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十六章 你这是在讨厌我吗

发布时间:2019-11-11 07:52:52

主角叫陆景纯权寰宇的小说叫作《怦然动心:权少,你好坏!》,它的作者是黑芝麻创作作品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原因讲诉了:权寰宇身体一僵,才意外发现自己差点儿没忍着,作出造成伤害她的举动。陆景纯喝多了。但是他也没!的话第二天她酒醒,当然会为上次的事懊悔。权寰宇心里想,感觉就像被人泼了一盘冷水。他抽回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全是内疚,“对...陆景纯喝醉了。。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你这是在讨厌我吗》精选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 第十六章 你这是在讨厌我吗 免费试读

权寰宇身体一僵,才发现自己差点没忍住,做出伤害她的举动。

陆景纯喝醉了。

可是他没有!

如果第二天她酒醒,肯定会为刚才的事懊恼。

权寰宇想着,感觉就像被人泼了一盘冷水。

他收回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全是自责,“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陆景纯看着夺门而出的男人,心里郁闷至极。

“权先生,你这是在讨厌我吗?”她无暇考虑其他,满心都是在想着这个问题。

“呜呜,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陆景纯傻愣愣地捂着脸。

夺门而出的权寰宇自然不知道她在房里自责着。

他只觉得一翻挑逗下,浑身发热。

“唉。”他叹息一声,自制力极好的他基本不会出现这么冲动的情景。

可是对着陆景纯,就已经出现了两次。

权寰宇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走到浴室里冲了一个冷水澡。

因为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陆景纯哭着哭着,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

凌晨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

一直的铃声和振动,陆景纯想忽略也困难。

“喂,你好。”她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了电话。

闭着眼睛,陆景纯听到了许沐辰的声音,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景纯,你现在是不是在A市?”许沐辰半夜睡不着,想着质问一番。

今天跟朋友出门的时候,隐约好像见到了陆景纯的身影,她跟一个男人动作亲密得很。

“嗯,是的。”她回复着。

陆景纯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今天才想起许沐辰那些恶心的事情。

“你现在在哪里?”男人又质问道。

“我在……”陆景纯说了一半,差点睡着。

许沐辰的怒火,似乎对她的影响不大。

“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能够查出来。”他以为陆景纯在卖关子。

“我在凯悦酒店,吵死了,有本事你过来。”她嚷嚷两句,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许沐辰脸色难看,没想到陆景纯居然是这样的人。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他脸上的阴沉浓重着。

“明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有本事。”许沐辰邪笑说道。

陆景纯以为那通电话只是一个梦。

所以,她没有在意,更没有记住。

早上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疼!”陆景纯呻吟一声。

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她慢慢挪动着脚步去开门。

打开门,陆景纯看着门外的男人,僵住了。

昨天的电话她是忘记了,可是差点跟权寰宇擦枪走火的画面却记得清楚。

陆景纯一手敲着额头,表情有些古怪。

“权先生,早上好。”她讪讪放下手,打着招呼。

“早上好,这是醒酒茶以及早餐。”权寰宇递过手上的袋子。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不提昨天的事情。

“谢谢。”陆景纯接过。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指尖,像是触电那般,她胆战心惊。

“不好意思。”想起昨天权寰宇的厌恶,陆景纯下意识地打着招呼。

她的道歉听在耳里,他只觉得刺耳。

“好好休息。”权寰宇叮嘱着,转身离开。

“权先生,今天没有安排吗?”陆景纯赶紧问道。

尴尬归尴尬,她不能让这种情绪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你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权寰宇转过身,眼中有些莫名的期待。

陆景纯低下头,“没有。”

昨天他给的浪漫和惊喜,已经够多了。

她实在是不能,再贪心要些什么。

“这个,是送你的礼物。”权寰宇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包装。

“我不能……”要你的礼物。

陆景纯想拒绝,可是权寰宇的话语更快。

“拿着吧,本来应该昨天给的,忘记了。”

“谢谢。”陆景纯接过,只觉得这份礼物的重量,有些吓人。

“好好休息,明天中午的飞机。”权寰宇收回目光,淡淡说道。

直到隔壁的客房传来关门的声音,陆景纯才关上门。

看来,他们还是没有关系,就是彼此最好的关系。

陆景纯拆开礼物,一条精致的项链落入眼中。

她的心情复杂着。

权寰宇,是觉得对不起她,所以才买来一条项链吗?

