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他来了

发布时间:2019-11-11 07:52:53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怦然动心:权少,你好坏!》第五章他来了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她陪白倩倩聊了一会儿天,白倩倩睡着了后,她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想起弟弟的处境,她的心绪真的难以宁静,她低声走出来了房间,心里想吹一下风就会好,怎知,她刚出到酒店外,之后的三个男人就向他冲回来。她们坐着城际列车到达隔壁的B市时已经是当晚深夜,陆景纯带着母亲在车站附近的酒店开了间双人房落脚。。

>>>《怦然心动:权少,你好坏!》章节目录<<<

《第五章他来了》精选

陆景纯每走一步,心就多疼一阵,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早早就经历死别,现在又要经历生离,她心里安慰自己:“只要弟弟好起来,我们就还可以团聚的。”

她们坐着城际列车到达隔壁的B市时已经是当晚深夜,陆景纯带着母亲在车站附近的酒店开了间双人房落脚。

她陪白秀秀聊了一会儿天,白秀秀睡着后,她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想到弟弟的处境,她的心绪实在无法安宁,她轻声走出了房间,想着吹一下风就会好,怎知,她刚出到酒店外,之前的三个男人就向他冲过来。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陆景纯的心缩成一团,下意识拔腿就跑——

“啊!”最后,她还是被他们住了:“救命啊——唔—”

两个男人快速将她推进了一辆开到旁边的加长版林肯。

“唔—唔—”

嗅着之前熟悉的恶心气味,陆景纯的眼里散开一阵阵惊恐。

她才到这里,他们就来了,他们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

身边传来一丝冷气。

“啪啪!”坐在陆景纯身边的戴着面具的男人抬手啪了啪陆景纯的脸,凑近说道:“小妞儿,上次你好运,这次,我倒要看看权寰宇会不会再来救你!”声音妖孽却带着一丝贵气。

陆景纯凝视着对方的面具,透过面具,她看得出对方眸光潋滟,泛着一丝狠戾。

陆景纯心底有些发怵,但还是问:“你是谁?”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一般,他才是他们背后的男人。

男人冷冷地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不一会儿,车就在一间奢华的酒店外停下。

身高185以上的戴面具的男人揪着陆景纯的衣服,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下车,男人大步往前走进酒店。

“我是权寰宇的人,识趣的就放了我!上次你的人已经受过教训了!”

用后脑勺想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陆景纯咬着牙威胁,狠狠睨着戴面具的男人。

走进大堂,见有人看着自己的方向,男人不着痕迹地松手,未等陆景纯站定,他抬手搭上了她的肩,将她往怀里揽过去,低头凑到陆景纯的耳边说:“你还记就好,他伤了我的人,我得要点东西回来,而你是跑不掉的!”

说罢男人邪魅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这个女人的脸蛋还真是吹弹可破,这样想着,他抬手像逗小孩一样,捏了捏她的脸。

“走开!”陆景纯警告着,别开脸。

远远看过去就两人像打情骂俏的情侣,远处的酒店员工便转了脸,忽视这行人。

一行人进了电梯,直上18层。男人将自己心底的兴致压下,冷着脸搂着陆景纯进了818号房间,走到床边,他将陆景纯推倒入床。

陆景纯整个人趴进床里,痛呼一声就听得耳边传来卡擦卡擦的快门声,她转头看:“你想做什么??”看着男人拿着一个单反正饶有兴味地对着自己拍,恐惧涌上了陆景纯的心头,她脸色苍白。

她想起来,双腿却被男人控制得死死,动弹不得。

她愤懑地捶打床单,快门声中止,她的眼泪却开始在眼眶打转。

“啧啧!”看着相机里的图像,男人满意地勾了勾薄唇:“这样身材,也难怪权寰宇感兴趣!”

说着话的同时,他自己的心头也不受控制地荡了荡

“快点放我走……”

“不知道他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会做何感想呢?”

“你想做什么?”想到他可能会将照片发给权寰宇,陆景纯的脑袋发麻。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你应该想权寰宇来救你,我不过是做件好事!”男人说话间,已经将照片发送到权寰宇的手机上,然后放开陆景纯,坐到床上等,垂眸看着身边鼓着脸想爬向床的另一边,他坏心地摁住她的脚踝。

他好像对这个女人起了兴趣?

叮咚!叮咚!

安静的病房里响起清晰的信息提示音。

知道是权寰宇的手机,在病床前正想给权寰宇削苹果的权未笙马上放下苹果和刀,拿出手机打开信息——

“什么?怎么会是这种东西?”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她对陆景纯的恶心又多了几分,打开第二条信息:“权少,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只身来救!”

这个时候,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

权未笙拿着手机快步跑出了病房,在转角处模仿权寰宇的语气回了信息:“请自便,她不是我的女人!”

