小白扭着尾巴跳跃着不断往我身上蹭。

  我突然发现小白的身上有血,嘴巴上也有血。我吃了一惊,忙问:“你这血是哪儿来的?”

  难道小白出去咬人了?

  小白抬起头,望着我呜呜叫着,但因为不会说话,急得四肢乱跳。我轻轻擦了一下小白身上的血渍,发现是小白的后腿处受了伤,像是利器所致。而小白嘴上的血有可能是它在给自己舔伤口时留下的。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小白的伤口比较深,必须得上药。我正准备上楼去找创伤药,却见段语琴下来了。我的心七上八下,想将小白藏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小白一看到段语琴,顿然目露凶光,将嘴一咧就要扑上去,我忙叫住了它。段语琴吓得往楼梯上面退了两步。

  我趁机叫段语琴上楼去,段语琴却问:“这是你的狗?怎么以前没见过它?”

  “是我朋友的。”我说:“他叫我帮他养几天。”

  段语琴又问:“它身上怎么有血?”

  我说可能是跟别的狗打架了吧。

  见段语琴一直望着小白,我担心她留下的时间越长,知道得越多,便说:“这狗不喜欢生人,你快回去吧,万一咬了你了可就不好了。”

  “不是有你在吗?”段语琴有恃无恐,“它似乎很听你的话,要是它咬我了,你要负责任。”

  我无奈道:“那你去楼上吧。”

  到了我的卧室后,我给小白的伤口上了创伤药,心里一直在犯疑,小白到底是怎么从上了锁的家里出去的?又是谁伤的它?见段语琴一直在旁边望着,我突然想起杂物室的门与那些被我撬出来的木板,我得把门和木板还原,但不能让段语琴知道。

  “有什么事要不明天再说吧,我很困,想睡觉了。”说着,我故意打了个哈欠。

  段语琴却说:“现在说吧,我时间不多了。”

  我一怔,望着她问:“什么意思?”

  段语琴也朝我望来,道:“我想知道你爸和你妈以前的事。”

  “为什么?”我觉得这丫的是没事找事。

  段语琴说:“我觉得你爸很爱你妈。我想知道,你爸到底爱你妈什么。”

  我的眼前立即呈现出我爸妈以前在一起美好的那些日子,可是,这一切已经一去不返。我妈走了,我甚至连我妈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我冷冷地说:“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走吧。”

  “你必须说。”段语琴双手抱胸,趾高气扬地望着我,一副不容拒绝的女王风范。

  “我不想说。”我将她往门外推,“我只想告诉你,我妈在这世上是唯一的,没人能够替代我妈。”

  段语琴神色一阵黯然,没有再说什么便走了。

  我立即关上好,去把杂物室的门重新上好,又把那几块木板钉上,小白一直蹲在旁边看着,并且不时望向我,我与它的目光一对上,感觉到它的眼中有一丝奇异的神色一闪而过。

  它的目光,很温柔,像是一个人。

  当我忙完为一切,天已经微亮了。

  忙了一个晚上,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那具骷髅到底是谁?我必须要去求证。最直接的方法是去问我爸。但是,我爸会告诉我实情吗?另一个方法就是去我妈的坟前,挖坟开棺,看看里面有没有尸骨。

  还有小白,我将小白放了出来,我爸若知道后,他会怎么样?

  就在我思索着怎么进行下一步时,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我心一震,忙去开门。

  打开门,便看见我爸站在门外,脸色阴沉。

  难道我爸知道了什么?

  果然,我爸劈头就问:“你看到小白了?”

  我心里将段语琴问候了两遍,说是的。我爸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随及问:“它在哪儿?”说着推开我就跨了进来,一眼看到了就站在我身后的小白。

  “小白!”我爸一把抓住小白头顶上的毛将小白提了起来。小白发出呜呜叫声,不知是开心还是在**。

  我在一旁看着没说话,在等着我爸把答案告诉我。我爸放下小白,瞪了我一眼,转身朝杂物室走去。

  走到杂物室前面,我爸看了看那些木板,问:“是你把小白放出来的?”

  我反问:“你为什么把小白关起来?”

  我爸又问:“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迎着我爸的目光,针锋相对,“那骷髅是不是我妈?”

  我爸的两眼再次一沉,我惊得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但我没有露出怯意,依然与我爸对视着。时间仿佛凝固了,我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小白突然走到我爸面前,咬了咬我爸的裤腿。

  我爸收回目光,叫我去关好门,从衣袋里拿出一只钳子来,然后将杂物室外面的木板和门卸了下来。

  打开门后,我爸又拿出一个手电筒走了进去。

  将里面各个角落照了一阵,我爸这才盯着我问:“那骷髅呢?”

  我依然问:“那骷髅是谁?是不是我妈?”

  我爸猛地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我朝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脸上**辣地烫。我爸厉声问:“骷髅呢?”

  “她到底是不是我妈!”我近乎吼道。

  这时,门外传来那个女人的叫唤,并且还不断地敲着门,我爸沉声说道:“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这事。任何人!”说着他走出杂物室去开门。

  我摸了摸脸,突然恨起我爸来。若那骷髅真的是我妈,那我——

  门开了,那个女人和段语琴走了进来。那个女人见我爸脸色阴沉,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我爸淡淡地说没事。我狠狠地瞪向段语琴,都怪她,若不是她,我爸不会这么早就知道小白被我放出来了。

  段语琴昂着头朝我的目光迎来,满目挑衅。

  那个女人看到了小白,伸手就要去摸,娇滴滴道:“好可爱的小狗狗哟。”

  小白突然张口朝那个女人的手咬去。

  “啊!”那个女人惨叫一声,手上出现一个深深的牙印。

  我爸勃然大怒,喝斥道:“小白!”小白立即躲到了我身后。那个女人淌着泪抽泣着:“这狗怎么咬人呢?啊,好疼啊。我要要打疫苗,不然我会得狂犬病的。”

  “马上去医院。”我爸抓起那个女人的手便急匆匆往门外冲,我跟了出去,忍不住说道:“医院太远了,不如去老中医那儿,比去医院管用。”

  我爸闻声顿了一下,但犹豫了片刻,依然说道:“去医院。”

  难道我爸不相信老中医的医术?

  段语琴突然问:“你的手是不是也被狗咬了?”

  我爸回过头望向我的手,朝我投来询问的目光。我淡淡地说:“我昨晚已经去老中医那儿上过药了。”我爸一把甩开了那个女人的手,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的面前,紧盯着我问:“你昨晚去过老中医那儿?他知道小白了?”

  “是。”看着我爸神色大变的模样,我感觉到事情恐怕比我想像中的还要严重。

  我爸抓住我的手,几乎是将我拖进了屋里,一把将我推到墙角,逼问道:“说,昨晚还发生了什么?老中医还知道什么?”

  我只得将昨晚去老中医那儿上药,后来他又来我家送药的事简单地说了。

  我爸的脸骤然阴沉得可怕,又一字一字地问:“后来呢?”

  “后来他回去了。”我答道。

  我爸恶狠狠道:“我说的是房间里的——骷髅!”

  “埋了。”我被我爸吓到了,从小长大,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愤怒过。

  我爸抓住我的手腕,命令道:“埋在哪儿,马上带我去!”

  出了门口,我爸对那个女人说:“你和琴琴去医院打针,我有事先去处理一下。”说着不顾那个女人的叫喊拉着我一阵风似地朝后山松树林走去。

  当我们到那个坑前时,我爸双手齐下,奋力地去扒泥。

  但扒着扒着我爸就停了下来,双眼望着坑里,双手微微发抖。

  我望着那个大坑,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