她把醒酒茶喝完,吃了早餐,看着项链发呆。

最后,陆景纯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权寰宇。

“谢谢你,项链很漂亮。”她保持着自己的落落大方。

客房的门再一次响起敲门的声音。

陆景纯心里隐隐期待着,门外的那个人。

打开门,她扬起一抹灿烂的弧度,“权……”

看清来人,陆景纯的声音戛然而止。

“沐辰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眼中有许多的失望。

许沐辰一脸的阴沉,刚才她那说一半的称呼,他听得明显。

“你自己告诉我的,忘记了?”他收回眼中的暴戾,暂时还没打算吓着眼前的女人。

她此刻脂粉未施,穿着一套便服,整个人清纯得很。

许沐辰心里暗暗嘲讽,如果不是之前看到她身上的那些痕迹,一定还相信她是真的如自己所见那样清纯。

可惜了这个样子,不过是烂货一个。

“我没有啊……”陆景纯有些呆滞。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了?”她问道。

“这些不重要。”许沐辰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一脸温柔。

“景纯,你不请我进去坐坐?”他问道。

陆景纯心里抗拒得很,眼中的犹豫瞬间露了出来。

“里面有别人?”许沐辰问道。

“没有,沐辰学长,里面请。”陆景纯找不到借口拒绝,只能把他放进去。

现在是白天,加上权寰宇就在旁边,许沐辰应该不会乱来的。

陆景纯还是留多了一个心眼,没有把门锁牢。

“景纯,你之前不是说不在A市的吗?”许沐辰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听着他像一个温和的大哥哥一样关心着自己的情况,陆景纯的心里暖了一些。

“是啊,后来老板让我出差来这边了。”

她微微一笑,眼睛里没有了以往的友善和熟悉。

“沐辰学长,请坐。”陆景纯招呼着。

许沐辰坐在沙发上,注意到放在茶几上的那条项链。

伊泰莲娜的最新款。

他相信,这条项链绝对不是陆景纯自己买的。

她前段时间还妄想着在他这边借钱。

更何况……

许沐辰的眼中闪过一丝的不怀好意。

“你最近过得怎样?”他假装不经意问起。

“还不错。”陆景纯淡淡说道。

“景纯,其实我非常内疚,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忘记我之前说过那些伤害你的话。”许沐辰忽然之间,变得深情款款。

陆景纯对于这样的变化,有些措手不及。

“沐辰学长,我都已经忘记了。”她口是心非,不忍心伤害。

许沐辰垂下眼眸,闪过一抹嘚瑟,“景纯,这么说你是原谅我了?”

他心里一阵激动,直接抓住陆景纯的手。

她试图挣开,许沐辰的力气很大。

“沐辰学长,你能放开我吗?疼。”陆景纯的笑容里有些尴尬。

“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不小心弄疼你。”许沐辰只好放开她的手。

“没事。”陆景纯垂下眼眸,看着手腕上的红痕。

许沐辰刚才像是故意报复那样,力气大得很。

“景纯,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他看着眼前的人,忽然之间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红印。

果然,陆景纯就是那样的女人。

他依旧不动声色。

“沐辰学长,什么事?”陆景纯不知道他已经看到权寰宇在自己身上留下的那点痕迹。

“既然你已经原谅我了,那你现在能答应我的追求吗?”

许沐辰深情地对上她的眼睛。

忽然而来的告白,陆景纯没有显得惊慌失措。

因为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不像以往当初那样的迷惑。

“沐辰学长,对不起,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女生。”陆景纯摇了摇头。

她的语言婉转,但是语气却坚决,没有打算给对方一点回转的余地。

许沐辰有些意外,心里以为她会欢天喜地地答应。

不过注意到项链,他瞬间明白了。

陆景纯应该觉得,自己现在傍住的那个男人,比他有钱。

“为什么?”他没有马上撕破脸皮,反而追问。

陆景纯的眼睛有些闪避,“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想专心工作,而且,我现在也不在A市。”

她的理由很充分,可是对方不相信。

许沐辰冷笑着,“拒绝就拒绝,为什么要找这么多借口?”

陆景纯皱起眉头,他的话有太多的阴暗。

“沐辰学长,我没有找借口。”她解释着。

许沐辰却不听,只是一脸的冷清,“我知道,你拒绝我不过是害怕你那个大款介意。”

陆景纯一脸迷惑,却没有说话。

“陆景纯,你少装清纯了,你桌子上的那条项链,还有你脖子上的吻痕,都出卖了你。”

许沐辰冷眼指责,像是怪责她的背叛。

他一心把陆景纯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却不曾想过对方不曾真的属于他的。

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项链。

“怎么,还不肯承认吗?”许沐辰靠近她,想强迫她承认。

“我没有。”陆景纯语气变得冷清。

“呵呵,我差点相信了。”许沐辰眼中全是盛怒。

“如果你的土豪朋友知道你以前出卖身体换取金钱的事,你说他会怎么想?”

他的语气中,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