然后权未笙又删了对方发来的信息才又进了病房。

“你拿着我的手机做什么?”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权寰宇一下子就凝视着权未笙手上的手机,眉峰拧得有点不悦。

心虚的权未笙笑了笑说道:“这两天,你不是不能接电话嘛,所以我就帮你保管着手机,以防你错过了什么重要电话呀!”说罢,她将手机递给权寰宇:“呐,现在物归原主了!”在权寰宇面前,她永远是这幅天真无害的样子。

权寰宇拿过手机,淡淡地嗯了一声,问:“刚刚那是什么信息?”

“嗯?刚刚那是我的手机的信息不是你的!”撒了谎,权未笙立马低头拿过苹果和水果刀,眼神里的心虚却没有躲过权寰宇的视线。

另一边,戴着面具的男人将陆景纯压在身下,薄唇抿成一条线:“你竟然敢骗我?!嗯?你根本就不是权寰宇的女人!”因为受了欺骗而怒不可遏的男人逼近陆景纯咬着牙,怒气在他的呼吸间汹涌而出。手机就扔在旁边。

见对方一副抓狂的模样,陆景纯忽然有些得意,实话实话:“我就是编个理由来耍你们的!”

男人握紧了拳头:“看来,你是希望我掐死你!”他最讨厌别人骗他,尤其是女人!

“你们如果是要把权寰宇骗来这里,很抱歉,我帮不了你!”陆景纯愤怒却坚定地说!

“呵!是!可是有件事你能帮我!”说着男人伸手粗暴地扯开了陆景纯的上衣——

“刺啦!”

“啊!你放开我,走开——”陆景纯挣扎着去拿开对方的手,对比之下却显得太软弱。

“爷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找女人,伺候好了,你或许能死个痛快……”男人拍拍她嫩得跟婴儿的皮肤无异的脸,莫名又心生怜惜。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抓过旁边的手机放到耳边不悦地吼一句:“滚!”

“别动她!我马上到!”权寰宇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在机场,背后跟着几个保镖。

听到权寰宇的声音,太意外,男人愣了愣,从陆景纯身上起来。

陆景纯起身想跑却被他拉进了怀里,离他的手机很近,她隐约听见手机里传出的声音——

“如果她少一根头发,我绝不饶你!”

说完,权寰宇收了线。

“他竟然要来?”陆景纯的心升起了一丝惊喜,又不敢确定。

听着嘟嘟的忙音,男人勾了勾薄唇:“有趣!”

权寰宇竟然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这一通电话,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他扔掉手机,挑起陆景纯的下巴:“看样子,是他看上你了?”

陆景纯抬手打掉对方的手,手腕转瞬又被对方扼住:“不过,做权寰宇的女人有什么好?不如等我解决了他,你跟我吧!”

“呸!小心自己输得狼狈不堪!”权寰宇太不一般,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他的对手。

“哼,尽管看看谁比较狼狈!”

权寰宇乘坐专机12分钟后就直达酒店附近的降落点,下了机,他孤身一人直奔陆景纯所在的酒店。

没想到,他刚踹开门就被对方控制住,捆了起来。

权寰宇用力挣扎,身上的绳索却越来越紧,向来孤傲尊贵的男人从未如此狼狈。

陆景纯想走过去,却被戴面具的男人紧紧地拉住,她对权寰宇说:“对不起!你为什么要来?”他明明可以不来的。

如果她没猜错,他应该是从医院赶来的吧,他身上的伤肯定没有痊愈。

陆景纯心下是感动的,眼眶里有眼泪在打转。

“看到了吗?狼狈的人是他!”戴面具的男人凑到陆景纯的耳边,暧昧地说,有意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耳垂。

“别碰我!”陆景纯红着脸怒视他,挣扎着推开,却偏偏被扣得更紧。

权寰宇咬了牙,脸色冷而铁青低喝:“放了她!!”

心头有怒火在喷发。

饶是权寰宇的脸色寒气逼人得无法直视,戴面具的男人却视而不见地挑起陆景纯下巴,曲解着重复他刚才的话:“你说过的,我解决了他,你就跟我!”

男人正凑过来想亲吻陆景纯,他的手机却一个小喽啰却冲进来说:“老大,警察来了!”

“什么?”

“马上放了她!”权寰宇警告!

男人看了一眼权寰宇冷哼一声:“竟然报警?我们没完!”说完男人拉上陆景纯快步走出了酒店:“拖住那帮东西!”

权寰宇挣扎着想去追,未果。

“你放开我!”陆景纯边走着边挣扎,观察试图找到警察,然而,对方却是带着她从贵宾专用通道下楼,直接来到停车场。

“别给我捣乱,上车!”

陆景纯被推进了来时的那辆车里,想从另一边逃跑,那男人却要进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陆景纯看见了放在车头的一瓶香水,她快速拿了过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